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68 articlesIn total 109109 words

人靠什麼活

AdrianAu

買書,除了講「緣份」外,亦要講「愛」。為何這樣說,留在最後才說。我曾介紹列夫·托爾斯泰的作品《傻子伊凡》及《伊凡‧伊里奇之死》,這次又是他的晚年的短篇集:《人依靠什麼而活:托爾斯泰短篇哲理故事》。編輯在書的開首有這樣的介紹:托爾斯泰在一八八O年前後,似乎經歷了一次重大的精神轉折,...

禪與藝

AdrianAu

今年8月進行了一個大規模「清書計劃」:努力將買來的書讀畢。當然,這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因為買書的速度遠遠快過閱讀的速度,但只能盡力而為。以下介紹的書,就是在這情況下讀畢。這本書是在七份一書店@東南樓的看腳下書櫃買。記得店長Rachel向我介紹這書時,說一位攝影朋友介紹這書,因為攝影大師對這書讚不絕口。

我與烏鴉的距離

AdrianAu

連續兩周都是跟文學有關,這次介紹一本跟動物有關。我在朋友圈是有名的「烏鴉嘴」,壞事總是「開口中」。從機會率來說,本身就是一半,並非我特別「有能力」;但「好嘅唔靈醜嘅靈」例子太多,讓我不得不覺得自己還是「講少兩句」。至於烏鴉這動物,不論在西方東方,總有代表不詳之兆。

樋口一葉(下)

AdrianAu

樋口一葉活躍的時間,正是日本文壇「紅露時代」:以尾崎紅葉及幸田露伴為首的黃金時代。尾崎紅葉最有名的作品是《金色夜叉》。《金色夜叉》在《讀賣新聞》連載5年的小說。至於幸田露伴,他跟尾崎是同學,著名作品有《五重塔》。兩大文豪,寫作風格不同。當時有這樣形容:寫實主義的尾崎紅葉,理想主義的幸田露伴[註1]。

樋口一葉(上)

AdrianAu

很久沒有日本作品,今次就介紹日本作家及文學作品。最近參加了一個創作營,參加文學組的女生比男生多一倍。當然,這不代表什麼,不過也反應,女性從事文學創作的越來越多。但在舊時代並非如此,莫說創作,連自主生活都不能。可幸在明治時代,有位女作家可以創作,她的作品更與夏目漱石、太宰治、森鷗外...

城市與文化

AdrianAu

記得去年(2021年)出席《書人頌》的紀錄片放映會,放映會後有與導演討論環節,在場一位參加者問導演如何提升香港的閱讀文化,並說「香港是文化沙漠」。聽到「香港是文化沙漠」這七個字,突然挑起我的神經,我按耐不住,但又要忍著心中的火,對那位參加者說: 「別在說香港是文化沙漠,香港未有疫情前,你知道每日有多少大大小小文化活動?

歷史的點線面之面——抗日多少年

AdrianAu

上周提及歷史,那就繼續這話題,今次是抗日戰爭。近幾年中共將8年抗戰改成14年抗戰,即由1937年提早由1931年開始。中共選擇1931年作開始,是因為九.一八事變。相信大家心知肚明為何有這改動,是要表明中共是帶領中國人民對抗日本侵華,贏得勝利。

歷史的點線面之點——蔡焜霖

AdrianAu

曾經「有幸」與中學生分享如何讀書。幸好當時沒有家長在場,我想他們聽到我分享的內容後,會大感不滿。因為我當時說︰我現在的知識,大都是先透過看漫畫、動畫、打電動遊戲、聽收音機廣播,進而引發我去找課外讀物學習得來。如果學校課本變成漫畫電動遊戲,我相信我會學習得更好。

伊凡 VS 伊凡

AdrianAu

有人說2021年是香港獨立書店元年,短短一年多已經開了很多間獨立書店。而每間獨立書店的店長都有不同選書,無疑再擴闊我閱讀的眼界,例如卡繆《卡里古拉》、《誤會》、《正義者》、《異鄉人》;契訶夫的《第六病房》、《海鷗》、《凡尼亞舅舅》;喬伊斯的《都柏林人》等,當然還有香港文學。

太宰治的另一面

AdrianAu

近年日本文豪的華文翻譯本如雨後春筍般,不斷有新出版。與書店店長研究為何有這現象,他說大概是因為作者去逝超過50年,如果沒有基金會、信託團體、紀念館等維護著作權,那就會「出公海」,即自由出版。而出版社知道這類題材需求大,而成本下降了,所以都出「自家版」。

你唔可以再死!

