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
夏天

热烈 清爽

小说 | 爱的欲望与道德【2】

(edited)
W突然笑了笑,放弃了解释,用双手捧着默言的脸,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今天的办公室照常有阳光照进来。默言上午忙碌了两个小时,该处理的邮件就都处理完了。周围的同事都在电脑前安静地看着文件或者邮件,看起来都不是很忙碌,或许也在等着午餐时间的到来。五十米开外的计算机信息部门有人在讨论着什么话题,旁边几个女同事在说着中午要去日本餐厅午餐。

十多年法国人的生活方式,早已失去了拼命往上爬的那一股子劲。刚来的几年还会有不努力的愧疚感,后来渐渐消失了。这些年充分休息后,身心重新得到平衡,反而会想念以前带领团队,不断改进创新的做新项目,定计划、做分析报告、讨论争执,忙碌得不知疲倦,过度消耗自己的身体而不自知。也许是年轻,工作就是一切。

因着语言的关系,移民过来的华人,如果不是自己做生意,大都还是要从基层的工作重新开始。好在默言在这里也感觉不到职位高低或者工作职责对一个人的社会地位有多大影响,似乎能工作着就挺好的。工作久了,停上几个月一两年的,人们也会说是该休息休息。唯一会被社会上看不起的可能是那些长期钻社会保障系统的空子,想方设法不工作拿低保的人群吧。通常这样做的人也自觉不那么光明正大,给人畏畏缩缩或者强装理直气壮之感。

公司的同事关系简单,办公室没有很多是非和争执,气氛很是平和安静。W是三个月前加入公司的,笑起来很阳光的一个中年人,长的高大修长,身材保持的很好。公司里很多人都给人高冷的距离感,W没有给人这种感觉,相反很亲切,爱开玩笑。默言喜欢跟这样的同事聊天,自己也会轻松开朗起来,不用端着不自在。跟很多华人给法国人的印象不同,默言简单、自信、自在、善谈,同时也有着华人的谦虚谨慎。国内一些有民族主义情结的朋友,常常会有意无意的说默言太西化,告诫她要在国外宣扬中华文化,给外国人介绍中国。默言经常无言以对。恰恰是人们眼中西化的默言在不知不觉中让很多法国人对中国女孩子有了一个新的印象,她并不拘谨,人群中引人注目的开朗,但也不会给人不舒服的占据风头的感觉,进退有据,穿着低调而搭配和谐清新,办事利落果断,做事细致让人放心。如果说尽力认知并接纳自我,爱护自己,独立,不被过多的社会传统看法左右,坚持内心,这就是西化,那么还是西化让默言活的自在些。大体除了这些,默言也不知道自己与旁人有什么不一样,为何就有了西化的标签。

W今天第一次给她行了贴面礼。自从新冠疫情以来,办公室已经快三年没有同事行贴面礼了,最多也就是远远地碰碰拳头就算问过好了。在午餐间正跟同事聊天,W走过来,将头倾向默言,默言知道这是要行贴面礼,便自然而然地递过去了左脸和右脸。这是最基础的,法国有些地方贴面礼行三下、四下,不习惯的,常常出现这边停下了,那边脸凑过来还没有收回去,甚是好玩。默言尽力装得很自然,继续着跟同事的对话,但心里面其实很是受用。W微笑着看着默言,看她说话,接着就坐在了旁边的餐桌上。默言感受到了他注视的目光。

默言知道,她与W的某种在空气里弥漫的暧昧似乎越来越清晰,居然看到他连心跳都加剧了。很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默言有些惊讶,暗暗想了一下深爱的丈夫,跟自己说不可以胡思乱想。或许办公室的暧昧停留在暧昧里也挺让人心旷神怡的?

今天是星期五,默言会比平常早一个小时结束工作。看看窗外暖阳里待着的汽车,嗯,再过半个小时我就来找你了。默言已经等着下班了。周末又可以暂时脱离上下班时间的框架,享受规则后的无规则。那两年没有上班,到后来也会想念有规律的上下班时间。人需要规则,也需要常常跳出规则。一直忙着工作的人,常常会误会自己,想要不上班的日子,其实大部分人三五个月后会想念上班的日子,有勇气的人不妨停上几个月试试。可惜的是很多人不敢尝试,停留在抱怨朝九晚五的日常上。法国很多企业其实都是允许工作满三年的员工停薪留职一年,但也似乎没有多少人这样做,或许是承担不起一年无薪的日子,或许是再回来的时候就不一定是原来的工作岗位了。

W在TEAM上给默言发了条信息:下班前来跟我说声再见呗。默言去了,说了几句话,按照法国人的习惯行了再见的贴面礼。

你好高呀。默言笑着说。因为刚才行贴面礼的时候,默言分明踮起脚尖但还是有些吃力。

W打量了一下默言,说了句玩笑话。默言没有听明白,眼里带着疑问。

W尝试着给她解释这个法语玩笑。默言还是一脸疑惑。

W突然笑了笑,放弃了解释,用双手捧着默言的脸,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那感觉像是大人对孩童表达溺爱。默言脸两旁和额头都有头发遮着,所以并没有直接的肌肤接触。

默言当作没什么大不了的,道了句周末愉快便离开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