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William

新加坡可能是华人世界的唯一曙光

美國最高法院可能裁定美國頂尖大學適用的考慮種族因素教育平權做法違法

兼談華人堅毅的品格

近日美國最高法院正在審議一項重要的所謂的「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即以Harvard University以及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等為代表的美國頂尖大學近年來適用的將種族因素納入錄取考量的一項決議。按照目前的趨勢來看,美國最高法院極可能裁定將種族因素納入錄取標準考量的做法是違法的。訊息一出,身為亞裔的筆者也是百感交集,不得不再次感受到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的重要性。

對美國不熟悉的朋友可能不知道,早些年這些美國頂尖大學將種族因素納入錄取考量的做法極大的損害了美國亞裔的利益。因為相關研究報告顯示,美國亞裔雖然在美國總體人口中佔比僅為7%,但卻在Ivy League colleges(美國最頂尖的大學聯盟)中佔比20%,因為亞裔往往更能在SAT中拿到更好的成績。其實若考慮到其他頂尖學校,亞裔佔比的比例估計會更高。於是,以Harvard為代表的大學就考慮所謂的種族因素為錄取標準之一,使亞裔學生想要進入美國這類頂尖大學,往往需要在SAT中拿到遠遠高於其他族裔的成績。這對亞裔學生自然非常不公平。

這樣的做法其實並不得人心,據Washington Post的一項民調顯示,美國高達63%的成年人不支持這樣的做法,而在除了黑人以外的所有族裔中這個比例都過半,白人和亞裔都超過65%,僅僅有過半黑人支持這樣的做法。如今美國最高法院出手,有望撥亂反正,對亞裔來說可謂是一個天大的喜訊。

筆者在關注此事時,看到雙方的辯論什麼是真正的平等。反對將族裔因素納入考量的人群認為大學錄取標準本來就應該保證無論高低貴賤,大家一視同仁地被對待,在同一個標準上去競爭,更多留意可以改變的後天因素而非無法改變的先天因素,這才是真正的平等。筆者也留意到支持將族裔因素納入考量的一方認為族裔會導致天然的成長壞境不公平,這將會導致他們天生的缺憾。因此,如果完全按照正常的標準來錄取,這本身就是一種不公平。誠實點講,看到這樣的理由,筆者想笑。

筆者從上學到工作都一直有認識不少的ABC,其中自然有不少中國移民後代。每次和他們閒聊時,發現除了極少數紅色權貴後代,他們的家族裏第一代來美的長輩,比如父母,或者是祖父母,絕大部分到美國後都是從最底層做起,到如今可能連英文都講不通順。他們或者他們父輩成長的環境不可謂不險惡。有不少人家裏是靠開中餐館為生的,所以他們很小的時候就要經歷在父母經營的中餐館裏一邊聽著食客嘈噪的交談歡笑,一邊還要做功課學習。也有人長輩因為是非法移民出身,家裏住在如法拉盛這樣的貧民區,居住壞境惡劣不堪。甚至還有百年前被賣豬仔來美修鐵路的,早年一直靠苦力勞動維生,後來存了點錢做起了點小生意,生活才開始慢慢變好。

但是他們的長輩幾乎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即使再辛苦,在後輩在學業上有需求時,不管是昂貴的學費或者是其他相關費用,他們從來不吝嗇。因此,他們總能一路順遂,在相對惡劣的環境中成長,考上一個還算不錯的大學,畢業後找到一份體面的工作,好一點的成為醫生律師或進入華爾街,差一點也能在美國的大公司找到一份相對穩定的技術類職位,成為標準的美國中產,融入了美國的主流社會。這也是為什麼,根據PEW的民調顯示,亞裔美國人相對於其他美國人更不容易陷入貧困,亞裔美國人擁有大學學位的比例不僅遠高於其他族裔的移民,也高於美國平均。而這些第一代第二代美國人,靠著自己的艱苦奮鬥,總是能實現自己的美國夢,幾乎都可以從剛到美國的最底層進階為中產。這也是為什麼,看到這些人的故事,筆者總在感嘆,華人數千年來養成的勤勞品質和堅毅的個性,祇要在任何不那麼異常的社會,他們總能依靠自己的努力慢慢走向富足。這也是筆者看到那些將中國的經濟發展歸功於吃拿卡要拖後腿的中共而不是付出遠遠大於回報的那一個個活生生的中國人時,內心油然憤懣。

因此,當有人講什麼成長環境不公平時,筆者不禁想到,難道早些年華人的成長環境就很好了?難道華人剛來美國時不是豬仔勞工,不是不會講英文的社會最底層?他們的處境到底比有上百年先發優勢的黑人奴隸好多少?那為什麼在同樣惡劣的環境中成長,百年之後,華人的後代很多都能靠自己的能力考上優質的大學,並進一步擺脫自己底層的命運。如今,華人的平均質素甚至已經高於白人,現在的華人在美國社會幾乎與高學歷,中產等標籤掛勾時,黑人為什麼還是社會底層?還是與毒品,暴力掛勾?這個理由放在華人身上根本不成立。這些人總是看到華人現在的榮光,缺忽視了華人在美國的起點也是同黑奴差不多的豬仔。那為什麼華人能夠按照美國主流社會的規則,不需要特權就能實現美國夢,能考上最好的大學,黑人為什麼不行?黑人為什麼到如今為止,還在要求特權?而黑人似乎也應該考慮,為什麼你們被美國主流社會照顧了幾十年上百年,仍然沒有擺脫主流標籤?為什麼你們的族裔中明明出過那麼多優秀的人才,甚至都當過總統了,你們還覺得你們是弱勢群體?所謂面是人啲比,架是自己丟。特權並不能幫助什麼,在美國這樣一個有無限可能的社會,要改變命運還是要靠自己。

筆者一直認同種族平等的理念,而身為少數族裔,也不可能去認同任何種族主義。但近些年來,種族平等這樣很好的理念,居然被某些激進主義者曲解為特權主義。實現種族平等的方式不是靠大家在同樣的規則下競爭,而是無限要求特殊照顧特殊對待。也無怪乎這樣的做法,引起了除了黑人以外不分種族的整體反感。亞裔尤其是華人證明了美國夢真實存在,希望其他種族移民可以靠自己證明自己,而不是要親自打碎這個平等的美國夢,讓這個不公平轉嫁到非我之外的族裔頭上。

此次美國最高法院能夠認真審視這個不平等的做法,甚至會進一步禁止這樣的做法,讓筆者進一步相信三權分立的可貴,美國的司法獨立的不可撼動性以及在社會糾錯中扮演的不可替代的角色。美國甚幸。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4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