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智临
刘智临

思想者。热爱哲学、艺术、文学、诗歌。希望找到志同道合者偕行。

维琴察|风从两万里外飘来故国,将坏消息吹进现实

秘传中的牙齿馥郁带血,呼喊我可怀可畏的故里
图为维琴察的帕拉迪奥巴西利卡 (Basilica Palladiana)

∞选自《私人的三摩地》,刘智临



维琴察


叹息,这无言的祷告

是平静日子里的赞美诗

同一片呼吸

起伏着陌生的地势

风从两万里外飘来故国

将坏消息吹进现实


灰白鸽像场干燥的雨

控制着广场的丰收

有些人已死去,但仍在生长

有些亡灵在慢慢复活

更多的是等待,像隐藏的黑暗

爬上铺路的愤激的鹅卵石


天青色的巴西利卡

是裸露在欧洲的药酒中

一整片瓷质的伤口

上升,下沉,无梦地梦游

这只水母用带电的奶

哺育着全城的官能


使光线忽明忽暗的云

是太阳的呼吸

声声犬吠挂在红杏枝头

从市埠到郊野

秘传中的牙齿馥郁带血

呼喊我可怀可畏的故里


印象派的草烟飘向东方灶台

逼不成文的帘幕拉得更低

昂贵的天然气披挂全身家当

在移民家的账单上倒毙不起

童年的日子像粒粒聒噪的花露:

“你手上有居留, 但心里没有土地”


帕拉迪奥的座座宫庭,艺术史

点缀着上万件未完成的今日

柳眉鲜丽,横打中世纪石雕

慵困的坏秋千,自解铆钉的罗衣

石粒为道,从千年的公园望去

这些地上的石子, 古老甚于北极星


不均的云墨,涂花遗忘的青空

白雨株连水草,小鸭正长大

在被拖入生活前,用全息的涟漪呼救...

猎猎明月骤起,吹散云眼的无底涧

本来无家更安住,激流与彼岸

双重梭子织就我新的生机


雨霁风和时,我们登山望远

云朵划过天空,温和如马嘶

远方,远方纯粹是无际涯的往事

眼前的绿与记忆中的绿

以及海,海发生在不可知处

那么遥远,那么相似



——2022.5.28晚毕


维琴察(Vicenza)俯瞰


Salvi公园(Giardino Salvi)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