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4 articlesIn total 3983 words

燕雀不知

偶尔

似乎一眨眼之间,2020年已经过去大半。被宏伟的国家叙事裹挟着,所有的喜怒哀乐都仿佛麻木,一切的柴米油盐都似乎淡漠。于是时间渐渐失去了意义。回望过去的半年,留在脑海的,不过是四个词:瘟疫、洪水、香港、黑命贵。爱伦坡在《红死魔的面具》中描述过这样一种情景:在一座奢华的城堡中,举行着...

完美犯罪

偶尔

东风转为南风,空气中酿着流言与汗臭。似有似无,能听见清脆的敲锣声,走投无路的女子跪在道路中央,想要拦住青天大老爷的轿子,只为求得一线生机。但结实的黄土路上,哪有大老爷停驻?只有风卷沙飞,和一双双复杂的目光。那目光里带着的究竟是悲悯、戏谑,还是愤恨,是一言两语难以说清道明的。

东隅已逝,桑榆晚否

偶尔

本当是冬去春来时间,未料一场疫情从中国开始席卷世界,其形势之残酷,是我见所未见的。迄今,这场瘟疫带走了数十万生灵,也带走了百日岁月。生灵和岁月一样,如同东流之水,就算再多不舍,一旦逝去就不可再追,剩下的无非悲伤和回忆。但幸而在万万国人同悲国殇的时候,也有无数的人放弃了安稳和安全,...

我的国:国

偶尔

穆法沙站在崖石上,眼眸中映着灿烂的光明,在微风中,它对辛巴说:“阳光经行之处,皆是我们的国土……” 我一直很喜欢这句台词。因为它把国和温暖、神圣的阳光联系在一起,而不是把国等同于无人可违抗的利维坦或者维护稳定的暴力机关。但细想之下,会发现这句话下隐藏的,“国”不可抹掉的原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