AdrianAu

因為某些原因,突然放下手上正在閱讀的書,從書桌上拿起陳雪老師的新作《你不能再死一次》。故事講述讀高中的周佳君及宋東年的好朋友丁小泉,突然被殺,一絲不掛的陳屍在周佳君的桃花林,身上有不少刀傷痕跡。警方在案發附近找到持著兇器的男子,他是周佳君的父親。

長滿彼岸花的烏托邦

AdrianAu

曾經介紹作家李琴峰的《獨舞》,今次介紹她的得獎作品《彼岸花盛開之島》。故事講述一名少女飄到一個島上。島上的居民游娜救了她,但是她完全忘記為什麼她會在海中飄浮到這個〔島〕。因為少女無法記起她的名字,所以游娜為她改了一個「新」名字:「宇実」(umi),意思是由海對岸來。

網絡好danger

AdrianAu

最近在Netflix平台觀看一部紀錄片:《網路煉獄:揭發N號房》(Cyber Hell: Exposing an Internet Horror)。它是一部講述南韓N號房事件。紀錄片是從追查角度出發,首先是一位記者得悉有人透過網絡通訊軟件來作傳送女性裸照,後來慢慢查出,是一位以「博士」作代號的男子。

奇父奇子

AdrianAu

下星期日(6月19日)是父親節。總覺得要做點「應節」的事。那親介紹一些書籍跟父親有關吧。也許你第一時間有想到朱自清的〈背影〉。這篇已經討論過,不贅。也許你會想起董啟章老師的《命子》。的確,董生這本書是從父親的角度,講述父子/女情,不論是「存在」(即現實中)還是不存在(即虛構)。

首都的人民風景:《臺北人》

AdrianAu

終於來到「最後一站」:台北。是,今次是白先勇老師的《臺北人》。其實《臺北人》已有很多評論、書介。而面對著這樣偉大的作品,確感到無比壓力。但既然是自己選擇,只能盡力吧。是,我用「偉大」來形容《臺北人》,因為作品影響一代又一代的文學人。曾聽過郭強生老師講,他第一次閱讀的《臺北人》,是因為家中有一本《臺北人》。

首都的人民風景:《東京人》

AdrianAu

離開都柏林,下一站是東京。對,今次介紹的是川端康成作品《東京人》。川端康成的成就,不用我多說。作為拿到諾貝爾文學獎的日本第一人,他的作品自然是必讀之一,包括《雪國》、《伊豆舞孃》、《古都》。但他的巨著《東京人》(東京の人),並沒有太多人注意,直到2015年才有華文翻譯(2015年簡體版;2018年繁體版)。

首都的人們風景:《都柏林人》

AdrianAu

某日在通訊軟件群組中,提起白先勇老師的《臺北人》,想起書海裡有些書用「人」作書名,如喬伊斯的《都柏林人》,還有川端康成的《東京人》。不過,我並未放在心上。直到最近,當閱讀楊照老師的《壯美的餘生:楊照談川端康成》,讀到他評論《東京人》時,有感可以跟《臺北人》做對照。

文學,沒有教我們放棄

AdrianAu

某日到閱讀書代書店逛,看到有這本書。初時只是對它有興趣,但未有立即購買。及後因某些原因,買了它回家。吸引我的,一定是書名及作者:《他們沒在寫小說的時候》及朱宥勳。上次閱讀朱宥勳所寫的《作家生存攻略》及《文壇生態導覽》兩本書,對他以淺白的文字來闡釋作家如何在文壇生存,及要注意的事項,印象深刻。

咖啡家族

AdrianAu

近年香港越來越多有風格的咖啡店。以中環為例,真是總有一間在左右。只是,這些咖啡店的「壽命」並不長,這無可口非,因為租金貴。所以每當到外國旅行,很羨慕那些咖啡廳是經營已久,比如台灣文化作家喜愛聚集的明星咖啡館。至於日本,更多是老店。今次介紹一本最近買的《咖啡家族》。

新美南吉(下)

AdrianAu

上一篇提及新美的作品題材都是日常生活及庶民生活。宮澤有名的〈要求特別多的餐廳〉(注文の多い料理店)、〈貓咪事務所〉(猫の事務所)、〈橡子與山貓〉(どんぐりと山猫)等,都跟貓有關,當然亦有其他動物。至於新美,很多題材是狐狸。今次介紹新美的作品,其中兩個是跟狐狸有關,分別是〈權狐〉(...

