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
野人

學中世紀哲學,暫時還沒死的怪咖野人。正在學習如何假裝人類。 ⋯⋯ 喔幹,學不會。

微紀事|慈禧的壽宴

看起來沒很荒謬的荒謬短劇,雖然有簡單考證,但與歷史無關。與歷史無關。嗯,與歷史無關。

人物:慈禧、李蓮英
時間:光緒二十六年
地點:寢宮

第一場 年初 北京寢宮
李蓮英幫慈禧修指甲

慈禧:李啊,今年六十六,怎麼辦啊?
李蓮英:老佛爺,今年國庫,有點吃緊……
慈禧:吃緊吃緊,六十大壽就吃緊不讓辦,吃了六年還吃緊!
李蓮英:[沉默]
慈禧:好辦,瞧我的。

第二場 年中 北京寢宮
李蓮英幫慈禧洗腳

李蓮英:老佛爺,今天義和拳的表演,那是假的啊。
慈禧:我知道,賣藝的把式,我見過。
李蓮英:他們就會在中間拱火,既擋不住子彈,也殺不過戰場上的洋人……
慈禧:李啊,我問你,洋人打進來,是想要我大清的子民,還是想要我大清的銀兩?
李蓮英:要是我,就要銀兩,人會造反,靠不住。
慈禧:那你說,他們會滅了大清統治嗎?
李蓮英:這……難說。
慈禧:那我問你,洋人強嗎?
李蓮英:強。
慈禧:我要是跟欺負子民的強者對罵,我是什麼?
李蓮英:英雄。
慈禧:那他們打進來,這個國家的英雄,打著保護子民的旗號跟他們合作,英雄會有危險嗎?
李蓮英:洋人跟子民,兩邊都不會。
慈禧:銀兩呢?
李蓮英:戰爭,稅收增加,合情合理。
慈禧:又窮又容易造反的土地呢?
李蓮英:割出去了,洋人幫忙看著。
慈禧:我呢?
李蓮英:舒舒服服當英雄,兩邊的威脅都沒了。
慈禧:國呢?
李蓮英:不重要,愛新覺羅家的,原本就不是葉赫那拉家的。
慈禧:聰明。
李蓮英:會裝糊塗的才叫聰明。

第三場 年終,慈禧生日前 西安寢宮
慈禧背對著躺在床榻上,李蓮英幫忙拍後背哄睡覺

慈禧:該殺,該殺啊……
李蓮英:洋人也有暴民吶。
慈禧:李啊,我死後,贔屭身上的碑,不要刻字。
李蓮英:是要效仿唐代武曌皇帝嗎?
慈禧:不是,我識不得多少字,我怕工匠亂刻字罵我。
李蓮英:放心,殺了工匠換一塊石碑就好。
慈禧:不一樣,有一個人罵,就有十個人罵;有十個人罵,就有百個人罵;有百個人……
李蓮英:怎麼說著說著就睡著了,唉,天理循環,哪是一塊石碑就脫得開……


沒有用的後記

短劇嘛,就沒寫那麼詳細,歷史背景大概是光緒二十六年年初的時候慈禧對義和團(在光緒二十五年更名義和團,但我對話裡面故意沒改)從屠殺到覺得值得利用的態度轉變,四月(傳統曆法,下同)想要把義和團納入軍隊,五月二十五日以光緒帝名義發布《宣戰詔書》(不過看內容是用作動員的,詔書本身不是用作正式宣戰的),七月八國聯軍攻打北京,八月慈禧逃到西安,慈禧十月十日生日。歷史部分有錯漏的地方先抱歉齁。另外對話部分沒用當時稱呼,因為如果對話內容很現代稱呼又古代就感覺怪怪。喔,對話內容也不算現代,感覺上有點靠近近代白話。

在考慮要不要到時候改成長劇,話說我國中的時候有寫過一篇戲劇,時空背景是元代還是哪個朝代的羅布泊,那時候讀斯坦因的西域考古記超入迷,甚至一度夢想能跟考古隊去西域沙漠考古,覺得死在裡面會很浪漫。那篇戲劇寫了密密麻麻差不多有二十幾頁紙,後來不曉得丟到哪裡去了。上面還有舞台布景、服裝什麼的。(但是國中生寫的對話就算現在找到了應該看起來也滿尷尬的,所以但願這幾頁紙不要哪天不小心自己跑出來)後來就沒再寫過戲劇了。

晚上接受兩隻貓貓輪番教育,黑貓貓把廚房他們喝水的碗打翻,知道自己闖禍了還躲著我,花貓貓時隔三個月再次嘔吐,還吐到沙發上,幸好我昨天把放在沙發上的幾本書搬走,書逃過一劫,但我沒有。

哈,最後我還犯賤把貓砂盆刷乾淨,換了新貓砂。

他們倆的便便都比我的臭。(說好後記不可以有用的)

喔對了,忘記說戲劇在影射誰了。(我故意的)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