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wayeasy

我是懶懶的人,但還是會有拍必回

木棉樹與魚塘

這裡曾經也曾到訪,只是我們在下方的魚塘而不是在高處遠望,而這一天的到訪,又讓我再一次想起那難忘的經歷

香港這片彈丸之地,看起來能去的地方並不多,但假若翻開地圖,仔細瀏覽每個地方,其實也能找到不少陌生但或許有趣的地方。


這次去的地方也是這樣,位處於香港和中國邊界的附近。本也沒有太大期望,只是想隨意在這邊走走,接近一下大自然,就回到市區吃有名氣的熱狗店,但想不到這邊也有著還不錯風景在。


沿著下車的地點向上走著,就會看到一棵頗為美觀的木棉樹,飄落的紅花,為平凡的石屎路,補上了一層別緻的色彩。


堆砌起來的紅花,看起來有點像帶著自然質感的紅地氈

其實木棉花也算蠻常見的,只是像這般盛放著的,還是較為稀少

從這邊向右走著,就會來到一個可以鳥瞰整片風景的地方

雖然看起來像墓地的房子,確實有點大殺風景,但碰巧遇上的藍天,還是巧妙地把缺點消除了,留下了值得讓人留戀的風景。

右邊看來是水塘的地方,其實是魚塘,而左邊的建築物,則是只有高樓森林的天水圍。至於魚塘和魚塘之間,則是有著道路的,只是沒甚麼路牌在,而且分叉路極多容易迷失,即使開了Google地圖也無補於事,因為路途也有著些小屋,小屋四周飼養了大量看門犬。

為何我會知道?因為曾經和朋友們,嘗試從天水圍那邊,騎單車穿過這個地帶,到達圖片所在的位置。


難忘的回憶

那時候有這念頭的原因其實極為簡單,也就是希望能避開去程時途徑的養豬場,那邊的氣味濃烈,讓人感覺窒息。我朋友對這極其厭惡,於是也就看著Google地圖的指引,選擇了一條陌生的、荒涼的道路。

看著眼前的雜草從生,在開始時我早已有了退意,只是那時候朋友們對於Google map深信不移,還是堅持地向前走著。

「或許之後的路會變得好走吧?」

雖則想法是這樣,卻是事與願違,穿越了雜草路後,情況也沒有太大的改善,堆積與山,有着我高度一半的草堆,在前方,阻擋着我們的去路。或許地圖帶著魔力,又或是豬的臭味化成了他們最大的勇氣,還是選擇抬起單車,艱難的繼續前行,落地後的那方,草堆的高度也來得更高,順帶地把我們回去的路徹底地扼殺

沒有退路的我們,緩慢地騎著單車,在狹窄的小路踩著,四旁總算沒有了雜草,而是一個個小農田。正當我們開始放鬆下來的時候,在遠方卻傳來了宏量的狗吠聲。只見一群唐狗,為數10多隻正向我們的方向走去,使勁的向我們吠叫著,而最糟糕的是,他們身上並沒有任何鎖鏈約束著,我們隨時都有著給他們碎屍萬段的可能,只是我們還沒真正踏入他們的地盤,這一刻收到的,還是來自他們的最後警告。


「慘了,我們死定了,該怎麼辦?」

「總不可能衝過去吧,這樣能否生存也是問題」

「我們還是退回去吧,縱然那路也有夠難。。」

「別傻了,那個我們走不上去吧」

我們對於之後決定,一直地爭論著,卻沒有一個肯定的答案,因為沒有一個答案,是真實地適合處理現狀。

就在我們一籌莫展之制,一把老曠的聲音,從小屋中傳出。

只見一個老伯緩步走了出來

「年青人啊,你們在這裡幹什麼嗎?是不是要回到市區」

「對對,是的是的」

「來吧跟我來吧,我帶你們離開他們的包圍吧,他們剛好到了吃飯時間,才會在這裡聚集,但主人好像還沒回來。。。或者這樣吧,你們等等喔,一會他們退開的時候,你們就快速地踩過去另一邊吧」

只見他從旁邊拿起一枝大木棒,猛力敲打著地面,狗隻也頓時退到路的兩旁,我們賣力地拼命向前踩著,而那時候的我們,即使望向兩旁的勇氣也沒有,生怕他們改變主意並跑回來,直到我們走過了一段路,才回頭望去。

那群狗隻也再一次在那帶聚集著、遊走着

「幸好那個老伯過來幫助我們,不然還真不知道最後會怎樣」

「真的真的,剛才踩過他們的時候,也快嚇死了」

我們邊說著,邊踩著,這時候路不再是小路,較為闊落,四周的風景也再一次改變,沒有了農田,轉變而為的是頗高的蘆葦草,以及在較遠方的魚塘。雖然這裡的都是直路,卻有著不少分差路,這恍如一個大型迷宮。加上沒有路人,四周的環境變化不大,要走出這裡顯然不太容易。


「我們怎樣離開啊」

「我們或許再看看地圖吧,雖然剛才顯然給它騙了,似乎要走出這裡確實有點困難」


雖然萬般不願意,還是只好再一次拿出Google 地圖

「應該不走房子旁的路,也就還好吧」

我們翻看著地圖,總算是找到一條看來不錯的路,雖然不是前往當初我們想去的,但此刻我們內心,更期望的是快速地方離開此地。這條看來簡單地就能夠回到天水圍的路,正好適合著我們。於是我們也按著地圖,到那條路去。

那條路是位於濕地公園附近的路,看起來沒有太大問題。但來到那條路上,卻發現那條是一條不能通行的,被封鎖了的道路。看着那處豎立著的路牌,顯然是為了保護濕地,而增設的路障。


內心充滿著受欺騙的感覺,但再怨恨也沒有意義,我們也只能摸摸鼻子離開。


巧合地,從遠方有着路人,踩著單車經過,看來是一個正在回家的人。


「不好意思,請問要怎樣離開這裡」


路人簡單地作了指示,原來是剛才的一個分叉路走錯了。滿肚子怨氣的我們,又無奈的踩著單車,按著那人的指示走著。同時我們也開著Google地圖,確保走的路真的能夠離開。


走過一個又一個的魚塘,看著重複又重複的風景,總算還是離開了這裡,諷刺的是我們還是來到那時候出發的地方:天水圍附近。


縱然我們花費了大量時間,走過了不少道路,但最終依舊回到原點,依舊需要走過養豬場,這一切和當初沒有太多差別,除了多了的疲倦感。


或許當初我堅持一點就不會有這樣的經歷吧,但這經歷確實也是難得就是了。


彩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