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漢柒柒

創作新鮮人 醒的時候理性,醉的時候自在。 歡迎留言,有空就回回吧

龍虎鬥神-第一章

太古之初,世道紛亂,有一人橫空出世,自稱上皇,平定亂相,命其徒訂立世間三分律法後便飛升而去。

其下三徒,皆為亂世中流離之人,上皇因三人所求之道不同,各傳一法,而後三人各自立其教派。藴龍山主刑,在至北之地的山中建立其修煉之所。靈虎教主文,在至東之地立其教派。神鬼門主武,立於至南之地。三教聯合治理朝政,建宮殿於至西之地。百年盛世之後,最初的三位教派之主相繼離去,藴龍山大弟子上位,改其山名為皇龍山,重修三分之法。神鬼門不服,與其相約決鬥勝者為王,靈虎教主文不願參與爭鬥,為決鬥裁判。誰料神鬼門弟子欲觀察敵情,夜半潛入黃龍山陣營,被中立的靈虎教當場抓獲。

本就緊張的情事一觸即發,神鬼門皆為性情中人,惱羞成怒大打出手,皇龍山見狀,與靈虎教合力擊退來犯之人。神鬼門眾弟子聞訊趕來,自知理虧,為避免世間再度紛亂,自願受皇龍山處罰,而後被剝奪其門派"神"之名諱,改名為精鬼門,朝堂中地位驟減。而靈虎教則因此次事件與皇龍山關係更為密切。

千秋之後,皇龍山皆為皇權貴族之輩,大權在握。朝中人臣多為靈虎教中人,僅剩少數精鬼門門人作為武官力求維護上皇所訂定之律法,卻已難成一方氣候。

寂靜的清晨,輝煌的宮殿內,眾人們忙裡忙外的,準備迎接孩子的降生。

時值雨水時節,斜風細雨中夾雜著些許雪花,還未至驚蟄,卻見雲間隱隱現著閃光,似乎正等待著什麼。隨著一聲鬼哭神號般的啼哭聲響徹宮殿內外,空氣中的溫度急速下降,原本的雨水變為了漫天飛雪,而後迎來的是無數道閃電隨著大雪轟擊下來,似虎嘯龍吟,與這鬼哭神號的啼哭聲相護應和著。眾人皆忙著四散奔逃,只見一人疾步走入庭院中央,右手凝蘊成劍平舉於胸前,左手輕彈劍鞘,頓時清脆的劍鳴響徹宮殿。

三聲劍鳴過後,慌亂的人們漸漸冷靜下來,持劍之人背手而立,微閉雙目,細細聆聽著方才劍鳴的迴響。庭院的一角,一靈虎教術士,已在這期間施展結界護住臥龍苑。多年的合作,早已讓兩人不需言語上的溝通便能理解對方的意思。

“你看看你兒子,剛出生第一天就搞出這麼大動靜,哪像你這個老騷包,你確定這孩子是你的嗎?”男人並沒有回話仍舊閉目細聽著。術士等的不耐煩了走上前去拍了拍男人的肩膀說到“沒事的,我看著呢,你還不相信我嗎?去抱抱你的兒子吧”持劍的男子聽完,睜開了雙眼,原先所持的劍化為星點靈蘊,從眉心回流男子的體內,男子此時才開口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每次都趁我不能說話的時候,在那邊講屁話”説罷微笑著向房間奔去。

“子刃,你來了,是個男孩”女子虛弱的抱著懷中的孩兒,躺在房間正中的床上,面色慘白,但仍堅持著清醒,開口說話已經用盡了她僅存的力氣。縱然子刃已經通過自己的靈蘊確定過母子的平安了,但見面後還是免不了流露出心疼擔心之情。

走近床邊,溫柔的撫摸著妻子的臉頰,迫不及待的從妻子手中接過嬰兒。他知道,孩子的母親正等著他取名字呢,看著孩子到了丈夫的懷中,柔情的看著這對新生的父子兩,眼裡是無盡的柔情,可終究抵擋不住倦意,沒等聽到孩子的名字就沉沉的睡去。

子刃輕輕的為妻子蓋上薄被,興奮的抱著兒子出門與眾人碰面。“丁羈,快來看看我兒子。”只見門廊邊一微胖的大漢正一面津津有味的吃著剛烤好的臘腸,一面跟眼前的仕女嘻笑著。背後傳來的冰冷視線,終於使丁羈也不得不回頭

“想泡妞去你們靈虎教紫靈苑去,那麼多妹子,偏偏跑來我們皇龍山來亂搞,以後別把我兒子帶壞了”雖這麼說著,語氣中也有了,要讓好友當自己兒子老師的這麼個意思。

“認識一下還不行嗎?講到紫靈苑我就難過,我現在已經被他們那個黑老太婆盯上了,嚴格禁止我靠近,小屁孩還剛出生,你指望我帶壞他什麼,哈哈哈哈”子刃淡淡笑了笑,好像是有這麼回事,據說他上次在苑門搭訕小師妹時,被紫靈苑長老看到,差點就被斷了命根子,現在還專門下了一道結界,防止丁羈靠近。

子刃把孩子交到丁羈手中“來,幫我看看我兒子天賦如何?”

接過孩子的那一刻,原本密佈的烏雲散開了一角,一束柔和的暖陽灑落到他們身上,如果是平時,他們不可能沒有發現的,但幸福的喜悅已經麻痺了子刃的五感,兩人絲毫沒有察覺到宅院結界外的變化。

靈虎教主文負責的本就包含各大門派的教育事宜,本教的術法就包含了好幾種不同的測試手法,而身為現任代教主的丁羈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常年擔任朝廷的測考官,負責大大小小的考試。

十分鐘,二十分鐘過去了,丁羈始終沒有個結果,子刃有點著急了,正要開口詢問時,懷中原本緊閉雙眼的孩子打了個哈欠,醒了過來,雙手開始隨空抓取著,一把抓住了丁羈的鬍子,丁羈不得已只好停下了探查,靈蘊編成的道道細絲緩緩抽出,消散在四周。

子刃面帶微笑著,溫柔的把兒子的手扳開,接過到自己的懷中,再轉頭面向丁羈,卻不料丁羈一臉神色凝重,低頭沈思,一手梳理著被抓亂的鬍子。

“怎麼了,很少看你這麼認真的樣子”

“我現在還不知道,需要回靈虎教藏書閣找找資料”

“這麼複雜嗎?連你都測不出結果,至少告訴我你測這麼久到底測到什麼了”丁羈知道老友的著急,緩緩答道“不必擔心,你兒子體內的蘊很豐富,只是我試了各式各樣的屬性,希望能找到一點共鳴的,可是總感覺似有似無的,好像每一件東西都有共鳴,又好像都沒有”

子刃越發覺得疑惑,“你能不能說清楚點,那至少告訴我他的靈格是兵?是獸?還是?”最後的答案他不敢猜下去,因為這就牽涉到某些敏感話題了。

“這就不是你們皇龍山的領域了,呵呵,總之到時候如果需要的話我再去你們的藏書閣查查看,給我三日,會盡快給你答案的”

“好吧,等你的消息了,看來要再過一陣子了,總有種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感覺,要不你有答案的話寫信來,我好有點儀式感。”

丁羈嘲笑道“老騷包,假文青,還儀式感,我就在隔壁山,三步兩步就過來了,還寫信,我寄信都要跑比較遠。我現在只能告訴你的是,他悟性不錯,很少有孩子這麼小就能乖乖的讓天地靈氣流入神識而不反彈的。這畢竟是你的兒子,實力自然不會弱到哪裡去”話已至此,子刃也只能靜候佳音了。

NO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