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贊波

獨立電影人&非虛構作者

毒土上的惡之花

病毒肆虐,哀鴻遍野,道路阻斷,城鄉隔絕,這個春節無疑是經歷過的最黑色最魔幻的一個春節了,哪兒也不能去,什麼也做不了,只能躲在家裡看書看電影。前日看提名今年奧斯卡獎最佳紀錄片的《民主的邊緣》(The edge of democracy),導演佩特拉·科斯塔(Petra Costa)的母親去登門拜訪時任巴西總統迪爾瑪·羅塞夫(Dilma Rousseff)時,鏡頭給到了女總統家裡牆上貼著的一幅寫滿字的張貼畫。


那是著名的「Seven Social Sins 」(社會七宗罪),是「聖雄」甘地在1925年所著的《年輕的印度》一書里提出來的,在遇刺前不久他又鄭重地抄寫給孫子阿潤·甘地(Arun Gandhi)。很明顯,甘地是在希望和提醒後人以此為鑒,對此保持充分警惕。而近一百年後,巴西總統將其掛在自家寓所,應該也是用以當作自己當政的警世通言。


這七宗罪有:


1、Politics without principles

搞政治而不講原則(沒有原則的政治)


2、Wealth without work

積累財富而不付出勞動 (不勞而獲的財富)


3、Pleasure without conscience

追求享樂而不關心他人(沒有關懷的享樂)


4、Knowledge without character

擁有知識而沒有品德(沒有品德的知識)


5、Commerce without morality

經商而不講道德(沒有道德的商業)


6、Science without humanity

研究科學而不講人性(沒有人性的科學)


7、Worship without sacrifice

膜拜神靈而不做奉獻 (沒有奉獻的敬拜)


很不幸,此次武漢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疫情,暴露出來的這個國家的問題,大滿貫式地實現了這「七宗罪」。


顢頇無能的防疫體系乃至整個政治體制,是典型的「沒有原則的政治」。當局者專橫獨斷,貪圖政績,掩蓋真相,糊弄民眾,動輒維穩,堵塞言論,不解決問題卻解決揭示問題的人。武漢警察高調處罰訓誡最早傳遞信息的八名醫生,導致萬馬齊喑,本該引起重視警惕的疫情被疏忽,加之官方在「兩會」期間刻意瞞報謊報疫情,最後一髮不可收拾地擴散,使全國民眾遭受無妄之災。而政府救災時的指揮調度也是混亂不堪,錯漏百出,屍位素餐的主管官員對分內之事一問三不知。天災人禍疊加,災區生靈塗炭,使現實生活活生生變成了一出《釜山行》般的災難片喪屍片。「沒有原則的政治」是災難之本,黑暗之源。


當災難來臨,不少無良的商家卻借機奇貨囤積,哄抬物價,發國難財。一個幾塊錢的口罩能賣到幾十塊,普通的白菜能賣到幾十塊一斤。幾十上百塊的城際拼車費瞬間漲到一千多…更喪心病狂的,某些利益集團收買一些專業機構、權威人士或媒體背書,利用民眾的恐慌無助推銷所謂防疫產品。一夜之間被搶斷貨的雙黃連口服液,和SARS時期的板藍根一樣,成了收割民眾錢財和智商的收割機。而某十字會之流的官方慈善機構,習慣性借賑濟之名截流物資,公飽私囊,這就是「沒有道德的商業」和「不勞而獲的財富」。


傳染病肆虐、危難當頭之際,各級政府照常召開聯歡會和團拜會,觥籌交錯,歌舞昇平,漢口百步亭社區舉辦四萬多家庭十多萬人參加的萬家宴,武漢旅遊部門為了吸引外地遊客,發放春節旅遊優惠券。很多普通民眾在真實疫情曝光後也依然聚餐聚會,只圖自己享受,哪管他人苦難。更別說那些愚昧貪婪的人,貪圖口舌之欲或離奇功效,熱衷吃各種各樣的野生動物而屢次招來傳染病毒。這就是徹底的「沒有關懷的享樂」。


