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rianAu

需要藍天

回到那時光

今年8、9月報了中央書局週三讀書會。講者是焦元溥老師。他以「樂讀文學:如何用音樂讀小說?」為題,介紹六本書。分別是《格雷的畫像》、《基督山恩仇記》、《包法利夫人》、《窗外有藍天》、《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及《第一人稱單數》。焦老師除了介紹書中提及的音樂外,亦試圖用音樂結構來分析寫作手法,很有趣。焦老師在最後一堂介紹《第一人稱單數》時,提出一個有趣的見解,這本書是「我是我,我又不是我」的連作小說集[註1]。這就如一個演奏家演奏某作曲家,比如蕭邦鋼琴曲,演奏家一方面扮演「蕭邦」,另一方面亦要保留自己風格。

我在閱讀書本過程中,總會在想那些音樂會配合書中的橋段。最近就有這經驗想跟大家分享。閱畢的那本書是岩井俊二的《情書》;而音樂則是玉置浩二的《ワインレッドの心 》。

《情書》是某一代人的共同回憶。那時身邊的同學在追看日本電視劇、日本電影。而我,仿如身處另一時空,全都沒有接觸。當同學熱烈地討論劇情時,我只可以呆呆地坐著聽。究竟當時的我,在做什麼?也許那時我對影視作品並不熱衷。

讓我想起要閱讀這書,大概是有些人最近提起它吧,否則不會那麼熱心。故事內容不說了,「橫掂」大家比我更清楚。

從一位還未觀看電影的人來說,抱歉我讀不出那種浪漫的感覺,特別是女藤井樹寄給博子的信件中,書寫她與男藤井樹3年來同一班所發生的小事,正如她在信中這樣說︰

他的事我的確記得很清楚。
因為同名同姓的人太少了!
不過,對他的回憶幾乎全和名字有關。
這樣說,你大概能想像得到,這絕對談不上是多美好的回憶,甚至可以說是糟透了。(頁158)

作者的文字平鋪直述著女藤井樹的回憶,閱讀時並沒讓我感動,反而感到她的苦惱國中生活——比如男藤井樹發生交通意外,老師弄錯以為是女藤井樹;兩位藤井樹被同學們戲弄,令男藤井樹忿怒而跟同學打起來等等。

雖然博子與女藤井樹樣子很像(的士司機、郵差都認錯),但我閱讀時,感覺她們的性格不一樣。博子是柔弱、仍留在傷痛中;而女藤井樹,是位爽朗的人。也許是性格使然,

這本書只花了一個晚上就讀畢。實在不難閱讀。

~~~~~~~~~~~~~

那為何會勾起那唱片?事緣在網上找這電影的影片,其中有一條影片用了玉置浩二的〈夢のつづき〉,才引發我到唱片櫃重新聽這唱片一次。翻查網上資料,電影並沒有什麼主題曲。然而這首曲,配著電影畫面,有另一種感覺。

《ワインレッドの心》這唱片共有13首歌曲,收錄的都是玉置浩二以安全地帶組合名義發行的歌曲。當中有改編成廣東歌版,如最近很紅的四大天王黎明的〈一夜傾情〉、陳慧嫻的〈痴情意外〉、另一位天王張學友的〈月半彎〉、譚詠麟〈酒紅色的心〉、蔡楓華〈月蝕〉(〈酒紅色的心〉與〈月蝕〉改編同一首歌)。

當中有三首歌,感覺上很配《情書》。第一首是〈Friend〉[註2]:

さよならだけ
言えないまま
きみの影の中に
いま涙がおちてゆく

つめたくなる
指.髪.聲
ふたり暮らしてきた
香りさえが 消えてゆく

もう Friend
心から Friend
みつめても Friend
悲しくなる
只是一句「再見」
已經不能說出口
在你的影子裡
淚水潸然落下

漸漸冷卻的
手指 頭髮 聲音
還有我倆一起生活過的氣味
也漸漸消失

已經是 朋友
打從心底的 朋友
即使凝望著 朋友
也會陷入悲傷

第二首是〈夏の終わりのハーモニー〉[註3]

今日のささやきと
昨日の争う声が
二人だけの恋のハーモニー

夢もあこがれも
どこか違ってるけど
それが僕と君のハーモニー

夜空をたださまようだけ
誰よりもあなたが好きだから
ステキな夢  あこがれを
いつまでも  ずっと  忘れずに
今日的呢喃 
昨日的爭吵
都是屬於倆人擁有的愛的和聲

夢想與戀愛憧憬
雖然不盡相同
但這就是屬於你和我的和聲

在夜空中迷惘 
因為我比誰都愛你
美好的夢想與憧憬
請永遠別忘記

第三首是 〈あの頃へ 〉[註4]

雪が降る 遠いふるさと
なつかしい 涙になれ
春を待つ 想いは誰を
幸せに できるだろう
あの空は あの風は
いまも胸に 限りなく
あたたかい あの頃へ
君をいつか つれて行けたら
下雪的遠方的故鄉 
我不禁留下懷念的淚 
等待春天的心情 
能讓誰幸福呢 
那個天空 那個微風 
現在仍心中揮散不去 
那個溫暖的時候 
我若能帶你去

