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 威尼斯的闲人
ale 威尼斯的闲人

意大利出生的世界写作者

跟人交流,像玩儿拼图一样

他们似乎会呈现我的信仰:全世界的人都在以不同的方式而寻找幸福呢。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五日中午12:45分,中国航空公司的5690航班即将落地禄口国际机场,地面温度二十八摄氏度,空气湿度百分之六十六。二十小时前从罗马开始的行程,我首次进了中国的大门,终于到了南京。

走进了机场的到达大厅,穿着绿色马球衫的一个女孩挥挥手向我走着。“南京青奥会运动装制服的款式一致,设计有四种不同色系。青春绿色款为志愿者服装,技术官员穿正当红色款服装,青奥组委会工作人员穿展望蓝色服装,安保人员则穿卓越金色服装。 ‘ 南京青奥会制服的设计灵感来源于青奥会分享青春,共筑未来的口号,设计时充分考虑到了青奥会的核心图形、色彩元素以及南京的历史文化底蕴。’ 南京青奥会官方制服赞助商三六一度(中国)有限公司总裁丁伍号介绍说。”(人民网-体育频道)

一群90后成为了我在陌生国的指北针。只要你能看到青春绿色,你就有路可走。两万志愿者,八成是大学生,女的比较多。因为制服的色调而被称为了“小青柠”。 写完了射击比赛的报道,我会在奥运村散步,跟他们聊天。我早就决定了要写篇关于他们的文章。在我看来,他们似乎会呈现我的信仰:全世界的人都在以不同的方式而寻找幸福呢;尽管文化的差异,我们是可以互相理解的、交流彼此的经验。

隔时七年,我又看了自己关于南京的志愿者写的文章。我流下了眼泪。我意识到了,自己预见的世界没有实现。同时我想起来了,那可能是我最后一次通过浪漫的滤镜看待世界。我那时候的信仰,你说现在没有,也不是没有。你说有,也不完全有。

我在学校宿舍下楼。路过前台,带着微笑的维修工大叔喊我一声,盯着手机把美国最近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痛快地念出来。我哭笑不得,接一杯咖啡,跟他聊会儿天。但其实,我还需要她们。

Xue Ting,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的大二学生。毕业之后,她想去法国。

Fan Li, 泰州人。她向来参加青奥会的外籍运动员教了点中文,“like 'Hǎo ba' [OK], 'Xièxiè' [Thank you] and 'Nín hǎo' [Hello].”

“没有共同的语言,我们就会玩儿些游戏。中国人喜欢跟人交流。交流很好,很简单。像玩儿拼图一样。”她名字叫Dai Li,今年应该二十三岁。希望她还在玩儿拼图。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4年去南京报道青奥会,我决定了要学中文

油条,长江的鱼,威尼斯的葡萄酒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