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
野人

學中世紀哲學,暫時還沒死的怪咖野人。正在學習如何假裝人類。 ⋯⋯ 喔幹,學不會。

微紀事|一頭幸福老驢的一天

一頭聰明的老驢因為哲學家的一句話,昇華了自己的餘生。 本系列文章所有情節均係虛構,如有雷同,涉嫌在大學當過副教授。

艾德蒙德·胡塞爾是一位舉世聞名的大哲學家。有一次他在家鄉普羅斯涅茲度假放鬆,在他早上迷迷糊糊跑去院子裡的草垛旁撒尿的時候,突然心血來潮,伏在自家正在熟睡的老閹驢耳邊,操著一口濃郁的奧地利帝國東北部方言,輕聲說了一句連他自己過了十秒鐘都會覺得愚蠢的話:「幸福即是慾望的滿足。」

我們作為人類可能想像不到這種出自哲學家之口的垃圾話中會存在什麼積極的涵義,但對於一頭辛勤耕耘的老驢來說,這簡直就是神啟!

在過去,天真的老驢一直以為幸福就是當艾德蒙德回家時,老母親臉上藏不住的慈祥;或是艾德蒙德躺在稻草堆上讀書時顯出的安心;或是他的孩子們互相追逐跑鬧時臉上洋溢出的天真與快樂。有時,可憐的老驢一邊背著磨盤無止境地轉圈,一邊沮喪地想,自己這頭苦命的驢,恐怕永遠也得不到人類一樣的幸福:得不到慈祥的老母親,得不到悠閒的讀書時光,更得不到歡快無邪的小驢仔。

但是在得到啟示的這一天,胡塞爾家的老驢,牠餘生的一切都變了!原來幸福是一條如此簡單的哲理,甚至是連一頭老驢都能輕易理解的哲理!為了理解幸福,這個人類討論了一千多年的概念,用不到意向、用不到反思、用不到懸置判斷、甚至用不到最基本的古典邏輯——原來只要遵從自己的慾望就能輕易做到!

正在陷入哲思的老驢突然被一陣吱紐紐打開柴門的聲音打斷,胡塞爾一家開始打掃和準備早餐,打算吃完早餐出發去鎮上的市集。以往去市集都需要拉著老驢馱貨品,但這一天,聰明的老驢開始陷入糾結:牠不願意跑那麼遠路再馱重物回來,但老驢每每想起自己因為不聽話而被鞭子抽打致死的老母親,心裡就戰戰兢兢地告訴自己不能違逆主人的每一句話。然而正打算回窩吃草、填飽肚子準備出發的老驢,在經過小屋旁的草垛時,突然嗅到了埃德蒙德早上的那泡尿。氣味的刺激使老驢聯想到了早上的啟示,牠很清楚自己行將就木,而在面對著自己所剩無多的時日裡,牠最終下定了決心:「本驢要獲得幸福!」

機智的老驢找到了棚子裡掛著的牽繩,帶著繩藏到了後山的林子裡。但其實老驢的計畫並不那麼嚴謹,此時慈祥的老母親如果發現老驢在消極怠工,只消帶著鞭子跑到院子裡隨便怒吼一聲,按照老驢與眾驢不同的脆弱心理素質,還是會乖乖回來上工的。但那天正巧,埃德蒙德跟老驢想到一起去了,他也想藏起來,等找不到他的大家都走了,自己好留在家裡安靜地讀書。智慧的埃德蒙德爬上了倉庫閣樓的梯子,靜悄悄趴在草料後面。但與埃德蒙德想像中不同的是,他不小心又睡著了。慈祥的老母親在準備出發前找遍了屋子和院子,都找不到心愛的埃德蒙德和忠實的老驢,根據現象學推斷,老母親認為迫不及待要去逛市集的埃德蒙德牽著老驢先行一步了。於是母親帶著兒媳和充滿好奇的小孫子們出發去找牽著驢的埃德蒙德·胡塞爾了。

老驢聽到了胡塞爾一家逐漸消失的談話聲,沾沾自喜於自己萬無一失的計畫,便開始了自己此生最為傳奇的一天。

為胡塞爾一家幾乎奉獻了一生的老驢,一開始還顯得有些侷促不安,因為這是牠有生以來第一次需要自己決定接下來該做什麼。既緊張又興奮的老驢在院子裡來回踱步,思考接下來的行程。經過了1小時又37分鐘的掙扎,老驢終於下定決心,牠要小心翼翼地偷吃田地裡的玉米。走到種了571根玉米的田地前,老驢不小心再次陷入了哲思:「我偷吃一根玉米,他們沒辦法發現;偷吃兩根,他們也沒法發現。那麼我要偷到第幾根,他們才會發現呢?」在沉思了42分鐘之後,老驢最終發現,自己的老胃只吃得下兩根。心滿意足地吃完了玉米的老驢又意外發現了一條真理:就玉米而言,偷來的比人餵的更好吃!

初嘗甜頭的老驢終於打開了自己的心扉,原來作為一頭驢,能做的事情有那麼多!然而事實上如果牠少踱一點步,可做的事可能還要多上好幾倍。稍微消化完的老驢發現太陽已經升到頭頂上,太陽落山以前胡塞爾一家可就要回來了!焦急的老驢又開始在院子裡踱步。如果那個家鄉在西西里的派報員再多喝一杯早餐酒,恐怕老驢又要浪費一個多小時了,醉醺醺的派報員扔下一份皺掉的《帝國早報》就離開了。老驢看見埃德蒙德每天捧著的報紙心想:「這東西,埃德蒙德每天只是放在鼻子前聞一聞就能變成哲學家,我要是把它吃了,是不是會更聰明!」已經做過了壞事的老驢最終放下了心中的所有芥蒂,當機立斷地吃掉了那份象徵著一整個時代智慧的早報。

看著地上殘留的報紙碎片,老驢感受到了智慧,說不定這次老驢真的超越了胡塞爾一個時代,成為了半個雅克·德希達——因為此時的老驢感受到了破壞的快樂,感受到破壞即是智慧的開始!歡脫的老驢興奮地跑進菜園,跑啊,跳啊,踩啊,咬啊。這是牠此生唯一一次不想休息,牠從破壞中找到了一生的意義,「我好幸福啊!」老驢用沒人能懂的尖叫聲宣示著自己的滿足。

尖叫聲吵醒了在倉庫閣樓上睡著的埃德蒙德,回過神的胡塞爾一邊懊悔今天又沒讀成書,一邊爬下梯子尋找尖叫聲的來源,看見歡脫老驢的胡塞爾傻眼了,或許他怎麼也想不明白,如今變得亂七八糟的菜園,起因竟是自己的一句蠢話。

埃德蒙德找來一根繩子,把這頭失控的老驢綁回了棚子裡,晚上被累壞的老媽臭罵了一頓。另一邊,玩累的老驢心滿意足地臥在自己的窩棚裡,一邊想著「明天去隔壁鎮子轉轉吧」,一邊沉沉睡去。

在度過了滿足自己慾望的幸福的一天後,這頭歡脫又沒用的蠢驢被胡塞爾一家殺掉了,隔天就買回來一頭年輕的新驢。

微紀事Diario Micro,靈感來源於Umberto Eco的Diario Minimo,會在這個題材下寫一些仿諷體裁的短篇小說或其他體裁的文章。可能每周更新。如果不更新,說明沒有靈感XD

#微紀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