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81 articlesIn total 37548 words

早晨

Uncle 西

早晨微透光,叫醒我的不是美人,而是變本加厲的飢餓感,催促我必須起床覓食,一開始耍了一點小彆扭,殊不知它如同伊甸園蘋果般引誘我,受不了這逐漸擴大的慾望,懦弱,妥協,不甘心的我起床,前往早餐店,買了花生吐司和薯餅,它依然不滿足,還好家裡電鍋裡有五顆小肉包,暫時滿足它貪婪的心,未完,待...

隨手

Uncle 西

妄想 亡魂勾人不留情, 女子迷惑墜入鏡, 木棉花絮引人吝, 目盼有日換宿命, 心若旁騖永無境。如果 如妳所願奔四方, 果然到底遮回想, 如魚得水游身旁, 果真漁夫眼睜望, 如我作為把妳讓, 果斷心中擺花葬, 如癡如夢床上躺, 果躁輕佻皆妥當。

大學時期的創作

Uncle 西

<<風雨中分手>> 只有風知道我內心的孤寂, 只有雨了解我眼中唯一的妳, 風我,所以動搖了我對妳的感情, 雨妳,沖淡了妳對我濃濃的愛意。在風中,我向妳說goodbye, 在雨裡,妳向我淚don'y cry。在上天的憐憫見證中, 下輩子我願化作風雨守護著妳, 守護我們那段永無結果的愛情。

躺草地這件小事

Uncle 西

我對於赤腳踩草地有恐懼感,源自於腳底板肌膚接觸草皮的時候,會讓我起雞皮疙瘩,我不確定草地下是否有大便或是不乾淨的東西,排斥感十足,而我那年去了瑞士,去了一個湖畔旁邊的公園,看到了這片草皮,不知道為什麼很自然地躺了下來,可能是我身上的衣服為我擋住了皮膚跟草皮的直接接觸而使我安心,也...

總是有某個時刻,我想......

Uncle 西

總有某個時刻,我想結束自己的生命。還記得大概十五年前,當時還是國中生的Uncle西,不知道是出自好奇,還是有憂鬱的傾向,某天放學後,在房間裡面,拿鉛筆盒裡的美工刀朝自己的手掌心劃了一道,鮮血瞬間從縫隙中逃竄出來,當下我沒有任何痛的感覺,只是靜靜地觀察血液的動向,後來不曉得哪裡來的...

三杯

Uncle 西

一杯宿命, 此生的任務是一飲而盡, 沒有任何還手的餘地, 沒有一絲逃脫的意圖, 只有努力生活的孩子, 只有苟延殘喘的渴望。一杯慾望, 換來的只是一時的歡快, 沒有任何實質的進展, 沒有所謂永久的遠離, 只有不敢面對的逃避, 只有夢醒過後的現實。

柔軟

Uncle 西

我們的擁抱慢慢變得很冰, 相對來說可以是冷暴力, 也是一種柔軟的傷害。被動式察覺彼此關係的不對勁, 單方面提了分手, 沒有說清楚, 卻也不想再糾葛, 如果說了, 就是再次剖開彼此關係裡頭那一道道癒合一半的傷口。時間來到21/07/2022。

柳喜男

Uncle 西

這篇小品文的誕生源自於跟高中同學的LINE對話,我們在討論台灣人口是不是太多,而他不小心打錯字,這個無意的錯誤,就變成了我的一個靈感。

午後

Uncle 西

起初,抬頭。微醺下午恣意地曝曬, 大地小聲地抗議, 渴極了向蒼穹乞討。暫時。沒有任何一滴憐憫的眼淚, 無法如牛頓的蘋果往下被大地吸引。醞釀,發生。只有風從遠處帶來的臨時警報, 聽到,嚐到,卻還未感覺到, 此刻,仍然嗷嗷待哺。什麼時候大地才能得到這平凡的禮物?

Uncle西 創作|冒險EP.4

Uncle 西

艾咪現在已經徹底沒了脾氣,心想著該怎麽早點回去,可是,看見凱文那興致勃勃的樣子,又不敢開口,真是擔心該找個什麽藉口才好。突然,一群蚊子圍在艾咪身旁,「凱文,快來幫我!」艾咪突然拼命揮舞雙手,一臉厭惡地跳著,往身上拍打起來(對愛咪來說是很少有的哦!

