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GOH
AGGOH

馬來西亞星洲日報專欄作者、馬來西亞東方日報專欄作者、中哲博士生、佛家哲學專業、儒家哲學專業 https://button.like.co/hygoh95565

教書事

事件的發生應當只是發生,先去弄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然後嘗試一件件拆清楚,就自身經驗指出每件事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和其中得承擔的後果去說清楚,讓學生知道當中的利弊。能說清楚的就說清楚,該教育的就教育,我們自己不急著跳入是非對錯去進行評價,學生其實更能夠跟隨我們的腳步學習。

我一直以為學生都知道我幾歲,原來他們從來沒搞懂過。

昨天生日主提起,我曾讓他在高三最後一年,手機被訓導處沒收。他說對於這件事他記得很深刻。我覺得可能是因為,我不是那種動不動就把學生送訓導處、校長室的老師,而一次和他開的玩笑,居然讓訓導處玩真的收了他手機,可能太讓他出乎意料,所以記憶深刻。

這件事讓我同時想起另一件事,某年來了個年紀較大(老)的數學男老師,有一天從我班上氣沖沖回來,帶著班長和另一個學生到我位置告狀。劈頭就說:「老師,你的學生和另一個女生在後面摸來摸去」(什麼?他們才不會有這個狗膽!)雖然心裡這麼想,但事情還是得處理。他告狀的聲音之大,整個教務處都聽到。我很冷靜(漠)的告訴他:「老師,一個男生一個女生坐在一起不代表肯定就有什麼狀況,更何況是你說的摸來摸去。我們成年人吼,總喜歡帶著先入為主的觀點去硬套在學生身上,就算他們真的有狀況,或真摸了,身為老師的也要先問個清楚才好大聲嚷嚷吧。成年人的信譽是信譽,青少年的也是,而且,事情處理不好,這會影響他們一輩子。我拒絕接受你投訴他們做這件事,但我會進班問清楚事情真相。」

我班長和學生以為我會開始叫人下來各種盤問,或者把人帶到訓導處吧,結果他們在我身邊用一種不可置信的眼光(崇拜的眼光)看著我,「哇,老師相信我們耶。」我轉身對他們報以微笑,然後咬牙切齒的暗說:「給!我!回!班!上!課!」

當然,後來事情確實並不是真的有人摸來摸去,(到底誰會光天化日下摸來模去啦!覺得頭痛)。雖說高中生是獸也是沒錯,但,如果問我那時候究竟是抱著什麼樣的想法處理這件事,我覺得,最準確的應該是,某件事發生,很多時候沒必要馬上就跳入對或錯、應該不應該的角度去看,因為這會蒙蔽我們的眼睛和心。

事件的發生應當只是發生,先去弄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然後嘗試一件件拆清楚,就自身經驗指出每件事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和其中得承擔的後果去說清楚,讓學生知道當中的利弊。能說清楚的就說清楚,該教育的就教育,我們自己不急著跳入是非對錯去進行評價,學生其實更能夠跟隨我們的腳步學習。

教書好幾年,有些當下發生的事多少會有心得和想法,當時候說不清楚的,放在心裡,多年以後反而更清晰了。我覺得社會不需要乖學生,但我們需要懂得思考,知道衡量事情輕重緩急的人。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