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月

一个无法在墙内生存的人

丰县性奴案:官宣疑点和终极解决方案初探

朋友在墙内发不出,只能托我发墙外。现在随便一个地方行政机构都能安排封口了?

继江苏省宣布成立调查组以后,关于F县N孩母亲的事件阅读量从36.4亿下降到了21.7亿(《徐州迎来了第八波精彩》),这说明了两点:第一,群众信任江苏省,认为省级调查组介入之后大家不必再这么揪心,终于可以歇一歇了;第二,各级领导想要的舆论降温、控制事态的目的已经初见成效了。处在风口浪尖、背负着数十亿浏览量焦点话题的省调查组,将以什么样的路线和方法来办此案,很可能将成为一个历史性的分水岭,对未来亿万家庭和个人的命运产生重大深远而不可逆的影响。最高决策层的态度和处理方法,也将深刻影响我国社会的整体精神面貌、身份认同和民族潜意识。

在讨论这个更深远的问题之前,我想再回顾一下前四份“权威发布”和央视新闻的报道。

1. 铁链女到底有没有病,是什么病?病的成因是什么,什么时候开始的?

“经医疗机构诊断,杨某侠患有精神疾病” ——1月28日官宣

“2021年6月以来,杨某侠病情加重……2022年1月30日,经市县两级专家会诊,杨某侠患有精神分裂症。专家诊疗建议:仍予抗精神病药物治疗,必要时约束保护,防冲动伤人及走失。目前杨某侠正在医院接受治疗。”——1月30日官宣

“小花梅……当时已表现出行为异常……同村的桑某某将小花梅带至江苏治病”——2月7日官宣

“她是1月28号来到这里进行规范治疗的。经X州和F县两级医疗专家的初步诊断,她患有精神分裂症,她是1月28号来到这里的。她的日常生活起居由她的大儿子照顾。”然而这个视频中拍摄的入院日期是1月29号。也就是说,1月28号她还没有入院。

直到今天我们都留下了一个印象:铁链女有精神病。这个印象是从哪来的?是从官宣里来的。视频中的主治医生渠立泉,应该是位精神科专家吧?在视频中他没有对“精神分裂症”的成因做任何介绍,反而是对口腔科的一些问题做了回应。她患有精神疾病这个结论在她入院前的1月28号就已经“​一锤定音”了;1月30号,已经确定了病的名称​并官宣;到了2月9号​央视新闻发布的那段视频,记者又说这是“初步确诊”

​    每次的表述,都是含糊的。给读者留下了一个铁链女有精神病的印象,也给日后改口留下了足够空间。随着《寻找小花梅》和杨庆侠和董志民结婚照发布之后,照片上的杨庆侠和铁链女不是一个人这件事已经很难反驳了。所以可知2月7日官宣中,说96年的小花梅“行为异常”与铁链女的病情(如有)已经无关了。

这段视频中的大哥说:“我给你拿个衣服穿上吧。” 她点了点头。给她穿上粉色羽绒服后,脸上露出了欣喜的表情。那位大哥给她饼吃时她笑了。我看她心里是明白的,只是不会表达自己。

在医院采访的视频里,她是不是说了“放我走”?

铁链女作为“8个孩子的母亲”,竟然没有一个孩子能给她拿一件御寒的衣服穿,她从“家庭”得到的关怀还不如一个普通人。我们应该相信“大儿子”董香港会尽心照顾她吗?医院在给她用什么药?她的生存状态如何?

她现在这个状态是怎么形成的,有没有病,什么病?怎么得的这个病?她都吃过什么药?……

建议将铁链女送到北京诊断治疗,并由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两所高校派医疗专家会诊,诊断过程和结论要点应向社会公开,接受全体校友和全社会的监督。


2. 董志民家有过几个“母亲”?董集村有几个性奴?

据微博网友查证,欢口镇有两个董香港。一个生于1997年,一个生于1999年。财新记者就此致电F县,对方回应说8孩家的长子是1999年生的。另一个97年生的是别人家的。

8孩家的董香港到底是哪年生的?为何99年澳门回归的时候还给孩子起名叫董香港,不叫董澳门?96年,12月李莹才走失,而小花梅那时在亚谷村。

董香港的生身母亲是谁?

结婚证照片上的杨庆侠人在何处?是生是死?

李莹人在何处?是生是死?

来自微博网友的截图,说左为小花梅,右为小花梅的妹妹。她到底是不是结婚证照片里的杨庆侠?


