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雲遙

音樂、影視雙棲生物 曾任福茂唱片填詞人;現任TAICCA影視編劇、ArtJam精選作家、方格子專題《夢想毒雞湯》作者、CHIC’Studio Founder [email protected] 合作聯繫方式⬆️

隨著走出房門之後

(edited)
這只是一篇2022 Q4到來的感想

過往的我,身為一個無權無名無背景的寫手,在這麼現實的文娛圈
用自身的寫詞能力簽約唱片公司後,以為前景光明
誰知好景不長,任何的職場都是有派系的;作者亦然
當一個有才能的作者不是利用人脈而是經由正規方式被簽約,會驚動的不只是
公司經理、A&R、影響最大當然就是『競爭者』

對填詞人而言那代表了一個外來壓力的進駐,所以一進去就面臨了排山倒海的『難關』
那種難關就是『逼退簽約我的人,讓其它派系的上位』
從此之後,離開公司的A&R失意前往中國發展,而我們這群當初被相中的人全部被『冷凍』
就此案子開始逐漸稀少,同儕也逐漸慢慢退出音樂圈,我也開始進行了電商創業
從這時起我就知道幾乎只要是文娛的公司方,是壓榨年輕人的夢想進行作品的產出的
並且心機城府人脈吃得極兇,對當初不屑利用人脈往上爬的我可說是兩個字——噁心

但我現在知道了,人在江湖飄,哪有不靠人?

2020年底被大前輩重新拉回來並從音樂跳往影視劇本,成為影視圈的一員後
合作失敗我立刻察覺自身能力極弱,我開始做任何面向的劇本寫作加強
我開始做了一連串的嘗試與學習;累積靈感庫和作品,直到2021審核通過文策院編劇
也在這時被網路文學平台邀約擔當他們的特約作家,這是我第一次以文學新銳自居
我知道了我們實際上不應該鎖在音樂,我積極嘗試多角度的協作與可能
2022正式步入區塊鏈成為NFT創辦人,我開始到處跑商業論壇、加強WEB3各類知識
與音樂同行前輩建立起區塊鏈戰略合作關係,與政府進行文娛產業的轉型討論

我才知道,原來——我能做這麼多事。

當我拿到了所有的影視文件,我知道了產業分析,我知道我能聯繫哪個劇組
我知道他們喜歡什麼,我知道他們的經歷,我知道他們思考什麼
我知道現在市場上喜歡的分析數據,當我在科技人身上得到了第一手的報告
當我從政府局處進行年輕世代在未來內容的生成。
我才真正發現我已經不只是一個寫手,我已經不是一個公司的底層

當每次在任何地方,無論是總編、作家、執行長還是誰聽到我的身份
都會露出大吃一驚的表情時,我才知道我的位置已經不是寫手了
我不再擁有那種無助、那種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的心態
當我於昨天開始正式邁入『文學的象牙塔』我才知道文藝圈與文娛圈的差異

這是一個陌生的環境,但不陌生的是——大家都談錢這件事

20號要進行東立出版社的複試,直接面向副總,做華語原創漫畫的企劃
和太多副總、執行長見面聊過的我已經對這類位高權重的人輕鬆看待
當我用文字進入音樂、橫跨影視、邁向出版、再橫跨區塊鏈、再踏入漫畫
我知道我的文字就是我的商品,也就是我的光環,也是政府培養我們的原因
因為我們是特別的,當大家在下一口飯著想時,我們在思考社會發生了什麼問題

並記錄下來

如今政府希望我們把這能力不只用在故事開發,影視化影響觀眾,更希望我們與企業進行媒合讓企業的CSR Or SDGs能藉由社會面的編劇、作家發揮企業價值,讓企業幫助弱勢
我們開始學習如何與商人進行溝通,我們開始進行一連串的公益提案課程,他們也希望我這特別的年輕編劇,能利用我自身的優勢『未來內容』幫助到企業

這時我才真正站出來,發現自己已經拋開過去那自卑的自己

我不去尋求誰要認可我,例如哪個前輩要認可我,我才會感到我的作品被認可
例如我要有作品,我才會在這產業被認可
我知道,這些1%的機率的影視作品其實是『附加的』重要的是我們的核心價值
最現實的當然就是,我們的身份備受認可

我們知道前輩有多拼,而一般大眾不會知道我們到底有多拼

所以我讓我的文字如水一樣,流向音樂、流向影視、流向區塊鏈、流向出版、流向漫畫、流向任何需要故事的地方,甚至是:遊戲圈
並在11月的TCCF(創意內容大會國際內容版權市場展)進行專業人士的影視故事擺攤

這就是——我們職業文字工作者
也是老師說的:這年代,要什麼都會寫才能活得下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