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夜话

孤独的呓语,没有任何头衔的躺平青年

对管理者包容,对被管者苛刻——西安地铁拖拽女子事件

他们特别善于和管理者共情,任何匪夷所思的管制政策出来,都能说一句「早该管管了」,西安地铁女子被拖拽事件中,有相当多的人认为女子不体面的结果是自找的:「如果她配合下车,不就没这事儿了吗」,换言之,还不是因为她不服管?

8月31日晚睡觉前,我在知乎刷到关于这个事件的问题,毫不夸张地说,所有回答清一色地支持保安,我怀着十分悲凉的心情入睡,因此印象很深刻。

第二天,也就是9月1号,央视新闻发了一条「央视新闻评西安地铁」的微博,原文原标题我记不得了,但我今天再回去央视新闻的微博找时,找不到这条9月1号发过的微博,我都要怀疑自己的记忆错乱了。

9月1号的时候,知乎上的舆论出现了反转,大量为女子说话的回答被顶到了前排。9月2日下午,央视新闻转发了西安官方的回应#官方回应西安地铁保安拖拽女子事件#,隔了四个小时左右,又发了一条「不能各打五十大板了事」。这是我记忆中的时间线,我今天再去微博上翻找时,发现8月31号还有9月1号的多条微博热搜「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不予显示了。



一、舆论反转的空间一定程度上是央视新闻给的

这只是我个人的观感,可能没有什么直接证据证明两者的相关性。当今的简中网络上,网民对官媒权威十分迷信,任何事情只要人民日报、央视新闻等官媒发声都会有一锤定音的效果,官媒有给事件定性的权力。

我认为9月1日舆论大面积反转有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央视新闻与西安地铁唱了反调,为女子抱屈的人们才有了背靠的大树,这件事情才有了争执的空间。试想如果没有央视新闻评「保安执法超过了合理的限度」,西安地铁就是整件事情出声的最高一级「官方」,一定会有人嚷着「官方都说是女子有错在先」之类的话,用「官方」这个无往而不利的大棒打压异议。若是更高一级的官媒再同西安地铁站在一起,强调一下地铁秩序维护不容有失,相信各大平台的审核人员一定落叶知秋,删一批,封一批,精选一批评论,保证舆论看上去跟官方定调一致。

人们对官方的迷信在9月2日「官方回应」出来后也有体现,我见过这样的评论:「官方通报出来了,各位还有什么好说的」。四小时以后,央视新闻又评论「不能各打五十大板了事」和官方回应产生了小小的对立,这件事情还有一点讨论空间尚存。我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官媒的地位已经高到这个的地步了:一个明星要被官媒定性,才会彻底凉凉,「官媒都出来锤他了,他肯定凉了」;一件事情官媒定性以后,人们的质疑就不合理了,比如成都四十九中事件;微博平时删帖封号夹图片,人们习以为常,但官媒有豁免的权利,偶然发生一次,便会有人惊呼「竟敢删人日/央视/紫光阁/团中央的帖子」。

我在想,如果我遇到像这样不公的对待,最好去祈祷官媒的小编有些许的同情心,肯为我说一句话出一出头,若不如此,只怕连争辩的空间都没有。

二、「懂事」的人只会共情管理者

简中网络上流传一句话「早该管管了」,人们对被管这件事已经自觉到了一种境界。

有很多站在保安一边的人认为女子如果配合下车,就不会产生这样不体面的后果,还不是她自找的吗?一种典型的事后诸葛亮心态,要是他XXX,就不会XXX。这种论调站在了上帝视角上,他们在事后知道保安将她拖得衣不蔽体,可是当事人并不知道不下车会有这样的后果,她怎能想到不下车就会被人扒光衣服呢?如果她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我想她也会选择下车避免这令人崩溃的后果,可是她没有这样的能力。

人们指责女子不配合下车,除了很多人说的「完美受害者」心态以外,还有「你竟敢不服管」心态。在他们看来,女子不服管就活该,保安也是为了维护地铁秩序,怎么能为了你一个耽误地铁那么多人,别人不上班了吗?他们自动代入到管理者的视角,对当事人进行一个对多个的取舍衡量,给自己产生一种我层次很高、格局很大的错觉。他们不肯代入弱者,只喜欢代入强者的视角,努力与高墙站到一边,去嘲笑那些不自量力的鸡蛋。

相当多的人已经习惯了和强者共情,我认为这与大陆的教育有一定关系。大陆的教育不教对人个性的关怀,不教尊重个人的尊严。政治教科书上明确写着: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产生冲突时要服从集体利益;历史教科书上评价古代帝王:虽然他如何如何残暴,但XX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是伟大的功绩。我想如果让十个大陆人直面「电车难题」,会有五个人选择杀死少数人,因为从大局来看这样代价最小。(没有样本实验,纯属个人猜测)。我记得山东「合村并居」政策出台后,我与身边人谈起,她说,这也没办法,国家要发展,总要有代价。同样的,这些与管理者共情的人会看到地铁上其他赶着上班的人,会看到保安为了维持秩序的不得已,唯独看不到女子的痛苦和崩溃。因为这是秩序的代价。

与强者共情的人很懂事,因为这时代是强者主导的,体谅强者不会有风险,反而会被强者褒奖,人都是趋利避害的,我自己的内心也并不谴责他们,我不能期望每一个人都有跟强者唱反调的勇气。话说回来,我也没有这样的勇气。

三、人们没有程序正义和结果正义的概念

这里我说的的程序正义和结果正义并不是单指法律上的概念,可以通俗地理解为过程和结果,是接受合理的过程推出不想要的结果,还是接受想要的结果由不合理的过程推出。

我是在大学的时候打辩论赛接触到“程序正义”和“结果正义”这两个概念的,在这之前,我十二年的小学初中高中教育中没有接触过这两个概念。在我明白这两个概念之后,我看待事物便一直坚持程序正义,因为我觉得结果正义是一桶水,程序正义是水源,水源污染了之后便再难有洁净的水。但是简中网络上的许多人们是没有这两个概念的,他们只能用他们那朴素的正义观去评判事物。

「即使这个女子是罪犯,也不该遭受扒衣的耻辱」,这便是朴素的程序正义观的体现,这要求人们用合理的过程办事,即使是罪犯也有人权,这是程序。「女子不配合下车撒泼打滚被扒衣活该」,是朴素的结果正义观,他们只看这个结果符不符合天道好轮回的逻辑,她有错在先,所以活该受惩罚,而不论她受到惩罚的过程合不合理。

我发现最近发生的很多事情,我与主流允许的舆论之分歧,就在于此。赵薇被封杀,网络上不乏叫好之人,可我觉得这不符合程序。抛开封杀这件事本身的合理与否不谈,在之前官方要想封杀一个艺人,最起码要公示出这个艺人的罪证,然后舆论发酵,最后再定性封杀。但赵薇事件发生得实在突然,封杀她的理由没有公示,人们只能推测,我深觉不妥。有股民因赵薇操纵股市破产,所以封杀了赵薇就大快人心,可封杀的权力没有程序规范,焉知这权力之下下一个被打击的不会是你,唇亡齿寒,每一次叫好,都给了这权力肆无忌惮的理由和底气。

达摩克利斯之剑下,我只觉得恐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