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先生

上班這件事 l 輔導老師必須很正向嗎?

不少人對從事輔導工作的人,存在某種特定的刻板印象。即不少人覺得輔導員必須是「溫和」、「溫柔」、「關懷」等正向的特質。在我真正接觸輔導領域前,也是這麼認為的。直到工作了一段時間,累積一些實務經驗後,我才發現並非如此。而且有時所謂的「正向」,反而給自己招來麻煩。

這學期有兩段談話內容,讓我記憶深刻。

「抱歉,你惹錯人了,你惹到不該惹的人。我知道你接下來要出什麼招。當我說出這番話,就代表我知道只要你出什麼招,我就有處理的方法。」

這句話,是我帶著冷淡的口吻,並試圖擠出冰冷卻隱藏殺氣的表情,跟某學生說的一句「狠話」。

「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你很紅哦?你以為大家會記得你嗎?」

我以一種很不屑的表情,夾帶著超嗆的口吻,跟另兩名學生說出這番話。

負向表達,可以是經過思考且人性真實的表現

雖然有些兇狠,但也經過思考,才會選擇如此表達的。

第一段話的脈絡,是因為我發現過去用「正向溫暖」的方式對待這位學生,反而會讓他更變本加厲,讓他抓到可以逃避面對責任漏洞,因而肆無忌憚地認定對方是引發問題的罪魁禍首,對方是導致他失控的源頭,不斷將自己放在受害者的位置,並且產生攻擊行為。當時說這句話的用意,是為了暫時嚇阻他對事情進展毫無幫助,甚至只是會他自己、對他的好友、對輔導室造成傷害的攻擊行為。而且因為這樣的戲碼已經多次上演,加上當時他也踩到我的底線,我確實失去耐心。

第二段話的脈絡,是因為有兩位學生想要參加歌唱比賽,卻害怕丟臉而猶豫不決。一開始使用「正向鼓勵」的策略完全無效,他們仍然反覆在我面前靠該想參加又怕受傷的心情,是挺煩人的。最後我只好逆向操作,使用負能量。

無可否認,有時候飆出那些超不「溫和」,甚至夾帶負面口吻的言辭,某程度是出自想要滿足自己嘴賤的慾望與本能。大概是我體內流竄著「戲劇性人格」的血液,有時會在某個情境下,突然戲癮爆發,想將積壓在內心深處且充滿暗黑面的內心戲,搬到現實生活中演繹一番。這似乎是一種出自本能的人性反應。若要在學生面前持續在學生面前長時間維持「正向」的人設,對我來說實在是有夠辛苦的,畢竟我也有想要展現暗黑面的時候。換句話說,這種負向表現,亦可視為是一種「真實」的表現。

但偶爾容許自己的本性縱容是有前提的。除了確保自己有在盡量拿捏好尺度之外,若我知道自己的言語或反應,不慎傷及學生,我也不會避諱跟他們正面討論該衝突,或是為此道歉,我甚至覺得這也是個可以跟學生進行輔導工作的機會。

負向表達,讓學生體會真實,有時也蠻有效的

無可否認,如此的方式其實是有風險的。即便再仔細思考,總會有不小心說錯話的時候。尺度一個拿捏不好,說不定就會對學生造成傷害。

但從另一個角度去思考,若太小心翼翼,營造過度友善的假象,反而像在創造一個烏托邦,或許讓學生無法理解外在世界的「殘酷」,也無法他人真實的想法與感受。這也可能進一步導致某個現象,就是有的學生會陷入一種「反正我再怎麼樣都會被善待」,進而不必對自己的行為付出任何責任的心態。有時所謂的不正向,才能讓他們看見自己行為,在他人眼裡是怎麼解讀與感受的,同時也能知道自己的行為邊界為何,以不至於做出太出格的事情。

而且,不得不說,負能量的表達方式有時候真的蠻奏效的。像是以第一句話的例子來看,該生的攻擊行為有稍微降低;而從第二句話的例子來看,其中一位學生突然覺得好像很有道理,最終選擇參加了比賽,還進一步說服另一位學生。

在我踏入輔導領域之前,也覺得所謂的「溫暖」、「關懷」等正向的特質與介入才是王道,也覺得「唯有」這麼做,才是一個「合格」的輔導員。我不否認這些正向特質對於輔導工作的幫助與功能,但現階段的自己,反而會覺得「會反思」和「誠實」才是我想要把它放在首位的。

因為懂得反思,才知悉自己行動當下的狀態為何,以及何以自己會想要採取某些策略;因為夠誠實,才不怕去看見自己的暗黑面,也才敢於反思自己的不足和暗黑面,也才能更真誠地面對學生。尤其輔導工作基本上不會有標準答案,每一種介入方式都有它的優劣之處,所以回歸真實,才能跟個案的世界,靠得比較近吧?

完稿於2022.01.24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