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拿
偷拿

徜徉在文字裡的虛幻,以自我格調書寫,也許不那麼觸動人,僅僅是為想而寫。 但求,有緣,能欣賞。

一局佈千年:第二十二局 必承其重

金吾宮,玉華殿。

『原本朝中官員多數是由世家子弟擔任,自從那幾大世家離開呈國後,剩餘的人因懼怕主上的存在,全都棄官出走,現下還在的,都是一些沒背景的基層小官。主上,目前新朝初始,有許多事務需要人力,總不能隨便抓幾個人來擔任要職吧。』

卜群說著,看了看身後數十位沒背景的基層小官。

般聿眉頭微皺,心道,有夠麻煩。

『他們本來都是什麼職位?』

『呃…都是一些跑腿打雜的。』

『都沒有處理過什麼機要文件?』

『…還真沒有。』卜群說著,感到有些尷尬。

般聿看了看卜群,問:『你也不是世家子弟,怎年紀輕輕就能擔任大司馬?』

『因為臣有能力,所以才能在眾多世族中脫穎而出。』

瞧卜群自信滿滿的樣子,再想想他能屈能伸的性格,他有能力,確實沒錯。

思及此,般聿才發覺,整個呈國裡,唯獨卜群敢殺到自己面前。在知道自己是神後,即便懼怕,也要為人民站出來替他們請求,當所有混亂結束後,也沒想諂媚奉承,一心只想處理好朝堂事務。

就連不用年號,廢掉陛下這個稱呼,卜群都沒有第二句話,如此操前操後,不給他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官職,倒顯得可惜了。

『既如此,賜你宰輔這個職位吧。』

『什麼?』卜群以為自己聽錯了,他又再問一次,『您說什麼?』

『前朝是用太宰來稱呼吧,我拿掉太這個字,補上輔,意思是要你輔佐我治理國家,自此刻起,命你為宰輔,朝中一切事物皆由你管理。至於找什麼人來當官…考試吧。最簡單也最快,所有文官與武官皆以考試來篩選,不論出身貴賤,不論貧富,但凡能報名者都可應考。』

卜群睜著眼,愣愣地看著般聿。

他從沒想過自己能獲得輔佐皇帝的官職,更遑論是神。

『主上,您讓我輔佐您…這不妥,臣只是一屆武將,沒有什麼豐偉高幹的才能,懇請您收回成命。』卜群受寵若驚,他急忙跪下來表示自己不適任宰輔這個職位。

般聿一臉奇怪地看著卜群,然後,他在看向前方數十位官員,問他們:『由卜群擔任宰輔你們可同意?』

官員們沒有任何遲疑,一致答道:『臣,同意。』

卜群看了看他們,再轉向般聿:『主上,這樣會搞亂國家制度的。』

『我不管從前季氏一族訂了什麼規矩,現在掌管呈國的是我,規矩是由我說了算,那些沉痾迂腐沒意義的制度不要也罷。』般聿說到一半,忽然停頓,他想了想,接著又繼續說,『方才少說了一項,不論出身貴賤、不論貧富、不論男女,皆可報名國家官員考試。』

此言一出,卜群與數十位官員同時驚愕地看向般聿。

就連女子也能?!

『主上,臣本身是不反對讓女子為官,可自呈國建國八百年以來,都未曾允許女子與男子同朝為官,不只呈國,中都、周國亦是,若執意訂下這個制度,會激起許多反對聲浪,這對您執掌國家不利。』

般聿冷哼一聲,說:『會反對與女人同朝為官,不就是那些男人自卑心作祟,見不得女人比自己強。用腦子好好思考,這麼不合理的事也就只有你們人類才會這樣做,神界可沒有這種事。再說,羅綢可是由女人執政的,難道換了其他國家就不行了?』

卜群想了想,認為般聿說的沒錯,只是,政策一旦昭告出來,勢必會引發一陣激烈抗議。

『主上,若引起人民強烈不滿,該如何解決?』

『屆時,我將親自到他們面前,與他們好好聊聊。』

『怎麼…聊?』

般聿揮了揮手,說:『先別說這個了。任你為宰輔的事,可清楚了?』

卜群愣了愣,輔佐神…想都沒想過的事。

主上並非一般的神,他的神力看起來雖邪祟可怖,可經過這幾日與他相處,再想想他說的話,主上任人為才、一再突破幾百年下來約定成俗的制度,在我們面前從未擺過身為神的架式,…也許,在呈國歷經磨難後,終於讓我們迎來真正的明君。

卜群深吸一口氣後,雙膝跪下,朝般聿磕頭:『臣,定不負主上!』

———

俋曲村。

在村子的西方,有一棵月桂樹,樹下擺著一張方形石桌,石桌上刻著方圓棋盤格,石桌兩邊則各有一張石椅,月見一人獨自坐在這,盯著棋盤格陷入思緒。

月見手邊有兩個碗,分別裝著黑子與白子,但月見沒有拿起任一棋子,她並非憑空對弈,而是在棋盤上看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

