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德牧

自由职业者,艺术爱好者。

印度奶茶

等了许久的快递终于到了,丁香,豆蔻,肉桂分别封在整整齐齐的小袋中。

我煮了一杯印度奶茶,祁门红茶,现成的全脂奶,新到的香料,炼乳,蜂蜜,厨房里浓香扑鼻,一大锅沉降的红灰颜色,甜腻地像是吉普赛人的帐篷和舞蹈。父亲进来,看了一眼,打开了抽油烟机。

上一次,我炒了一个莲藕金平菜,脆爽酸辣,父亲尝了一口,说:没熟?

在瘟疫时期,没有什么比食物更调动人,更富有争议的了。被压抑的中国人对于食物似乎是有倾泻式的工匠想法。它简直是我们对于生活最崇高的赞美。

所以在厨房和饭桌上,我跟父亲的斗争永无止歇。他喜欢带有“老家色彩”的一切食物。腌过的半腐烂的肉,手捏的豆腐丸子,满盆的酸菜和精瘦的喂粮食长大的猪肉,男人巴掌大小的蒸饺,柴火和猪油成就的炒柴鸡蛋,三杯二锅头,寥寥无几的青菜。我喜欢有趣,新鲜的食物。这次回家,分别做了葱油面,莲藕金平菜,芝士烤生蚝,烤蘑菇,烤鸡和番茄,红酒煎鳕鱼。父亲很少吃我做的东西,只有一次,他尝到了烤鸡的香味,于是把一条鸡腿都吃了。对于大多数我创造的食物,他都表现的十分冷漠,眼光躲闪,兀自扒饭。我努力地将我想要吹捧的食物“精髓”之处讲给他听,忽然又半途泄了气,感到没有太多的意义。

这让我体会到一个人最简单也最基本的坚固之处。如果没有好吃的,顺口的食物,人们就会感觉郁闷,感觉发狂,感觉生活不值得。所以似乎一桌菜能挽救一个家庭,也能毁了一段感情。我们都以为自己是高级的二足动物,灵魂如此独立,却还是囿于肠道那群家伙的指挥。所以每次我都搞不清楚,为什么回家这么一些短短的时刻,我有时还是会抑制不住地与父亲大喊大叫?都是食物惹的祸。我不是自由的,我被它们所奴役。

恰好在某处也聊到了食物的乡愁。如果今晚就要挑选一样具有乡愁的食物作为晚餐,我会选什么呢?

父亲也在问我,今晚想吃什么?

我想了一下,问了问我的胃,它们说,康师傅红烧牛肉面加蛋。

真是无产阶级之胃。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