~~~~~~~~~~~~~

我在聽歌時,一邊回想小說情節,一邊在問自己是否遺漏了什麼。兩個同名同姓的人,三年來都在同一班上課,是否真的如女藤井樹所言,「談不上美好的回憶」?

的確,從文字中,對女藤井樹而言,沒有什麼浪漫可言,或者,她根本不知男藤井樹一直暗戀她,不論出手打同學、圖書卡上寫上「藤井樹」、甚至男藤井樹請她還書,她只是回應承諾的事。直到博子道出一句:「不過,他寫的真的是他的名字嗎?」,及結尾在圖書卡背後的素描,才知道真相。

至於博子,透過女藤井樹認識她不為人知的男藤井樹,是一種慰藉。當初知道有女藤井樹的存在,她大感意外,覺得自己只是代替品。之後的信件來往,她很想得到一個結論:女藤井樹是男藤井樹的初戀情人,而當結論正導向這樣時,「又覺得獨自懷抱著不幸心情的自己,像失去生存意義般的悲慘。」(頁194)。故事尾聲時,博子對著男藤井樹遇難的山,喊得力竭聲嘶,是告別過去傷痛。

作者用《追憶似水年華》作結尾很有意思。《追憶似水年華》本身是「敘述者對所經歷的往事的回顧,而這種回顧是與遺忘的一種抗爭」。

如果是這樣,那麼博子是否應該忘記男藤井樹,而女藤井樹是否應該記著男藤井樹呢?或者換個角度,她們應該用什麼形式來記得這個人?

而你,會選擇那一種?

這一刻,耳邊響起〈あの頃へ 〉最後一段:

やさしさも さみしさも
いつも愛を 知っていた
あたたかい あの頃へ
君をいつか つれて行きたい
あの頃へ

溫柔也好 孤獨也好
我一直知道是愛
那個溫暖的時候
我一直想著帶你去
到那個時光

~~~~~~~~~~~~~

[註1]【中央書局 X 500輯】週三讀書會,焦元溥領讀「樂讀文學:如何用音樂讀小說?」系列:第六講/明喻與暗喻、事物的核心:村上春樹《第一人稱單數》https://500times.udn.com/wtimes/story/121532/6631835?fbclid=IwAR3vm_rS5sPphXNdbIzOGGh9rVm_ZYBdDYOtxWZ0NzpVcV0G8tWs7YzEsfo

[註2]〈Friend〉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g64fA8AfJQ

[註3]〈夏の終わりのハーモニー〉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yPw7V6o4mk

[註4]〈あの頃へ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U6s7InbTl4

《情書》(博客來)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46476

ワインレッドの心 (日本版)
https://www.yesasia.com/global/ワインレッドの心-日本版/1002445150-0-0-0-ja/info.html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