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開竅

开了吗?

张晚九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 / 动了心也不敢轻易再说 

让沸腾的水加速的冷却 

趁我还不想对你索要太多 


晚上十一點二十三分

想你不会说

期待总归只是期待

不是real


做人嘛

开心最重要


要有个性有自己的小高傲

不能让人看不起


愤青语录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三日 / 有的人出现你不抓住

错过是迟早的事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 / 别熬夜了

你喜欢的人正在和别人做爱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五日 / 为什么要怕鬼 害你的都是人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六日 / 我判断一个炮友或小姐合不合格,主要就是看她做爱的时候会不会说骚话勾引我,曾经有次出差找一个上门的小姐来帮忙泄火,她在浴室折腾半小时,又是拉窗帘又是换衣服,我窃喜这他妈是专业的,没想到脱了之后跟个死猪一样躺着就眼巴巴的望着劳资,我懵逼。是我不懂情调还是你不敬业我不知道了,就因为这个我操的时候要求这个小姐拼命喊我爸爸我心情才好一点。


我一般决定要不要和一个女孩子产生故事,主要是看当时的环境和洗没洗头(当然也看脸),洗头这点倒是和女生一样。比如有一次去一个特别热闹的酒吧玩儿,一进门看到的都是奶子,有中国人的娇小梨子型的,有老外的饱满圆球型的,还有其他乱七八糟型的就不一一列举了。然后我和朋友因为只顾着观摩奶子去了就没找到位置坐(气到跺脚)。


第一次想要搭讪的时候感觉就像第一次撸管一样兴奋,既刺激又害怕,记得那时候是拿着老爸那个国产的跑马灯手机翻人体艺术照看,大夏天gprs网又慢,坐在电风扇的前的我左手握着几把心急如焚,拼命刷新拼命戳屏幕(当时屏幕还是用笔点的),现在想想当时的我真几把屌,那么小就懂得左手撸管潜意识里会有不是自己撸而是别人撸的快感。然后终于在最后百分之几的电量下如同一盏吊灯倾泻下来,迎着电风扇我他妈感到我的脸上肚皮上胸口上传来一股一股的热流,这酸爽,那是我最难忘的一次撸管了。


说回到搭讪那个女孩,我是找位置坐环绕酒吧两圈半偶然发现的。长头发,深褐色长衫,衣服穿得很紧实,我看她的眼睛在笑,拿着科罗娜瓶子和对面拿杯子的朋友觥筹交错,几个回个下来仍然跟没事人儿似的。OK就是她了,在她们桌斜对面坐下来,眼睛从花花绿绿的奶子转到她的眼眸,她转过头来和我对视,没错对视,然后我的全世界就炸了,一点办法没有。


那天是成都入秋后第一次喝酒,成都是个秋天很短的城市,充满舒适和小资的情趣。合江亭来过太多次了,每次都会遇到不一样的妹子,上不一样的快捷酒店,用同一款避孕套,但是有时候突然会望着府南河的水不知道自己正真想要的是什么。肾虚其实不可怕,可怕的是爱人的模样渐渐虚的你再也看不清了。


这篇文章并没有想表达什么,主要就是我已经蛮久没有去过合江亭了,没有性生活的日子很难撑下去,再不到亭前来一发,府南河的水就白流了(付南河是和我操得最爽的前任)。哇咔咔。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 / "我朋友说微信上墙那条是他发的,问可不可以敬你一杯。"


我朋友操着一口磕绊的贵普(贵州普通话)对她说。我在不远处低头划拉手机,斜眼掌控着局面。


之前说到我和在酒吧看奶子看到的女孩搭讪的故事。现在接着说,对视之后我他妈才发现原来她根本不是在看我而是看我旁边墙上的微信上墙投影。老子恨不得马上把投影撕了,想想还是算了赔不起。我其实烦透了上面滚动播放着的形式各样的求爱爱信息,招聘炮友启事,比如某某桌单身帅哥求女朋(pao)友,某某某我爱(xiang cao)你…我当然是作为一个很正统的男人,兴冲冲地也发了一条:


"斜桌对瓶吹科罗娜的小姐姐,你刚刚吹瓶的姿势看着真几把爽!"


其实我并没有觉得很爽,因为她吹的是瓶子,而且那瓶子太细了都没我的粗,我看着其实贼心疼的,一个女孩子家的这样喝。


她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正好滚动的消息。淡淡地对我朋友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清。我朋友过来和我说,你过去吧,她喊你过去,我窃喜,感觉有戏。然后吧啦吧啦的坐过去了。其实一近距离看她我发现她其实更美了,她眉梢有颗痣,是那种不长毛的小痣,可以说是非常的撩人,我假装镇定端起酒杯敬她:


"刚刚看你和你朋友喝酒就你对瓶吹她们都拿杯子,你是不是对棍状物体比较感兴趣啊?哈哈哈"我口无遮拦。


她当时没说话却拿起手边的一瓶科罗娜递给我,她嘴唇的光泽感超棒,她说:


"你今天是不是出门没刷牙,喏,先喝了洗洗嘴巴在开口。"


我一听,哇性子这么刚可以我喜欢。接过来老子就是咕咚咕咚往里灌,想着反正不是老子的酒不喝白不喝。闻到瓶身都留着她手上的香味,我喝更猛了。


"你叫什么哇美女?"我抹了嘴上的酒就问她。


"付南河"


