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先生

我與這些男孩們的故事 (10) - 佛洛依德男篇之一 l 他的曖昧暱稱,讓我淪陷

這系列的文章也擱著好一陣子了。雖然不時會突然心血來潮,有想繼續寫下去的衝動,但在惰性的驅使,以及經常會迸出想要寫其他東西的靈感的驅使下,也讓這系列的文章停擺了好一陣子。

我對於繼續書寫這系列文章這回事,都一直有放在心上。近期也覺得是時候把它給繼續寫下去了。


我在大二時期,恰好聽到某學長跟其他人談到「交友軟體」這玩意兒,甚至還有特別為男同志設計的交友軟體。當時對於我這種3C白癡的我來說,根本就是發現天外有天。於是,我就默默地下載了它。

但因為當時還沒出櫃,所以對於在軟體上放上自己的照片,我有所顧忌。而在照片當道的交友軟體世界裡,像我這種只在個人頁面留下文字訊息,或是風景照,卻不放個人照的使用者,必定是乏人問津的。此外,那時俗辣的個性,即便有人因為我的文字訊息而「上鉤」,也沒辦法跟這些人約出來見面。加上在交友軟體的世界裡,也有不少的人不是真的為了「交友」,而是另有目的的時候,要從那裡認識到可以進一步發展的對象,根本是難上加難。因此,我用了好一段時間,都一直沒能認識到可以發展成朋友,甚至伴侶的人。

而我接下來要談論的這個人,就在我用了交友軟體大概一年後認識的。我對他當時在交友軟體上的照片樣子,印象仍然十分深刻。他穿著深色圓領毛衣,再搭配一件白襯衫,偶像劇男主角般深褐色的斜瀏海,濃密的眉毛,加上窄小的臉型與深邃的五官。照片中他抿著嘴,手放在頭後方,在加上復古濾鏡的襯托下,完全就是散發出貴公子的氣息。

我就稱他為「佛洛伊德男」(這個名字的由來,後續會談到)。

一個曖昧暱稱,讓我迅速淪陷

我忘了是誰主動敲對方的,但我們一開始蠻投緣的,有許多的共同的話題。尤其是他也是在大學時期,就開始接觸學術研究,對心理學有非常深厚的專研。而且我們似乎都很能接受短時間內於在網路上,透過文字來聊天。這跟我在這之前,跟多數的網友只能閒話日常:「在幹嘛呢?」、「吃飽了嗎?」,或是一直跟我要臉照的人,或是才聊沒幾句,就一直要我出來見面的人,顯得格外不同。

其實也沒聊多久,他幾乎每天都會主動傳個「早安」。更可怕的是,他後續開始使用「寶貝」等曖昧的暱稱來稱呼我。印象中,他似乎也會用「想你」之類的字眼穿插在對話中。這對於當時完全沒有任何戀愛經驗,感情世界猶如白紙一張的我,以為這種突如其來的曖昧文字,是一種對我表達喜歡,甚至是想要進一步發展的方式;也因為從未碰過這種對我表達出好感的人,加上聊得投緣,當時他的外表也是我喜歡的,進而令我光速淪陷。他的一個主動傳訊息,就會掀起我心中的漣漪;或是只要他晚回訊息,我就開始焦慮不安。

因為過度焦慮,所以失去理智

我記得那時候還犯了一件超蠢的事情。我們之後有交換Line。因為那時我對Line還沒很熟悉,所以我對於對方是否「已讀」我,我不知道要怎麼判斷。我一直以為我傳訊息所顯示的時間,就等同於對方「已讀」的時間。所以那時候我一直誤以為他立馬就已讀我的訊息,可是卻一直遲遲不回應。

有一次,我跟某學姐在某家西雅圖咖啡廳聊天,然後就提到我最近認識的他,但對方一直已讀不回我的訊息。在我模糊的印象中,當時候跟學姐在談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整個人超級失落。後來,他回了我的訊息,整個人的狀態瞬間來個360度大翻轉,破涕為笑,似乎退化成一個小孩的境界,被對方牽著走,毫無理智可言。

現在回過頭來看,我對於自己淪陷的速度之快不感到意外,但光是Line事件,就足以看見自己會因為一段關係,而導致焦慮指數破表,而且這樣的狀態還蠻可怕的。才剛認識不久,還未見面,就已經把對方化為自己的一部分,完全失去自我。或許是長期壓抑自己,一直沒機會有機會碰觸到「感情」,以至於對於感情的世界是充滿期待與憧憬,才在看到一絲的機會時,就義無反顧,毫無節制地躍入火坑。

我們到了後來,終於有機會約出來見面。但在見面之後,故事卻來個急遽的大翻轉......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