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

學中世紀哲學,尚且光著屁股的野人。回避熱點問題,自由散漫、思維脫綫。在馬特市寫些讀書筆記或者突發奇想的文章。

牙疼的不科學辯證法

純屬娛樂。牙疼請及時就醫(除了我)。

A.自然結果是否最優

假使我從小謹遵醫囑,早晚按醫生建議的方法刷牙,飯後漱口,那麼在自我保持口腔清潔的前提下,口腔一側自然地長出了阻生智齒,並且我在堅持口腔內生出智齒是身體自然選擇的狀況下,任由其生長並頂碎了前面的磨牙。這種自然選擇的結果,對於現在神經痛的我來說,顯然無論如何都不是良性的。但未來是否有超越這些痛苦的收益,這是未知且不可驗證的(但大概率不會超過),比如神經痛刺激大腦活躍或者阻生智齒令其它牙齒更不易鬆動等等。也就是說,這種自然結果大概率不是最優的,但可能的收益也同時是治療結果無法替代的

B.極端自然

假使我是從小生在叢林裡的野人,沒見過牙刷牙膏,那麼這樣的極端自然狀態下,勢必會生滿牙結石來保護牙齒、破壞牙齦。這種條件下的牙齒疼痛必然小於現在的神經痛,但有一項無法忍受的負收益就是牙結石導致的口臭。也就是說,「自然」並非有效的衡量標準。

C.單向選擇

假使我當月的零花錢是固定的,那麼此時,這筆錢或者買書買遊戲,或者供奉牙醫。這就意味著,在自然狀態下,或者同時得到精神滿足(n)與肉體痛苦(-m);或者兩者皆無(0,0);或者我瘋了,把這些錢投進股市,下個月多得到幾塊錢的利息(一條典型的ne-uter道路)。於是有博弈論基礎問題:

|n   0|
|-m 0|

n,m是自然數的矩陣,視n和m的大小關係選擇。並且限制條件是我忍受-m的底線以及對n接近0的忍受限度,即沒有新書可讀帶來的負收益:

|-m n|
|0  -n|

於是,在n足夠小的情況下,我應當選擇治療。但n足夠大,所以我選擇去買書。

D.對立關係

在零花錢固定的前提下,我跟輕易地在我的語境中把牙醫和書兩種毫無關係的對象對立起來。但很顯然,兩者並不是處於單一道路的相反方向上,而是兩條不同的道路。也就是說,語境中的對立並非來自直覺的「相反」,而只是單純的「不可得兼」。但所幸,牙疼問題和有沒有新書可讀的問題仍處在同一個可討論層面,這個層面的有效性顯然借助了同一的外部事物(特定數額的零花錢)。

至於自然放任與人為干涉的對立(不看牙醫與看牙醫的對立)早已被我引入的「零花錢」隱藏在新的對立背後,主要是「不看牙醫」被「讀新書」替換掉了。也就是說,我單純只是為懶得去看牙醫找了一個富麗堂皇的藉口。原本同道路上相反的兩個命題被我用「對立」的兩個命題替換掉,原本對立(相反)的所指被我在另一語境中替換得不知所蹤,這是在古典辯證法裡,智者學派的慣用手段。只要行文晦澀,就會變得很隱蔽。

E.結論

牙好疼。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