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曇夜語
蘇曇夜語

做一朵花,在這世上盡情盛放,看天光雲影飛鳥來去。 寫手、採訪撰稿、外包編輯、文案、配音……像貓一樣對有意思的事物充滿興趣的自由文字工作者。 合作洽談、交個朋友,歡迎來信 [email protected] .ω.

240110 日常閒聊006 橋上的神祕晒菜人 |蘇曇夜語

從第一次發現有人在橋上晒菜開始,我就很好奇那會是個怎樣的人。大概就像小孩在襪子裡發現聖誕禮物的時候,就會想知道聖誕老公公是從哪裡進來的;當聽說世界上有種職業叫作「清道夫」的時候,就想知道他們到底都幾點在掃地……從第一次看到橋上晒的菜開始,我就很想知道會在這裡晒菜的是怎樣的人。

https://open.firstory.me/embed/story/clr7u9ojr01rp01w16zal5ayd?description=1

今天我的感冒又變嚴重了點,最主要的症狀是鼻塞,還有鼻塞引起的鼻竇炎頭痛,以及眼淚流個不停……在今天去拿藥以前,我整個人都是像表情符號 QQ 那樣的狀態,就是看起來好像一直在哭,很好笑。

昨天我解開了一個多年以來的困惑……就是呢,在我剛搬來台中的時候,發現附近有座橋,兩旁寬大的欄杆上常常有人在晒菜。除了菜脯以外,白花椰菜乾和高麗菜乾都是我第一次看到。後來我也是在台中的便當店第一次吃到這兩種菜乾,怎麼說呢,有點失望。

身為酸菜、梅干菜、果乾類食物愛好者的我,或許期待的是種濃縮過後的濃郁風味吧,但可能這兩種菜本身味道相對清淡,做成菜乾以後,既沒有原來的甜美爽口,卻也沒有一般菜乾類的重口味。吃起來有種悶悶的感覺,像一個人面對鏡頭的時候想要笑卻笑不出來,但也沒有哭,反而擺出了一種尷尬的表情……讓我看了也覺得有點尬尬的。

呃離題了,就是呢,從第一次發現有人在橋上晒菜開始,我就很好奇那會是個怎樣的人。大概就像小孩在襪子裡發現聖誕禮物的時候,就會想知道聖誕老公公是從哪裡進來的;當聽說世界上有種職業叫作「清道夫」的時候,就想知道他們到底都幾點在掃地……

從第一次看到橋上晒的菜開始,我就很想知道會在這裡晒菜的是怎樣的人。也有可能我心裡更想知道的是,把菜晒在這裡,路過的車子的煙和灰塵都飄過去了,菜乾在收起來之前又不能再洗一下,對方都不會介意嗎……嗯,對,是在微妙的地方有潔癖的人會在意的點。

每隔幾個月,就會看到橋上出現了新的菜,走過的時候散發著濃濃的蘿蔔味或菜味。對喜歡菜脯、菜乾的人來說,是種還沒有炒過所以不夠香,但是也不討厭的味道。

我保持著對那些菜乾的好奇,每次經過看到都會拍照,就這樣過了……也許快 6 年了吧,昨天中午竟然真的讓我看到一位牽著腳踏車,全身穿著農人的花布工作服、頭戴斗笠的瘦小阿嬤在晒菜。

昨天的品項超豐富,有 6 年來第一次看見的白蘿蔔絲,還有每一塊都比我的手指長且粗的超大白蘿蔔塊,讓我很好奇,晒成菜脯以後,它們會是菜脯界的霸主嗎?最旁邊的則是綜合葉菜乾。

初次見面的白蘿蔔絲。

也許會變成菜脯界霸主的白蘿蔔塊。

阿嬤鋪在橋上的菜乾們。

我好奇地走過去拍照,原本打算如果阿嬤說話了就要和她攀談一下,但阿嬤完全無視我,忙著把一袋一袋的菜倒出來用手鋪平。於是我明白了,相逢何必曾相識,我還是不要打擾人家了。

但那個感覺好奇妙,好像是……世界上有一個小祕密,終於被我發現了。

而讓我感覺更奇妙的是,我發現,雖然心裡老是在 murmur 這裡灰塵很多、這樣晒出來的菜可以吃嗎之類的,但我其實很喜歡看到這個晒菜的畫面。

這種晒菜乾的活動完全不屬於我的童年回憶,而可能是我媽那一輩的回憶了。媽媽講過客家人怎麼做福菜,福氣的福;也講過他們小時候怎麼在三合院的稻埕,就是中間的廣場,是水稻收成以後晒穀子的地方。在那裡晒果乾,蒼蠅、果蠅、螞蟻趕都趕不完……但這種事情對我來說,是沒有什麼身歷其境的回憶的。

可是當我真的在路上看到了,卻還是覺得好親切。我覺得,我好喜歡這樣,存在過的事情沒有消失,還是以某種樣子保留了下來的感覺。

那麼,晚安囉各位。今天突然變冷了,請大家多多保重身體,祝大家都健健康康的。

CC BY-NC-ND 4.0

我想帶著你們的支持與讚賞繼續往前走,願意給我一點能量嗎?Give me five : 3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