Uncle西 創作|冒險EP.3

Uncle 西

總算停下了瘋狂的奔跑,凱文稍微清醒地呼了口氣。幸運的是,雖然艾咪摔了一大跤,對自己的愛人卻保護得很好,凱文完全倒在艾咪這個「肉墊」上,一點事都沒有。「啊!好痛!」艾咪終於反應過來,眼前直冒金星,她倒在地上,摸著額頭呻吟起來。試想一下,以那種驚人的速度撞上樹枝,不輸給火星撞地球,疼痛可想而知。

Uncle西 創作|冒險EP.2

Uncle 西

兩個人順著森林的山路走去,道路越來越難走,樹林也越來越濃密。雖然剛才凱文那麽一副什麼都不怕的樣子,卻仍緊緊貼著艾咪,艾咪也緊緊依靠著凱文壯碩的手臂,竪起耳朵注意著周圍的動靜。凱文突然感覺凱文用力抓緊了他的手臂,停了下來,看見艾咪緊緊扯著他的袖子,臉色有點偏白,而且一直冒冷汗。

Uncle西 創作|冒險EP.1

Uncle 西

在某個偏僻的森林公園,一對身穿旅行裝束,背著迷彩後背包的情侶一步一步地在濃密的樹林中穿梭。艾咪一路上眉頭緊緊皺著,很不耐煩揮舞著手上一把用來劈開荊棘的砍刀,凱文也不耐煩地砍斷擋在面前的雜草樹枝,嘴裡還不斷地抱怨著:「我們真的是瘋了不成,幹麻要來這種鬼地方啊。

Uncle西 創作|EP.6 日常.緩慢

Uncle 西

腦中還迴盪著媽咪的叮嚀:「回台中要好好照顧自己喔。」我人已經在回台中的火車上,想到昨晚又再一次坐上那冰涼的白色椅子,她居然出現在我對面,什麼聲音都沒有,我們沒有互動,就只是互相看著彼此。火車上的冷氣有點強,強到我的過敏性鼻炎發作,一直擤鼻涕,卻似乎沒有比夢中的感覺還來得不...

Uncle西 創作|EP.5 日常.停擺

Uncle 西

我坐在一張白色純淨的椅子上,整個空間都是白色的,一點污漬都沒有,正當我感到疑惑,有一個聲音從身後竄出:「你為什麼不承認你不愛我?」「你什麼都沒做。」這兩句話重重打擊到我的心,我真的是這樣的一個人嗎?我認識我自己嗎?此時我發現我已經深陷在泥淖中,我越掙扎越下沉,想找到一個東...

邂逅

Uncle 西

那年偶遇從閒雲中逃竄的光, 以為下一秒會有野鶴伴遊, 眼睛所及全是綠色療癒, 剛好療癒我失序的生活。停下來,邂逅, 等,沐浴, 彷彿有人拿著放大鏡聚焦, 似乎在搜尋迷茫的人們如我, 任由祂恣意地解剖, 解剖我傷痕累累的心。傷痕成因是來自於那年我自慚形穢, 久傷未癒是糾結於多年已事過情遷。

太陽與月亮

Uncle 西

早上,太陽發出的光太過於耀眼,因此遮住了月亮,到了晚上,太陽因為太累了,所以到彩虹的彼端休息,由於這種循環,月亮與太陽,永遠見不到面。但是,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很久很久以前,太陽開心地跟月亮在聊天,星星則在一旁靜靜無語。「月亮!跟妳說喔!

那年寫寫東西

Uncle 西

翻閱筆記本, 發現以前一些蛛絲馬跡, 還好當下有紀錄, 才能讓我在多年後再次湧現那時的悸動。———————————————————— 詩-你們 遇見,如果是偶然在某個街角相遇 葉子,必定是宣布寂寥的到來 無非,期望這永遠不會發生 加上,毫無希望滿目瘡痍的未來 佩戴,芳香迷人的萬...

Uncle 西

並沒有得到我的允許, 妳習慣開始躲著我, 好歹給點線索穿梭其中。以為不爭執就是幸福中的正常, 以為寬容會讓妳我破鏡重逢, 一句:「別管我了!」 真的從此不管了。只因為隨意的情感轉移, 妳,轉頭,不語,拿著什麼,關門; 我,錯愕,囈語,又一次,輪迴。

曖.害

Uncle 西

光暈飄散在城市裡, 模糊、眼前、風情萬種, 伸手摸得幾吋暖煦, 從掌心到左心房, 流淌、最嚮往、波光, 自然如零污染鄉間小路旁的流水, 潮退使我捫心自問, 是外在?還是內心?曖昧久了、深了、牽掛了, 看不開的、鑽牛角尖的, 是一種比霾害還危險的心理傷害。

二(單)戀

Uncle 西

Uncle西就讀大一的時候有一群朋友, 其中一位女生(簡稱B), B個性大剌剌, 很像個男生, 頭髮狀態隨著大一到大四, 從長髮到短髮。A的故事詳見關聯作品初(單)戀, 其實A的事件是發生在大一大二, B那時候也跟我很好, 好到學長姊都會問我們是不是男女朋友, 他們會這麼覺得是因...

