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乘二
二零二乘二

一枝红杏

到底是什么遮住了这天?到底光应该属于谁?

天空像被一块破抹布挡住一样,阴沉沉的。几屡星星点点的阳光挤过那一两个破洞勉强告诉人们现在是白天。

像往常一样,老农扛起农具出了门,抬头看了看天叹了口气,满脸褶皱的他皱着眉头嘴里骂骂咧咧的:这贼老天今天又只给了这么点光!儿媳妇给刚给他添了个孙子,本应该高兴的他也只高兴了一个晚上,因为不久前老农的儿子说不想就这么摸黑过日子还要交租,要去找光源,留下了大肚子的儿媳妇独自离开了家。老农挺了挺已经愈加佝偻的腰,借着那几屡光慢慢摸向了那片支撑着他们一家的农田。日子总是还要继续过的。

“交租了!”一个陌生的官兵来到老农面前。“哎哟,这不是刚交过吗?这是不让人活了?”老农哭丧着脸说道。“光源已经被我们拿到了”,那人边说边把老农手里的手杖扯过来随手扔在一边,“以后啊,就不需要用手杖探路了,只要交够租,光啊,管够!”。果然,随着他话音刚落,那抹布好像听见他的话一样,多了几个洞。看见这变戏法一样的神迹,老农颤颤巍巍的把刚收上来的粮食捆了个结实,交到官兵手上,那官兵满意的点了点头,扛起粮食就走。老农看了看天,又看了看田,心里五味杂陈。

俗话说的好,愁生不愁长,孙子一天一天的长大,很可爱。他也是支撑着老农日复一日摆弄那块田的动力。光总算是比以前多了些,能看清路了,至少去田里时不会被坡上那块早就该搬开又懒得去搬的石头给绊倒了。

“交租了”还是那个官兵,但跟在另一个官兵身后。老农抬眼看了看那个官兵,一边捆着粮食一边尽量扯开皱巴巴的脸,漏出个笑容谄媚的问道:你看看,这粮食也交够了,是不是再多施舍一些光,小孙子想读书。这么些年已经熟络的官兵低声对好像听不懂本地语言的另一个官兵说着,那官兵点了点头,嘀咕了几句。老农好奇的问了老熟人一句:“这位是外国人啊?”。“对,现在光源在他们手里,他刚才说只要交够租,光可以给你多一点。”那官兵翻译到。老农咧开去年刚掉了两颗门牙的嘴说道:“那敢情好啊,应该的,应该的,用光当然要交租。”回过头去把刚捆好的粮食交到官兵手里。看着他们走远的背影,抬头看了看又多了几丝光的天,盘算着等年底把家里的猪杀了卖掉给孙子筹上学堂的钱。

孙子总算是长成了半大小子了,老农笑眯眯的借着光看着,儿子一直没有消息,儿媳妇也跟隔壁村的光棍跑了,孙子就是他唯一的指望了。

“老乡!我们要征兵,去把属于我们的光抢回来,要你孙子参军吧。”这次来的是个长相正派的青年官兵,正一脸真诚笑容的跟老农打招呼。这也是这么些年来对他最客气的官家。“那可不成,孙子是我的命根子。”老农连忙把地里干活的孙子护在身后。“老乡啊!你要知道这光本属于你们,被别人抢去了而已,现在我们组织起来了,要把光夺回来还给你们,你们是不是该出份力呢?”军人耐心的讲解到。“那夺回来以后呢?”孙子看着那温和的笑容忍不住向前走了两步,刚问完就被老农一把又拉到了身后警惕的看向军人。军人似乎没有在意这个举动,更加耐心的说到“那当然是还给大家了,本应该是大家的。顺便说一声,我父亲啊,也是农民,农民的苦我最清楚。”。没等老农回答,孙子挣脱开老农的手,兴奋的问到:“那光源抢回来是不是就能看到传说中的天了?是不是就能看到山对面了?”老农的孙子问到。“那当然,光源抢回来了天就真正的亮了。”军人斩钉截铁的回答。天亮?天还能亮起来,天亮起来又是啥个样子?老农和孙子面面相觑。“我参军!”老农的孙子大声的喊道,回过头对着老农说:“爷爷,我没爸没妈,是您一手拉扯我长大,我要您看到天亮的样子。”。毕竟还是长大了,出去看看也好,老农含着泪,心里就算再不情愿也把本应该交租的粮食交给了自家孙子,千叮咛万嘱咐的送走了孙子。

老农的腰更弯了,每天还是照常出门,照常摆弄那一亩三分地,照常去村口等着孙子的消息。总算等回来了少了一条腿的孙子。仗,打赢了,光源夺回来了。

“收粮食了!”一个上面派来的村官叫到。老农习惯性的捆好刚收上来的粮食,今年收成不错。“今年得交两袋粮”。村官一脸笑容的跟老农说,“为啥?往年用光都只交一袋粮食的租金。”老农激动的问到。“你看看你,思想落后了吧,现在这个不是让你交租,光是免费的!”村官纠正道。“那为啥还要俺交两袋粮”老农不解的问到。见老农还是不明白,村官耐心的讲解起来“没有光你们还能种地吗?不能吧,没有光你还能活吗?也不能吧。光都免费给你们用了,交的粮是为了保住这来之不易的免费光啊!”。老农没文化,也习惯了不跟官斗,默默的捆好两袋粮准备交给村官。村官见了摆摆手说到:“不不不,我不是收租的,现在有固定交粮的地点。你把粮送那去就行。”。老农用浑浊的眼睛看了看微笑着的村官,最后还是扛起两袋粮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村里的交粮点,心疼的放下了两袋粮。家里还有个伤残的孙子要养活,老农边往回走边盘算着剩下的那点粮能不能撑过今年冬天,实在不行只能把那头老牛宰了换点粮食过冬了。

像往常一样老农佝偻着已经直不起来的身子扛起农具出门,习惯性的看了看天,习惯性的皱着眉头骂骂咧咧的:“这贼老天今天又只给了这么点光!”。

天空像被一块破抹布挡住一样,阴沉沉的。几屡星星点点的阳光挤过那一两个破洞勉强告诉人们现在是白天。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