William

新加坡可能是华人世界的唯一曙光

Nancy Pelosi訪台前後|記一位中年粉紅的反應

(edited)

筆者所在的城市有非常多的中菜餐廳,但絕大多數都是那種售賣為了迎合當地人口味而改良過的廉價菜式,並不受筆者所喜。數年前,筆者偶然接觸到一家打著台灣菜旗號的餐廳,一試之下便覺味道不差。更難得的是,這間餐廳不僅能做台菜,還能做川菜,上海菜,廣東菜等多種不同的菜式,皆是可口怡人。自從發現了這家餐廳後,筆者就長期幫襯,一來二去也成了這間餐廳的熟客,還被老闆熱情地邀請加入所謂的熟客專享菜譜的WeChat群組。

當時筆者還未有WeChat 帳戶,但為了所謂的專享菜譜,還專登去申請了一個WeChat帳戶,加入了這個群組。也由此為契機,筆者陸陸續續聽完了這位餐廳老闆的傳奇故事。原來這家餐廳雖然主打所謂的台灣菜,但老闆卻是中國福建人。老闆早已到了知天命的年紀,兒女也都已經大學畢業了,辛苦半生,現在終於生活愜意。不過,實際上老闆年輕的時候可是吃過非常多的苦頭,他國中畢業後就偷渡來美,在各式的中菜餐廳打了十年黑工,才拿到綠卡,結婚生子。因為他勤奮好學,在打工的同時竟然也學會了做不少不同地區的菜式。可能因為他家鄉鄰近台灣的關係,他最擅長的還是台菜,這也是為什麼當他拿到護照,儲到錢後開自己的餐廳時,仍然是主打台菜。

雖然老闆這一生在美國的時間已經超過了中國,但至今為止英文程度非常有限。他的娛樂方式,也一直和普通的中國人沒什麼區別。他仍然以WeChat,weibo,zhihu 等中國社交平台為主要獲取訊息的來源,他也酷愛看一些所謂愛國KOL的文章。可能因為這個熟客群組大多是中國移民,他也時常將他在各大中國平台上看到的影片,文章分享到這個熟客群組,並附上他的點評,筆者也因此見識到了許多所謂的「愛國觀點」,跟著老闆緊追中國國內發生的時事熱點。老闆已經持有美國護照,但是仍然以中國人自居,亦非常痛恨美國政府。當他在群組裏時常感嘆自己年輕的時候聽信長輩的話選錯了路錯過了中國的發展機遇,要是自己還留在中國肯定早就發大財了時,曾有另一位中國熟客揶揄他為什麼不回國,這位老闆支支吾吾講不出個所以然來。後來聽別人講這位老闆當年為了擺脫黑工的身分,曾經申請過政治庇護的簽證,理論上再回中國被發現了的話,是可能被政府以欺騙為理由褫奪他的身分。故此他已經多年沒回過故土,一直通過社交平台瞭解中國驚人的發展和中國人民的幸福生活。

此次美國眾議長Nancy Pelosi 要訪台的訊息傳出後,這位老闆看著中國國內的分析報導認為她在中共的威嚇下已經不敢去台灣了,感嘆中共的強大已經讓美國嚇破了膽。可當訊息被國際媒體確認時,他義憤填膺之餘又非常興奮,異常頻繁地在群組裏轉發一些中國必然會擊落Nancy座機,中國一定會趁機收復台灣的文章。這些文章裏,既有不少中共官方部門的發言和中共喉舌媒體的社評,也有不少所謂KOL的推演。筆者甚至還看到一位中國網友預測共軍會把Nancy包圍在台灣,然後一小時擊潰國軍,蔡英文試圖逃跑未果被活捉,全島望風而降,當天晚上就會做完核酸檢測,第二天就發中共身分證,半個月後就消滅台灣疫情的預測。老闆對此深以為然,還故意tag群組內的僅有的幾位台灣顧客,不過無人回應。Nancy從馬來西亞出發後,這位老闆激動地徹夜未眠,一直在群組裏直播中共政府的動作和共軍的佈置,驚嘆統一大業在此一舉,自己將見證這一歷史性的時刻。