这是来自豆瓣友邻的AI修复图片,她发布该图之后被禁言。


这是一位微博博主发布的两张照片骨像对比视频中的截图。


根据财新的报道,李莹母亲和铁链女的DNA“两度比对不合”;李莹母亲提到了一次,是1月30日刚做的。另一次呢?是不是官宣提到的那次 ? “2020年11月,GA机关将杨某侠DNA录入”全国GA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信息系统”和“全国GA机关DNA数据库”比对,至今未比中亲缘信息“。为什么2020年11月会把杨某侠的DNA输入这两个数据库比对,是出了什么大事惊动了GA机关?这里说的“杨某侠”,是上面哪个照片里的女人?

根据财新的报道,李莹母亲和铁链女的DNA“两度比对不合”;李莹母亲提到了一次,是1月30日刚做的。另一次呢?是不是官宣提到的那次 ? “2020年11月,GA机关将杨某侠DNA录入”全国GA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信息系统”和“全国GA机关DNA数据库”比对,至今未比中亲缘信息“。为什么2020年11月会把杨某侠的DNA输入这两个数据库比对,是出了什么大事惊动了GA机关?这里说的“杨某侠”,是上面哪个照片里的女人?

问:所以根据以上信息,董志民最少有过几个女人,最多可能有过多少女人?

答:最少两个(假设董香港是99年杨庆侠所生);最多4个(假设董香港是97年所生,生母既不是杨庆侠也不是铁链女;且杨庆侠也不是小花梅;且小花梅也不是铁链女)。

现在董志民家存在在大家视野里的只有一个女人,所以其他几位都怎么了?!

董志民隔壁家趴在地上的“钟某仙”是谁?董集村有多少个女人是这样活着,欢口镇有多少个董集村?


3. 寻找李莹时间线的疑点

1996年12月李莹走失。2016年1月18日南充法院受理了李莹母亲梁晓清申请宣告李莹死亡的案件,并在2017年审结,判定李莹死亡。那时发生了什么,使李莹母亲做出了这个决定?李莹叔叔李大成和她父亲的战友将广勇两位的申请书至今未得到回应,两人都认为铁链女有可能是李莹,但梁晓清已向财新表示凭着母亲的直觉,两人差异挺大。

也许李莹真的不是铁链女,但是李莹仍然是军人的女儿。她在法律上已经被判定死亡,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谁知道李莹究竟经历了什么呢?难道李莹不是铁链女,就能将我们目睹的惨状减轻一分?我们就能认为她(生前)过得比铁链女更有尊严?难道就能将人口贩卖和蓄奴产业的罪恶减轻一分?难道就能在政治上更有光彩更说得过去?

4. DNA鉴定疑云和调查组身份

       2月10日的官宣,开篇就讲,“近日,经部、省、市GA机关对杨某侠,光某英(小花梅同母异父妹妹)与普某玛(已去世,小花梅母亲)生前遗物进行DNA检验比对,结果为普某玛与杨某侠、光某英符合母女关系……认定杨某侠即是小花梅“

部,什么部???

省,哪个省???

这个官宣中提到的DNA比对,和财新提到的DNA比对,是不是同一伙人采样、同一个机构进行的?这伙人、这个机构,在现在的江苏省调查组中是否承担任何角色?这个官宣中的“杨某侠”到底是上述照片中的哪个女人?

现在看“杨某侠即是小花梅”这个论断,可能一点毛病没有不是么,居然负负得正了?


2月7日的官宣:“南京医科大学司法鉴定所DNA鉴定,八个孩子和董某民、杨某侠均符合生物学亲子关系”。

—— 这句话里的杨某侠,是哪个女人?“生物学亲子关系”,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四份官宣的信息量很大,不是么?

强烈建议,所有涉及本案的DNA鉴定,不应再由南京鉴定单位鉴定;为取信于民,从采样到鉴定和解释环节都应交由北京的鉴定单位来鉴定,并且由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这两所高校派相关领域专家参与操作和监督,将鉴定结果要点向全社会发布。

好了,下面才是本文的主题。我们相信江苏省会查明此案的真相。然后呢?然后中国就能再也没有被贩卖和性虐的女人了么?

       如果能够以此案为契机,依靠广大网友的积极性,建立起全国走失人口数据库(暂且叫这个项目为“李莹工程”),开放手机APP给各地网友上传疑似被拐卖妇女儿童面部照片,利用人脸识别技术匹配,并与公安机关联网,将遍布大街小巷的监控摄像头也变成寻找走失人口的眼睛,那么在技术层面,有很大可能将大大缩短找回受害人的时间,拯救她们的整个人生,并对人口贩卖和蓄奴行业造成毁灭性的降维打击。80-90年代没有这个技术能力,但今天我们有。为什么不做?人贩子和买家既然有钱买人,那么抓住之后就应该按照人贩子和买家的财产状况罚没(不是按照账面的违法所得),将人贩子和买家的所有资产清零并且将身份信息和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数据库联网,不允许任何金融机构给参与过人口贩卖蓄奴行业的犯罪分子或其所任职公司开户并提供金融服务。(金融业要ESG不是吗?)所获资金用来奖励提供线索的举报人和李莹工程的运营。人贩子、买家之间互相举报的,视情况减刑降罚。