新美南吉(上)

AdrianAu

某日參加讀書會,再次閱讀宮澤賢治的〈銀河鐵道之夜〉(銀河鉄道の夜)。再次思想什麼是幸福,如何帶給別人幸福。就如燈塔看守人所講︰我不知道怎樣才是幸福。但無論再怎麼痛苦,只要那是走在正確路途的必經考驗,無論是上坡或下坡,都是通往真正幸福的一步。

練筆

AdrianAu

曾聽過吳明益老師講寫作。他說,作家需要天天練習寫作的。我同意,鋼琴演奏家每天會練琴數小時,運動員每天會鍛鍊身體及所參加的項目。如果幾天不練,就會知道差了很多。只是,作家要怎樣練筆呢?某個星期六的早上聽了一個講座,其中一位講員介紹一本書,是法國作家雷蒙.格諾(Raymond Que...

跟住之一個柑

AdrianAu

話說2022年第一季有間書店開張,它隨即成為話題,更有牛下女車神的加持,令它更加「紅」。它是界限書店。界限書店Mi店長在開店前,是七份一書店@東南樓的其中一位店長。那店叫「跟住」,意思是「跟住,不如試吓睇埋呢本書?」。比如︰你有既興趣閱讀太宰治的《人間失格》,不如「睇埋」《尋死之前,我想聽見貓的聲音》。

關懷之旅

AdrianAu

上周的書介內容比較偏向八卦,今次回到大文豪佐藤春夫的作品。前衛出版為佐藤春夫出版的《殖民地之旅》,封面有這樣一句:佐藤春夫充滿人道關懷的台灣見聞佐藤到台灣的散心之旅,最後卻變成認識這台灣這土地的人民實況。這3個月的旅程,成為他回日本後的小說題材。

2

開箱文——《窗林澳門》

AdrianAu

很少買完一本書,未看就推薦。但有些書,真是值得未閱讀就推介。上一次是董啟章先生的《香港字》,皆因台灣出版社很有心,為《香港字》做了一個公益版,找來台灣的日月鑄字行鑄造香港字的「愛者不懼」。所以寫了介紹文,介紹公益版包含什麼物品。今次再來一次寫開箱文。

情傷之旅

AdrianAu

上週介紹潘國靈老師的新書《總有些時光在路上》時,曾「輕輕」觸及情傷與旅行這題目。今次再想延續這話題。台灣在日治時期,曾有一位文豪,因情傷來臺旅遊數月,並以這趟旅行為題材,寫下超過十篇的小說及遊記。他就是佐藤春夫。佐藤春夫這名字在香港並不像他同時代的太宰治、芥川龍之介等那麼為人熟悉,但他是大有來頭。

一個人在路上(下)

AdrianAu

另一本「個人行」的作品是潘國靈老師的《總有些時光在路上》。這本書結集潘老師自2003年的旅程故事。閱讀潘老師的篇章時,不像是旅遊,反像是浪遊——不當自己是遊客,去遊歷每個景點、地方。按照他的說法,是一種游離:⋯⋯查字典,游離除了在化學上特指產生離子的過程,一個更具普遍意義的解說是:離開依附的事物而存在。

一個人在路上(上)

AdrianAu

在無法出國之際(其實不是無法出國,是要預時間回來隔離14天),閱讀旅遊書籍,究竟是「望梅止渴」,還是「飲鴆止渴」,我還未能解答。無論如何,遊記亦是文學一種,比如柳宗元的《永州八記》,蘇軾的《前赤壁賦》等。記得讀中學時,他們的遊記是範文之一,所以他們那種因貶黜的情緒,套入大自然景象中,在言志,亦在抒懷。

戰爭.家鄉

AdrianAu

俄羅斯在世人的眼球下,公然入侵烏克蘭。普京那些開戰原因,全是為了他自己的帝國夢。結果,俄羅斯的年青人,在不知情下,參戰。烏克蘭的年青人,在不得不為之下,反抗。大家都賭上自己的性命。1945年,其實亦有一群年青人,亦被徵召當兵守著台灣,最後被迫離開他們出生的家鄉。

治療‧文學 (下)

AdrianAu

第三本要介紹的是陳雪老師的《惡魔的女兒》。這本書是1999年出版。2021年,聯合文學為這書重新出版。引起我買來閱讀,是因為聯合文學總編周昭翡老師的熱情介紹。果然,那種震撼的程度,遠超我的想像。小說是講述女主角方亭亭找精神科醫師「我」去治療她的長期失眠及間發性失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