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雁飞

豆瓣副本

又是中秋

1.

中秋早上,和老妈视频。老妈显然被节日气氛包围,劈头就问,咦?怎么把两个宝这么早拖起来?不是放假吗?

放假?!我睡眼朦胧状一声大笑,妈,这里不放假的呀!

我妈:噢噢噢…… 哈哈哈哈……

视频中,姨妈也在。看上去精神不错。姨妈去年诊断得了脾脏癌,手术后,康复得还不错。真是谢天谢地。

一番寒暄 —— 月饼买了吗?晚上弄点什么吃呢?…… 依然是那些问话。天气怎么样,月亮能不能看到?

是的,身在异乡,年年中秋。记忆却往往不太鲜明了。月是故乡明。过这些传统节日,不在中国,都是……说白了,是没什么意思的。不过没意思归没意思,还是要过的。

诸如端午节的粽子,中秋的月饼,十几岁的时候,觉得甚是无聊,过个节过来过去原来最后就剩吃的了。但是到这年纪,就觉得,幸好还剩下吃的,不然还过个什么呢?

2.

老妈说,今天吃了两只蟹好像太”阴“了,胃里不舒服呢。我知道,她这人吃蟹就不喜欢蘸姜醋去寒。—— 其实我也不喜欢。

十年前应该是我最近一次在国内过中秋。也是我最近一次吃大闸蟹。

现在全球变暖,蟹肥本是天入秋凉之际最好,因此中秋反而是吃不到好螃蟹了。但若在江浙地区,过中秋,象征性还是要吃蟹。正如涨潮云,蟹乃水中之尤物。

不解此道者不懂此中乐趣。

—— 每次想到吃蟹,最好的影视表现还是87版《红楼梦》,甄士隐和贾雨村那场过中秋戏。看看这菊黄蟹肥,蟹八件。

对比李少红那版…… 感觉这二人简直就是在吃苦酒。= = 甄士隐要是靠这个”小宴“意图拉拢雨村,只能说是蠢货一只。

我一向是喜欢雄蟹多于雌蟹。小时候最恨碗里放了一大块蟹黄,吃了简直要堵住喉咙。蟹膏就不一样了,肥满丰硕。自古爱团爱脐,辩论不断。作为俗客,就不多加议论了。反正已经很多年,再没有吃过。多年前,听说德国也有卖大闸蟹(据称河流大受这个外来物种的生态威胁),但听吃过的人说,口感不行。本来嘛,淮南为橘,淮北为枳 。纽约年年也都严堵走私,不知道今年如何,大概新冠疫情使然,今年吃客们都可以松下口。

总之,对于我来说,离了那个氛围,吃蟹都少了真趣。

3.

但是月饼当然还是要有。

我喜欢苏式月饼,且,就喜欢朴素的苏式五仁。

人人得儿诛之的五仁月饼,我确而又确,一直喜欢。五仁月饼确实甜,但果仁料好,就是货真价实。不需多,一个足矣。一个五仁,一壶清茶(须得绿茶),小小一枚苏式酥油皮月饼,饼与仁,两分饼,一分馅,甜味在茶味里消解,留下果仁香,滋味正是悠然。

很多年前某中秋,我和朋友动手做了苏式五仁月饼,但少了猪油用黄油代替,吃起来远去十万八千里。尔后就再没做过。

尔后我的中秋就充斥着广式月饼了。莲蓉双黄大概是传统的传统。毕竟要有一个”蛋黄“象征月亮。细腻的莲蓉也有美妙处。—— 但终究还是太甜腻了些。

家中最爱月饼的是大宝,前几年老妈如果秋天来,都会带很多很多月饼。大宝最爱是豆沙款。天天吃一个不嫌腻。我自己如果做豆沙,总是偷懒少了过滤成细沙的一步,那这个口感就和细沙差远了。—— 食不厌精,幸好大宝还没有挑剔到那程度。

月饼,说到底,还是一份情怀,终究还在于,看着月饼要能联想起月亮。如果做成了太过适应大众口味的颜值”甜点“,在我就失去了其本初意义了。

4.

今年我本来没什么具体打算。但视频之后一下子清醒过来。还是要”仪式感“一下。

于是又很快想到,弄鸭子就算了,尽管鸭子没有,芋艿毛豆还是要的。

芋艿毛豆,也是非常江浙的风俗了。还记得小时候第一年住校,中秋那天,爸妈特地接我出来,在四川路找了个饭店吃饭,招牌就有,今日中秋特别奉送:芋艿毛豆。

在纽约,厄瓜多尔转道来的芋奶还是有的买。—— 截图让男主人去代劳。毛豆冰冻的也可以充数。—— 芋艿蘸糖,剥着毛豆,这两样二宝都很中意。

”中秋节还有什么呢?”

对啊,中秋节还有什么呢?那自然就是去赏月了。在德国时,有一年特地走到莱茵内卡交汇处,看浅滩上的冰轮皎洁。往后中秋却多是阴天。就是在缅因,本该可见”素月分辉,明河共影“的,谁知到了中秋都是阴天。

吃完晚饭,一家人下楼去看月亮。云时不时遮月,倒也别有意象。月亮一露脸,便引得两个小娃儿一阵惊呼 ——

大宝:”“举头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我:”举头?举头就喝醉啦?”

大宝(囧):“哦哦哦……是举杯。。。 = =”

我:“举头望明月……”

小宝&男主人:低头思故乡。

5

海上虽生明月,天涯不共此时。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然而,还是,还是思故乡。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