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ai
Lumai

心在哪裡,世界就在哪裡。 你的感知就是你的世界。 而我決定來到這裡,說自己想說的話,做一直想做的事,儘管心裡冒出許多貶抑的念頭,依然要執行。

繡花坊裡的靈執事——Rahan 是可以代理的嗎?

(edited)
所以靈執事總是說:這部落是有結界的……



很多年前,先生DM的大姑姑還在世的時候,我曾問過她有關部落巫祝術法之類的問題。

當時年齡已經六十好幾的她露出害怕迴避的眼神,神情慌亂的揮手,說話的聲音帶著微微的顫抖。

「那個好可怕,不要問,我不敢講這個……」然後就真的沒講過了。

從那次短暫的對話中,我以為部落的巫是個禁忌或者容易冒犯人的話題,於是就絕口不提。

DM家據說是從他的祖母那一代帶頭信奉天主教,原本隸屬於文化本體的祖靈信仰,急遽的消失在經濟起飛的年代,又在幾乎灰飛煙滅的時候,在文化復振的歌聲中跳躍,在亟欲走回傳統的舞步中累積,然後在一次又一次的歲時祭儀裡,那些穿戴著所謂傳統服飾的男男女女身上,迴光返照。

那些年好多該成為巫的女子都拒絕了祖靈的召喚,對於這個身份避之唯恐不及。

就連靈執事的母親,也是直到中年之後才接受自己是個巫,甚至被賦予擔任Rahan 的重任。

Rahan 是一個家族的最高精神領袖,地位類似頭目、酋長。

可惜當時在國民黨威權執政下成長的部落男性,早已忘了他們的根是母系社會,居然有人義憤填膺的駁斥,理由是「沒有女人當Rahan 的」!

於是靈執事的母親順應當時民情,專心修習傳統術法咒語,並由她親自挑選出Rahan ,性別男,部落無人反對。

這是Rahan A的誕生。

這個我沒參與到的小插曲讓我印象深刻的原因,是因為那個嚷嚷著女人不能當Rahan 的男性族人,在幾個月後痛失愛子,死因是腦內腫瘤爆裂,倒在台北街頭。

當年死者的小女兒只有5歲左右,是DM跟我開車載著她,跟在救護車後面,一路開夜車回台東。

所以靈執事總是說:這部落是有結界的……

回到當Rahan 這件事,按照我所知道的傳統,Rahan 必須是祖靈指定的。

怎麼指定呢?

做夢。

怎麼做夢呢?

去睡祖靈屋。

果真在幾年前部落有一個家族的Rahan 過世,該家族有好幾位男性族人自告奮勇去睡祖靈屋,可惜無人有祖靈託夢,最後是抽籤決定,全程都由靈執事錄影。

這是Rahan B的誕生。

這件事也透露出部落族人對於身為Rahan ,這個傳統組織的最高領袖一職,相當認同。

還有一位Rahan C,就更有趣了,據說當時該家族並無人擔任此職,最後是由「天主教神父」指定由這個Rahan C接手。

說好的祖靈指定呢?

更妙的是,Rahan C年紀大了,身體不好了,記憶力退化了,手抖了,於是從此由他的獨子自動繼位,客氣稱自己是「代理Rahan 」。

靈執事坐在她的飾品展示櫃後頭,淡淡的說: 「Rahan 可以代理的嗎?那我是不是也要說我是大巫的代理?」

我只知道,權力腐蝕人心,管你什麼族群。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