Uncle西 創作|EP.4 日常.執行

Uncle 西

放假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還好我把僅剩的兩天特休一次請完,悠閒的星期日就跟我的好友阿豊好好聚聚。騎車去屏東夜市的路上,車子很多,如同我腦中的思緒,不停地行進,到了夜市附近停好車,走路到阿狗黑白切,遠遠地就看到阿豊在滑手機,他沒看到我,準備衝過去嚇他。

Uncle西 創作|EP.3 日常.安裝

Uncle 西

如果說每一天做夢是正常的,那我並不想要當一個正常人,每一次在夢中經歷懷疑和不相信,對我來說太折磨了,被太陽叫醒的前一刻,我依然被她困住,困在這解不開的迷宮,奮力地想逃脫,卻無人知曉最佳解。「你能不能放多一點心在我身上?」她質問。「我真的不懂你在想什麼?

存在

Uncle 西

一年一次的憂鬱, 又陷入輪迴中, 沒有誰能救我, 沒有誰能幫我, 眼前黑暗勾魂地指引我, 運用繩索或高度或器具的誘惑, 無所不用極其想要我這個業績。兩位小小生命的笑聲及時把我拉住, 在陰暗的邊緣, 差一點就墜入深淵, 差一點就喝了名為遺忘的湯。

Uncle西 創作|EP.2 日常.讀取

Uncle 西

「你還是不懂我要的是什麼嗎?」她哽咽。「......?」發現我說不出話來。「我懂了,我們分手吧。」她沒等我解釋,拖著行李箱往外走。「等等......」我可以說話了,但已經看不到她的背影。一股痠痛拍了我後背一下,我睜開眼睛,映入眼前的是座位號碼9車25號,坐姿呈現一個類躺著的概念,剛剛是夢嗎,好真實的一場夢。

Uncle西 創作|EP.1 日常.開始

Uncle 西

七天做同一個惡夢,我被折磨得快要受不了,擦拭額頭瀰漫的汗,起身摩娑著臉,刷牙洗臉後,一邊整理儀容一邊心想,我竟淪落到這般下場,惡夢纏身,我認了,竟然還被分手,拿著2021年新買的行事曆,冷笑,自言自語:不是說新的一年會更好嗎?我的2021年怎麼跟別人的不一樣?

埋伏

Uncle 西

埋伏是一項深思熟慮的計謀, 躲在「我才沒有。」裡, 暗中想著恰到好處的一擊斃命。隱藏的方式有很多種, 藏於時不時的低落裡, 藏在可無可有的遙望中。運用經驗,道聽塗說, 時時刻刻,戰戰兢兢, 不慍不火,漣漪蕩漾, 適時收放,滿載而歸。捕情者聰明地運用伎倆捕捉獵物, 省去我追妳跑的麻煩。

無奈

Uncle 西

無奈成為眼皮子底下最沒用的風景, 儘管努力試著吸引遊客目光, 依然無法被蒐集成冊。話語有時候太過殘忍, 美好的部分沒被提起, 反而放大了辜負期待的比例, 是誰的錯?心裡面鑿了傷害, 如小尖刺嵌入皮膚, 痛,尋不著, 如衛兵駐守不能離去, 想哭,但眼淚呢?

豈敢

Uncle 西

紅眼成因是過度想念, 橙香讓我想起了妳, 黃色像回憶毫不講理, 綠酒有時害人不淺, 藍灰色天空搖搖欲墜, 靛花隨時準備逃亡, 紫鳶總是有模學樣。豈敢如此侵門踏戶?曝露陽光之下無所遁形, 布履拎著我向前邁進, 底下墊著石子潺潺, 下里巴人如多數人洗滌, 沉著思考享受逐流, 靜謐到底為情所困。

回顧。展望

Uncle 西

惡夢最後會結束, 靈魂能得到救贖, 扼腕無法軟土深掘, 亦無法深深掌控。再續繾綣的前世緣, 見得到口罩底下真誠的嘴。二訪深夜裊裊炊煙的豆漿店, 聆聽滾燙燙油炸油條聲, 餓轆轆如三天沒下嚥, 而情不自禁點了三百元宵夜, 哈氣冒煙從口鼻竄出, 羅織罪名我心甘情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