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ai
Lumai

心在哪裡,世界就在哪裡。 你的感知就是你的世界。 而我決定來到這裡,說自己想說的話,做一直想做的事,儘管心裡冒出許多貶抑的念頭,依然要執行。

沒事的,你會平安快樂的長大。

先來幾張娜娜的萌照❤





娜娜已經一歲四個月大了。這個孩子出生的前一天,我剛清空退掉水湳洞的工作室,凌晨從蘇花回到臺東,下午就又搭車去高雄的醫院照顧她們母女。

那時母親已逝,妹妹又是高齡急產,當時妹夫在工作上有小人作祟導致夫妻倆日日煩心,妹妹甚至日夜難以成眠,一向愛漂亮高顏值的她氣色居然差到蠟黃浮腫,可能惡劣的心情跟壓力影響到了孩子,那一夜就突然送醫緊急剖腹生產,所幸一切順利母女均安。


這是妹妹的第三個孩子,剛確定懷孕時也是我鼓勵她把孩子生下來,或許是這樣吧~總是特別願意花時間照顧她,落在妹妹眼裡就是「長姊如母」。

昨天,我就跟工廠請了一天假,跟著這個說要做大事的么妹去了一趟北門,專門當娜娜的保母。

童年有好長一段時間,其實都跟外公外婆住在一起,直到十歲才搬去跟父母同住,但是他們工作繁忙,負責照料幾個女孩日常的依然是外婆,那時跟母親之間的情感全是血脈相連帶來的,不是建立於朝夕相處。

或許心裡多少是有些遺憾,十幾歲的叛逆期時也曾親眼目睹過母親對於疏於照料我們姐妹所產生的遺憾,於是自己當了母親之後,在先生願意獨力扛起經濟重擔的條件下,我也陸陸續續當了十幾年的全職媽媽。

只是不希望世襲母親的遺憾。

更何況我喜歡嬰幼兒時期的孩子,喜歡抱著他們奶香奶香的身子,喜歡他們依賴你無條件貼服的樣子,喜歡到願意接受他們的哭鬧,清洗他們軟趴趴的小身體,定時半夜起床餵奶好讓他們可以身上多長幾兩肉……

但是隨著年歲增長我知道我沒辦法把保母當作職業,一來我有免疫系統失調,就像不定時炸彈會隨著天氣轉換而引爆;二來如今是過一天少一天,吃一餐少一餐的減法生活,時光難得,我更願意把時間花在美好的事物上面。

於是我推掉了好幾個保母的詢問,娜娜是我少數破例的例外。

實在是因為她是個很省心的孩子,基本上只要你做了該做的事,餵奶換尿布陪玩散步……她就會是常常抬頭對你傻笑萌化你心的小天使。

昨天上午她母親在開會,我就推著她在包場下來的餐廳裡繞圈圈,她看著那些一模一樣的桌椅倒也看得津津有味,下午到了北門著名的景點,她母親去當襯職的梳化,我繼續推著娜娜享受涼風吹拂,還買了愛文芒果口味的蛋捲冰淇淋一起共享,看到她含著冰淇淋猛然緊皺的小臉我簡直笑到不行!


但是我心知肚明,單就體力而言,我已經無法這樣「常態」過日子。

以後我的孩子們的孩子,應該會有「沾醬油」型的祖母/外婆。

回程時妹妹說再過不久娜娜也要去上學了,我低頭看了一下趴在胸口熟睡的稚嫩臉蛋,輕輕在她細如絨毛的髮絲上吻了吻。

我們都盡可能的愛著你。

所以沒事的,你會平安快樂的長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