"哈哈咱们旁边这条河就叫府南河,你不是逗我吧姑娘"


"怪我咯"


来过几轮俏皮话,我又我有点了一打酒一支水烟,教她抽着玩儿,我开始感觉到有了状态(ying le)。反正都是玩儿嘛,谁不想有人白喝酒还有人陪玩儿而且对方也不算太讨厌长得也有几分秀气,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到处都是邂逅到处都是艳遇,人来人往的人堆随便抓一个就去爱,爱了就操,操了就甩,什么都很快,什么都在变,快得女性都没等到高潮,变得你都认不清你下面这个人是自己操过的第几个。原来老是说生活就像强奸,抵抗不了就只有享受,我看生活就像轮奸,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长什么样,死循环。so sad。


聊完喝完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合江亭的灯早就关了,只有冷冷的风和黑黑的河水。路边的人色眼迷离,车灯闪烁。不知是酒精作用还是突然上头,看着身边被搀扶着的好看的脸庞,我突然乱了思绪,想起十六岁的午后床单,想起午夜列车狂奔的临时站台,想到那年现场看过的夜空中最亮的星,没有征兆,风很大很冷,我吻了她的嘴唇,和眉梢,和那颗撩人的痣。


回到家,空荡荡的,绿萝十天不见,两盆已经枯萎了,我觉得头特别沉,就去冲了个澡。洗澡的时候又想了想这个女人,好像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九日 / "张晚九,我发你一个制作,你明天去找个制作商给做了!"


"张晚九,我跟你说啊,上次要你做的那个方案做完了吗?做完了就发给我啊!"


"张晚九,你有烟吗?来根抽抽,哎!你怎么抽这么次的烟,我感觉你每天都在工作呀怎么这么穷啊!"


"张晚九,你等一下怎么回家,要不要我开车送你去地铁口!"


"不用了,地铁很近的,我自己过去就行谢谢。"

嗯,是的,理想人生很近的,我自己熬去就好了,不用麻烦别人的。反正我也不知道还要走多久,走到的时候我又会不会已经阳痿或者早泄。


感受到的快乐和温暖,目前对我来说只能维持一个晚上甚至一场演出十一首歌的时间。几乎是喝大酒吹牛逼的时候还很开心,蹦哒去酒店的路上还很开心,蹲完马桶再撸一管也很开心,可是喝完之后酒抵着朋友的屁股呕吐就会觉得心脏扯着疼,如家床上匆匆结束了抽事后烟就已经觉得非常恶心,撸完一管在冲去精液的霎那就觉着真他妈的索然无味。


人总是一会儿笑一会儿哭的至少我是这样。有时任何事情的出现都能瞬间破坏我的情绪,操蛋的工作反复折磨我的肉身,我花一下午精虫做好的方案,甲方一通电话过来告诉我说,之前的计划变了,我要怎么怎么样你看行么?不行也得行的事儿你他妈还来问我干嘛?狗腿子也需要证明自己是个狗是吧!我想了想,对,没错他是狗腿子,那我是什么呢,我怎么也想不出自己能算个什么东西。行吧,那您说要改咱儿就按您哔哔的改吧,谁让咱得张口找您要饭呢您说是吧?


第二天一大早拿着封印了千百句操你妈的方案点击发送。不一会儿哔哔哔来了回复:


"经过我和领导的反映和沟通啊,我们一致认为还是之前那个方案更划算更好!嘿嘿嘿。"


"…"


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活的都不如狗,真的。


经常有些事情让我心烦,不想做,一直拖着,一直拖着就要背负事情很多的心理负担。还有些事情我不敢做,因为怕做了做不好又要被指责被嘲笑。反正是做完了又有新的事情给你做,工作上的,生活上的,交际上的,还有可以上的。


活着琐碎的事情有很多。比如我每天早上起来一定要抽一根烟再去刷牙,我知道不好但习惯了,就跟我一夜欢愉之后习惯拔屌无情是一个道理。然后我也习惯了不吃早餐,从上大学到现在毕业几年了我都没养成吃早餐的习惯。接着收拾自己,人越是工作了越是不讲究自己的外表了,除非是又有肉吃才会把自己那几件名牌穿出去装下逼。要花很多时间思考今天吃什么,要喝水,要洗衣服洗昨晚的地图内裤,然后带上该带的东西出门地铁上班,地铁下班,还有最难受的是我经常会忘带钥匙,但是神奇的是我长期会在钱包最里边的夹层里放上一个套套这事儿从来不会忘。还要洗澡洗头,要清理指甲,要打理发型,要想很多很多事情,要看演出听音乐保证肌肉的摇摆和情绪的活跃,还要看书保证知识的储备来这里忽悠读者,要租房,要一个家,要努力有个可以等未来老婆回家的地方,你看光完成这么多的事情,都已经足够辛苦了,而完成了我也只是勉强成为一个像狗一样的城市人,我还得找更多的展现自我价值的事,还得找一些必要的机会来证明自己的性别。


这样无数个重复再重复的每天下来就可以变成一个空虚的,两面三刀的,无能的,愤怒的,飞快衰老的张晚九了。


每次深夜打开门的一瞬间我看到一堆破旧家具和昏暗的灯光组成的场景时,我想说这生活真让我沮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