一旦為了隔離病毒,無所不用其極,封城,斷路,封門,四處掛滿「土味」標語進行詛咒恐嚇,暴力驅趕阻攔湖北籍人士,驅趕羞辱沒戴口罩的民眾,各種「硬核」之舉在全國風行。這些措施經驗對防疫有用嗎?也許確實是有用的。但這種自私自利、冷漠無情、公然踐踏人權和人之尊嚴的做法毫無疑問是野蠻的,相悖於文明社會和法制社會的。也充分說明了這個國家哪怕經濟再發達器物再豐富,也依然處在野蠻蒙昧的前現代社會。而胡錫進之流的黨媒喉舌,雖然掌握有不少普通民眾無法涉及的資訊內幕,但卻極力地維護公權力,鼓吹民粹,顛倒邏輯,混淆是非,毫無底線。在此次疫情中,也仍然如此。這就是「沒有道德的知識」。


受國家委派去往武漢指導防疫工作的中國疾控中心的專家們,來武漢之後掌握了豐富的一手的流行病例調查資料,進行了專業的病毒研究,瞭解到病毒「人傳人」的特性,卻熱衷於在國際核心期刊搶發論文而不及時告知預警正處於死亡威脅之中的同胞,甚至對外界依然堅稱「沒有發現人傳人的證據」。要論文不要人命,要職稱不要職責,要利益不要良知,這就是典型的「沒有人性的科學」。對了,那個被愛國小將們大肆吹噓為「武漢都搞不定,哪裡都搞不定」的「世界頂級水平」的武漢P4病毒實驗室,你聽說了它在此次武漢疫情中的作為了嗎?反正我是聽說了,它經過一個晚上(沒錯,就是一個晚上:從「1月29日晚上至30日凌晨」)的測試研究,得出了「中成藥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另一家合作研究機構是臭名遠揚的中科院上海藥物所。中國的學者、知識分子和科研人員早就墮落至此。


而那些一到這種悲劇時刻就熟練地叫嚷著「天佑中華,中國加油」之類的烏泱泱的底層民眾,就是在踐行典型的「沒有奉獻的敬拜」:平時不敬神,不信神,一出事就臨時抱佛腳。大多數時候,世故犬儒的中國人都擅長這種功利主義遊戲,而缺乏奉獻精神、犧牲精神,更缺乏以行動改變社會的勇氣和能力。那些觀看央視直播火神山醫院施工現場的千萬觀眾,除了喊喊「中國加油,武漢加油」的陳詞濫調之外(我懷疑在網絡上高喊「武漢加油」的這群人,和現實中隔離封堵武漢人、希望「武漢人死遠點」的那群人高度重合),竟然熱衷起給工地上的機械設備取各種暱稱綽號,抖各種搞笑包袱,化悲為喜,以此為樂。讓人恍惚以為,這根本不是一座在病毒摧枯拉朽攻城奪命之際應運而生的醫院,而只是一處娛民一樂的多口相聲舞台。而堂堂的國家級媒體,竟然飛速「順應民意」推出給各種機械暱稱「打榜」,極盡吸睛洗腦之能事。一國民眾與輿論公器,巨嬰化、低幼化、失智化到如此地步,讓人瞠目結舌。有人說得好,如果央視直播被病毒吞噬生命的遇難者的火化過程,這群人一定也會興高采烈地給殯儀館裡的焚屍爐取各種暱稱綽號的。


奇怪嗎?也不奇怪。這就是我們身處的制度和文化。一切只從個人利益的角度出發,唯利是圖,沒有超越的精神追求和道義擔當,是這個文化的特點。當然也是這個制度的目的,當權者充分利用這個文化特點進行了有效的統治,結果將人性和文化中善的一面全面扼殺,而將惡的一面激發得淋灕盡致。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地獄也不是一天建成的。看到這次帶來巨大災害的新型冠狀病毒的顯微圖了嗎?多麼像妖嬈璀璨的一朵惡之花!而這次疫情暴露出來的社會體系全方位、結構性的腐爛坍塌,更是另外意義上的惡之花。惡之花之所以在此地反復持續盛開,必然得益於腳下這片有毒的土壤的培育。


有人認為,經此一役(疫),網絡上的批評之聲倏起,必然會促進民眾的全面覺醒和體制的深度改革。對不起,我沒這麼樂觀,我覺得,那些認識不到這種結構性腐爛的所謂批評覺醒,或者認識到了卻依然順從「大局」明哲保身的處世哲學,都只是出於自我利益考量的雞賊而已。一個雞賊的民族和國家是沒有明天的,再多的災難也警醒不了它,更談不上救贖它。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