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

學中世紀哲學,還光著屁股的野人。堅決回避熱點問題,自由散漫、思維脫綫。分享些讀書筆記或者突發奇想的文章之類的。文章多數以理念性的觀點為主,請不要與知識性的科普文或論文混淆。

從男性視角談“田園女權”這個詞和我眼裡的現代女性主義

僅從個人角度發表看法,如果引起任何不適,請隨意在評論區謾駡發泄。

“田園女權”這個詞經常被用來指代極端女權主義,我反對極端女權主義,但也反對用這個詞指代她們。

我過去也用過這個詞,因為直覺上覺得這詞有足夠的戲謔成分。前幾天有一次填哲學的調查問卷,有一條是“你是怎麼看待田園女權“這個詞”的?”我才回頭細想,才聯想到“中華田園犬”這麽個名詞,這哪是戲謔,這根本是侮辱啊……我討厭極端女權,但只是因為她們的某些觀點不合邏輯或影響到合理範疇的表達自由而已。僅因此而侮辱人家罵人家的,才是本質上的“田園”行為:見到不是跟自己同立場、同想法的,就大叫、就上去咬、拼死護主等等特質。

畢竟前段時間幫女友寫了篇十八世紀女性主義的論文,既然說起來,就“冒死”講下我的看法。

在“第一波運動”之前的女性主義表現,大致上是在追求女性的自然權利:社會給女性提供更多工作機會、女性有更多環境表達自身、而後女性根據自身提升的社會地位和關注促進女性權利立法。而在我看來,中國的女權主義連十八世紀歐洲女權活動的前提都沒做到:社會對女性的普遍尊重。這也是現代中國充斥極端女權主義者原因之一,社會提供給她們的表像已經足以使她們產生應激反應,在此條件下,她們必然要用極端的方式保護自己,而不是先跟你講大道理,等自己出了意外再哭著等待社會的同情,這是不合人性的。

也就是說,我不贊同極端女權主義的非理性表達,但我極度承認她們在現代中國的社會環境中存在的合理性。

尊重女性的風氣在民國有過,後來就沒了,有和沒有的原因無非跟十八世紀的歐洲一樣,上行下效。那時歐洲的上流社會、貴族階級裡,把女性的榮譽感捧得很高,雖然只是表面上的尊重,沒有擺脫薩利克法的任何實質性的立法行為,但破壞女性榮譽感是對男性來說極度恥辱的事情。就比如費加羅婚禮裏的那一幕,伯爵懷疑伯爵夫人在臥室藏人,但拿著鉗子擁有絕對權力的伯爵,也會受到女性榮譽感的威脅,不敢硬闖夫人的房間。這甚至是在“發達”的中文語境中,完全無法想象的。

反觀中國呢,連這風氣,連這最基本的前提都沒有,你讓她們理性地談女性主義,那你又拿什麼保證她們的權利呢?朝令夕改的人治法律?還是“尋釁滋事”這種專門提供給見義勇為者的屏障?

所以說,沒提供基本的環境,就別妄想人家還理性地跟你對話。如同互相的尊重是對等談話的前提一樣。社會對女性的基本尊重,也是一切理性對話的前提。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