目前,呈國大局已定,當周邊諸國得知殺死季氏一族,進而坐上呈國帝位的是神,定會掀起一波滔天巨浪,尤其是中都,本想插手呈國結果落得一場空,誰都不會想到,上古神獸竟會干預人界之事,一旦天界知曉…。

月見邪魅地揚起嘴角:『白龍王勢必會親自出馬。不過,只有他來到人界可不夠呢。』

月見站起身,瞬移消失。

———

中都,玄慶宮,和昊殿。

『什麼?!情報確定無誤?』太至紆驚愕不已。

『是的。臣親耳聽到當地呈國人這樣說的。』姚承恩說道。

太至紆這下懵了,殺死季氏一族的不是術師,而是神!他甚至直接坐上皇位掌管呈國,怎有如此荒誕之事。

『姚承恩,你再多派幾位人手速去呈國仔細調查此事,究竟是不是有人故意謠傳。』

原本應當即領命的姚承恩這時猶豫了。

太至紆見姚承恩沒動作,覺得奇怪,於是問:『怎麼,有問題?』

姚承恩想了一會,開口道:『陛下,恐怕不是謠傳。』

『你想說什麼?』

『臣…起先也認為是人民加油添醋所弄出來的傳言,直到新皇帝登基時,那個模樣絕非一般人。』姚承恩說著,想起當日看到的情景,以及聽到身旁人民告訴他的事,不管怎麼想都絕不是謠傳那樣簡單,『呈國新帝登基時,破例讓全城百姓進入宮中觀禮,而臣也跟著進入金吾宮。當新帝走出來時,全城百姓突然跪下朝他膜拜,見此景,臣便也跟著跪下,當臣抬頭看向禮臺時…竟看到新帝背後有一對黑色大翅膀,即便是強大的術師,也不可能在自己身上裝什麼翅膀吧?』

太至紆哼一聲:『裝神弄鬼罷了,騙騙那些無知愚民。姚承恩,你貴為大都司總指揮使竟會相信這種事?』

姚承恩自知此事有諸多疑點,但那天所看到的景象令他印象深刻。尤其是那雙泛著幽光的藍色眼睛。

『里月見找不到,呈國又突然迸出什麼神,這些術師可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太至紆說到一半,忽然停住,他想起一件事,一件表面看似風平浪靜,卻隱隱藏著暗流的事。

『近來,周國可有什麼動靜?』

『稟陛下,周國目前還沒有動作傳出。』

『是嗎?世上出了一個長生不老之人,他們卻沒動靜,實在可疑。姚承恩,不只呈國,周國也多派些人去盯著,尤其是宣皇三子,宣袁。』

『是,臣這就去辦。』

———

周國。堯王府。

堯王府坐落於玉京城西區靠近郊外處,那裏有一片竹林。宣袁將府邸建於竹林旁,並在府內造了一個名為紫楠的別院,與竹林接壤。

紫楠別院裡有一座亭子,亭子內擺著竹子做的方桌與方椅,平日裡,宣袁喜歡待在這喝茶撫琴,有時候也會在紫楠別院整理情報,置辦公事。

『神?…還真是…』收到來自呈國的情報,宣袁琢磨著該如何形容此事。

蕭兌忽然接下道:『荒謬?』

宣袁看了看蕭兌,他搖搖頭:『詭異。』

『詭異?』

『還沒找到里月見,呈國又突然冒出一個神,無人知曉他從何而來,就因他自稱神,呈國人民就奉他為神,這難道不詭異嗎?』宣袁不禁眉頭緊鎖,『這個世界…是術師的世界…。』

『殿下,會不會有可能…與三大部族有關?』

『這個問題我不是沒想過,若真的與三大部族有關,事態將會變得相當複雜。』

『現在還不夠複雜嗎?』

『至今為止,他們沒有任何動作,尚且稱不上複雜。』

『萬一…真的有關聯呢?』

宣袁思緒飛快地轉動著,先是中都傳出長生不老之人,接著是呈國季氏一族被誅殺殆盡,緊接著呈國新帝登基,還自稱為神,到目前為止,還未出現術師實質作亂的證據。

但是,最令人想不透,又如此明顯為術師作亂的事件,就是季氏一族全族之死。

『叫黃運與姜起想辦法調查呈國新帝的真實身分。』

『是,屬下這就去辦。』

蕭兌退下後,宣袁拿起桌上其中一張紙,若有所思地看著。

一會後,宣袁放下紙,拿起放在一旁的太古琴開始撥弄。

被太古琴壓在底下的紙隨著輕風不時地晃出幾個字。

“四皇子私底下與太常卿往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