只有将“打拐”变成一项有利可图的工作,才能在全社会范围内铺开并且可持续,而不是只依靠受害人家属和某地方的几个基层民警。没有任何人有能力开“天眼”,在十四亿的茫茫人海中坚持十年、二十年,走遍中原腹地的所有大山沟,就为了找出一个人。况且,很多NGO 甚至一两个民警就算进得去村子,也会被全村人合力赶走。只有让十四亿人都参与进来,哪怕提供一条真实有效线索奖励100块钱,那样的动员能力也是巨大的。只有建立起高效安全的举报—奖励机制,从内部瓦解人口贩卖蓄奴产业链,才能够有望达到釜底抽薪的效果。正如我在《黑色经济:女性拐卖与蓄奴》一文中所分析的,只要买卖妇女儿童有巨额利润能赚快钱,短时间内能使人贩子大幅提高生活水平,那么即便是把最高量刑提高到死刑也无法禁绝。

       集团化、组织化的犯罪团伙,可以用积累起来的黑色资本提高反侦察技术水平,甚至贿赂腐蚀各级公务员系统,并对危害自己利益的正义人士进行持续的跟踪迫害。而社会打拐力量呈原子化状态,这一段时间大家转发、评论、点赞容易,可是会因此而长期关注这个社会问题并真正付诸行动的人一定是少数,以松散的、原子化的“打拐”力量,面对集团化、组织严密分工细致并且长期持续经营的人口贩卖蓄奴集团,结果只能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避过风头,一切照常,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江苏省打拐的努力从来没有停止过,过去三十年来时不时有专项行动,解救了数以千万计的被拐卖妇女,但是结果如何呢?结果今天出了“拐州”、“疯县”这样的污名,我想X州和F县不可能没有真心想解救被性虐女性的公安干警和正义群众,他们之所以团结不起来,就是因为没有一个中心化的安全高效的举报平台,没有以解救被拐卖妇女儿童为KPI的有公信力的组织。零星的个人“打拐”是无利可图、甚至要受到犯罪集团报复的。

正是因为“打拐”无利可图,所以今天在网上凡是支持彻查真相严惩罪犯,提供线索、调查、分析的声音,我们都基本相信是出于公心。而如今不管是网民还是某级领导,如果有谁以各种理由不支持彻查,而支持以“维稳”为首要目的给舆论降温并大事化小,发表这种观点的领导和网民都应该先声明自己有没有宗族亲人在X州F县相关任职,有没有受到X州及F县方面任何机构的委托甚至物质回报,然后再说话——因为贩卖人口蓄奴这个“买卖”,是无本万利的生意;有理由相信,这张利益的大网,很可能罩住了一些人物。

毕竟在今天,有的人是被强迫地出售了自己的身体,而有的人是主动地出售了自己说话的权利。

如果此案过后,推动发掘真相的民间热心人士遭到秋后算账,比如受到基层某派出所等机构的穷追猛打,比如受到被收买的微博微信号等的人身攻击乃至“网暴”……(地沟油事件记者现状如何,三鹿奶粉记者现状如何,可以自己搜)那么可以想见十年、二十年以后,不仅没有社会调查记者,也不会再有“前社会调查记者”。大家看今天中国主流媒体的精神面貌,当“F县N孩母亲”点击次数超过30亿的时候他们还在铺天盖地的给我推送“谷爱凌吃韭菜盒子”这类“新闻”,显示出一种非凡的麻木。为何?恐怕那些真正想做新闻的人估计在当前的媒体机构当中都无路可走,所以他们只能走“路的另一边”。还留在主流媒体机构当中的大概率是什么样的人呢?——靠转发“正能量”新闻,不费时,不费力,轻轻松松领工资。新闻媒体行业正在进行一场肉眼可见的“逆向选择”,局面就是今天呈现出来的样子。想要全国人民都像主流媒体一样麻木,只要再辣手删帖封号因言治罪二十年,让所有“为众人抱薪者”都冻毙于风雪,也一定可以做到。等万马齐喑的那一天来到,基层ZF就离晚清衙门不远了——对上欺瞒敷衍,对下敲骨吸髓,届时上下离心,“国不知有民,民不知有国“,则天下危矣。

在微信公众号上这个帖子一直发不出去,我以为是因为这段话,所以特意写了毛笔字以为这样就能发出去了。显然还是发不出去。索性在这里发了。没怎么练过字,各位凑合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1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