筆者當時實在忍不住了,就講了一句「老闆身體要緊,先睡覺吧,不會有事的」。老闆當時就不高興了,還特別把之前他之前分享過的胡錫進的推文,中共國防部宣稱備戰等screenshot又重新分享了一次,並言之鑿鑿地講這次一定會打的,中國人民盼望了這麼多年,祖國終於要統一了。我應了一句「今年聖上登基,穩定才是最重要的,就算打也不會是今年」,老闆說嚇死美國,統一台灣就是習大大連任的最大功績和理由,所以一定會打的。見老闆情緒亢奮,筆者甚至都能想像得到老闆老淚縱橫的場面,因此筆者識趣地閉上了嘴。群組裏也有幾位年紀較大的中國移民附和,老闆當時和他們一直發voice message,就等待那「神聖」的一刻。第二日起身,已見到群組裏有非常多的留言在直播解說進程。Nancy的座機當時還未到台灣,不過看航線還避開了南海,這也成為了老闆認為中共贏了的又一鐵證。但筆者上午忙著工作,就沒再實時關注動態,直到午餐時間,才看到新聞講Nancy已經抵達台灣了,休息一晚將和蔡英文總統以及其他中港台的民主活動人士見面。筆者這才想起群組,連忙打開WeChat食花生。

本來盼著擊落美國飛機,趁機一統台灣的老闆發現事情並沒有照著他想的那個樣子走,一時有些震驚。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這可能是中央在下一盤大棋,為此他還找到了一篇文章認為共軍的戰略叫做請君入甕,圍點打援,目前共軍其實已經悄悄包圍台灣了,就等時機一到,一聲令下,美軍必受重創,老妖婆與蔡英文就此雙雙隕命總統府。但是事情仍然沒有按照他第二次轉彎的方向發生,Nancy順利結束了在台灣的行程,前往日本。老闆這次是真的有些失望了,但他很快收到風講共軍要在台海演習,可能會趁機核平台灣,本來抑鬱的內心又一下活躍起來。他還不得不感嘆一句,果然領導人還是有智慧的,目前還不宜和美國正面衝突,趁機找到藉口拿下台灣就行。總之一切交給國家,我讀書不多,跟著國家走就對了。

但是讓老闆有些略為失望的是,共軍的演習就真的是演習,看樣子並不準備真的打台灣。但是接二連三地預判失敗,並沒有增添老闆對黨國的失望,老闆總能迅速找到理由安慰自己,而結論無非是黨國在下一盤大棋,自己的思維層次和領導人還是差得太遠。他很快又找到一篇文章,分析共軍的戰略其實是步步進逼,蠶食台灣,目前已經跨過海峽中線,今後海峽中線將不復存在,共軍可以在台灣周圍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軍艦會常態巡航台灣,最後鎖死,耗死台灣。老闆分享了這一篇文章後還評論了幾句,「這個戰略真不簡單,用最少的代價統一台灣。」群組裏一個中國人實在看不下去,就講了幾句,「你可真會自己欺騙自己,祖國虐你千百遍,你待祖國如初戀,總之贏就對了。」老闆惱羞成怒,罵了他幾句數典忘祖,美國的狗,香蕉人後就將其移出群組,宣稱自己的餐廳對其永不招待。

筆者當時本來也想講幾句話,揶揄一下這位老闆,但看到那位仁兄的下場,想了想找一間好吃的中菜不容易,老闆除了政治立場外人還是不錯,經常親自給我們送外賣給折扣,就刪掉了本想發出的話,給了老闆一個大拇指emoji。

想起有一次在等的士時,有一位白人姨姨想向我傳他們的教,我一聽她講什麼跟著他們教主練習十年就可以不染病痛,末日審判之類的宣傳語就當即判斷這是一個邪教,當即想讓其走開。但此人鍥而不捨,糾纏不休,筆者同時又感覺她不像是一個壞人。閒著無事,我就問她入教多少年了,她聲稱自己已經是十三年的虔誠教徒。我又問她有沒有感染過covid,她說有感染過一次。我當即反問她以你的修行不是可以不染病痛嗎?她說自己前幾年還做過手術,之所以這樣教主說是因為她不夠虔誠,一切都會暗中注定,機緣來的時候她自然會不染病痛,逃離審判的,一切神和教主自有安排。我望了她一眼,上了剛好到達的車離開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5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