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智临

思想者。热爱哲学、艺术、文学、诗歌。希望找到志同道合者偕行。

我的解脱之路是认识自己

这个人间充满了不义、冲突与痛苦。但我在其中见识了生命的奇迹,体验了无上的宁静。这宁静在一切的一切里面,谁都可以达到。

我的解脱之路是认识自己。

观察自己,感受自己,当感觉生起时,从注意那引起感觉的东西转向注意感觉本身,而感觉的养料正是对那引起感觉的外在的注意。当感觉不再有养料,它会渐渐平息,如此,我得以不受外在的扰动,擦亮镜子,更清晰敏感地认识我自己。

当我去认识自己,我观察到所谓的“我”是一个许多趋势的共同体。几种感官的感觉,经由思维处理后成为记忆、经验与知识,而感觉、思维、记忆、经验与知识聚集到一起,在它们相触碰的地方,就被思维因循自己的先天结构与习惯视作有一个叫“自我”的实体、中心。思维的先天结构就是逻辑,逻辑必须将感觉的内容对象化,再去规定对象间的关系。但:其一,感觉是我们认识一切的第一手材料,它的内容只是现象,而对象、实体是思维将感觉内容处理后的产物;其二,“我”作为感受者、观察者,用对象化的方式去规定感觉、认识世界,但“我”本身是不能被对象化的,任何能被指出的、能被视作对象的都是被观察的而不是作为观察者的“我”,所以眼耳鼻舌这些感官以及相应的感觉、思维、记忆、经验等等,当它们能被认识、被指出,就都被排除在了“我”之外。那我是什么呢?所以“我”本身是个包含谬误的概念,它是被思维捏造,被概念、语言的滥用所巩固,其实并不能指向任何真实的东西。由此,我认识了“无我”的真正意义。“我”不是一个fact,而是一个idea。而“我”又是一个极特殊的概念,它是所有心灵苦难的源泉,自我是种认同,生命因错误地认同某者为我而贪执、恐惧,愤怒只是恐惧生起时的应激反应,愤怒被压抑时会滋生残酷与虚伪。而当我认识到了“我”是个错觉,看清了感觉、思维、记忆的相互触碰,并看清这触碰被思维塑造出了自我认同时,这认同就消散了,而这触碰也渐渐松动,我就消失了,这消失就是解脱。

所以既非世界为我显现,或我因世界显现,也非世界与我各为实体独立存在,而是:世界与我都是显现。由此,我明白了“空”的真正意义。时间、空间、对象化、因果都是我们思维的先天结构——逻辑——所搭建的舞台,我所能认识到的内在与外在都在其上呈现,并无分别。现象中无实体,所以无论生灭——我由此认识到了“永恒”的真正意义。而我是无法超越这个先天结构的,即使在这之外有所谓的“本质”,我也无法认识,所以不必在意,议论关于“本质”、“真实”的一切显然也是无意义的。

由此我得以以直观的态度面对这一切——世界与自己——不抱思辨与判断、不依经验与习惯、不认同实在与本质、不认为有确凿的什么存在,而只是观察、感受这一切显现。

这个人间充满了不义、冲突与痛苦。但我在其中见识了生命的奇迹,体验了无上的宁静。这宁静在一切的一切里面,谁都可以达到。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