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
野人

學中世紀哲學,暫時還沒死的怪咖野人。正在學習如何假裝人類。 ⋯⋯ 喔幹,學不會。

理性不等於死腦筋

就好像科學教條主義根本就不是科學,而是阿達瑪控古力一樣。

最近要被迫跟女友異地半個多月,所以情緒消沉不想寫東西。剛剛跟她視訊時她問我,連愛情是什麼都要列一二三分析的理性者為什麼會有戀愛腦。所以說,是誰有講過理性跟戀愛腦是衝突的嗎?

我過去有簡單列出過我對愛情這個概念的看法,也認為愛是需要前提的,反過來講,如果對方長相醜爆、窮死、垃圾人、對你不好、心腸惡毒、也從來沒救過你的命、吃飯聲音巨大、香港腳從來不洗、有好幾種性病、拉屎從不沖馬桶之類的,你還死心塌地愛對方,那你是不是腦袋有病?愛別人的確需要理性的理由,只是像「你長得美」或者「我的生殖器寂寞」這種單純的理由讓那些假裝自己很有內涵的人難以啟齒,就只能用「愛一個人是不需要理由的」這種冠冕堂皇的大話搪塞過去,其實對這種直覺動物而言,一個人也同樣是不需要理由的。

所以說,所謂感情中的理性,是指人能清晰認識到自己的感情,而非將感情條目化。理性跟讀書讀到傻是兩回事。話說,把「感情」這個概念條目化跟感情本身條目化都能搞混的人,估計也沒讀懂過什麼書。

就好像,一個自以為是讀書人的人拿著一本1928年的科學教材,一個字一個字讀著上面的概念告訴你現在學的那個科學不對、不正宗,你會把它當學術問題爭論嗎?不會的吧!浪費這種時間都對不起被教授頻繁打槍摧殘的論文。理性也一樣,如果有誰告訴你理性就是他在某年某月某個偉大作家的某部偉大作品裡的某句至理名言,相信我,告訴他「你真的好棒」以後就不要再理他了。

當然理性也不可能是毫無根據的,像是邏輯這種,就是對理性很有效的「測量工具」。它可以拿過來驗證一段話裡的觀點是否足夠有理性,也可以讓那些透過堆砌專業術語來傾瀉自己個人喜好的非專業人士原形畢露。但邏輯終究不可能成為語言的出發點,任何邏輯系統都不可能是,因為要抽取語言中所有理性部分的系統是不可能的,所以它只能做為檢測工具,而不可能成為一種有效的構建工具。就好像我們在語言中會說什麼東西是「符合邏輯的」一類形容,而不會當作動詞說「我邏輯了某物」。儘管邏輯更像一種隱藏在語言背後的抽象形式,但像那種講十句話就要有一句跟前面自己的觀點有最基本笛摩根律衝突,還要不時把「有邏輯」掛嘴邊的人,請問稍微花點時間去學一點能更正你思維裡習慣性錯誤的知識再回來講邏輯,是說有很難咩~_~(還是說有志向想要創建一門叫「邏輯虛無主義」的學問?)

理性這個概念中鮮有個人情感傾向是沒錯,但這並不代表說理性的整個過程沒有感性參與,諸如「狂喜」「激情」一類的概念,既可以被理性分析(儘管更多的是歷史性分析),也曾經可以參與到理性的創造中去、作為理性的一部份前提。不相容不等於矛盾,這是存在於語言中思想的一個基本原則。所以回到我自己都差點忘記的主題,理性跟戀愛腦並不衝突( •̀ ω •́ )y

儘管激情一類的概念在這個時代早就沒辦法被當作技術性前提,但像是戀愛腦這種,被當作多巴胺前提還是滿方便的——至少擺爛的藉口找起來很方便~


後記

剛訂了車票所以心情有稍微恢復,但是想到要讀一周攢下來的訂閱文章又很煩,所以決定堅決擺爛到明天再讀(可能)。

突然想到鹿醬的800字作文......
我要消失了喔,去學專家冬眠了喔(. ❛ ᴗ ❛.)

CC BY-NC-ND 2.0

要說三遍:廢文不要支持!廢文不要支持!!廢文不要支持!!!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