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3 articlesIn total 66993 words

关门大吉

寇延丁

从现在起,每年的6月16都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到恶人谷的周年纪念日。老天爷漏了一样地下雨,从五月一直下到现在,都是如假包换的大雨。等了半个月等不到机会,只能滂沱大雨中硬攻插秧,穿戴重重防护还是滚了一身泥水。但是不好勉强木匠师傅跟我一样拚,昨天总算得着大雨喘气的机会,在濛濛细雨...

1

离土地越近,离医院越远,六十岁逆生长的思考

寇延丁

2022一开年,我抛出了一个问题:“一个人需要多少土地?”这个问题背后的问题是:“一个人需要怎样的(农村)生活?” “农村”放在了括号里,是因为无论生活在城市还是乡村,食物归根结底来自土地,区别仅在人与土地的关系不同、距离不同。之所以抛出这个问题,也是想看看现代人如何安放自己与土地的距离。

关心蔬菜,踏实生活

寇延丁

哈哈哈哈恶人谷,我又回来啦。春打六九头,初四立春。初四,我回到恶人谷迎接春天。我们那里有句老话:“待要走,三六九”,初三出门是好日子,正好可以赶回恶人谷迎接春天。看到我的菜,心里就更踏实了——我的蔬菜自给自足,妥妥木有问题啦。新问题随之而来,萝卜种太多,怕是吃不完。

1

扣子的一平米厨房开篇:爱上层楼

寇延丁

01 行走在食物自给自足的路上人最基本的生活需求,无非衣食住行。自从八个月前住进“恶人谷”,有了自己的田,又在田边花了不到10万建起了我的小屋,我现有的衣服足够穿,立马刷新了这条老命对于衣食住行的需求。不琢磨添衣;田间小屋要多好有多好,也不琢磨住;住在恶人谷于愿已足,此间乐不思行;每天需要面对的,唯食一途。

3

何屋可依

寇延丁

忙忙碌碌寻寻觅觅三年,尘埃落定恶人谷,与其说是人选土地,不如说是土地捡选人。绕树三匝,非梧桐不依,只有凤凰才能这么任性。只要能住进田里自给自足,我是什么地方都可以商量,什么屋子都可以考虑。上周发出了建在恶人谷田里的房子,说到如何建一座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木屋,安顿这副皮囊和心灵,收到一些与建房有关的具体问题。

千元预算搞定所有炊具|扣子的一平米厨房

寇延丁

01 封城囤菜前 你首先需要一个厨房两年多来,“封城”的消息此起彼伏,过去几周上海的情况更给全国人民敲响了警钟:活在2022年,不仅要考虑囤粮囤菜,还要考虑怎么做的问题。因为就算抢到了食材,还要有炊具、会自煮。不然,你可能就会成为下一个抱怨“连吃N天泡面/速冻饺子,吃吐了”的人。

1

安在猪屎网上的家|扣子奶奶的宝器之四

寇延丁

01 初入恶人谷上面这张照片摄于去年6月16日,那天是我们进恶人谷的第一天。其实我的合作伙伴早就来了,但是一直做不到“进入”。因为十几年来,各种杂树茂竹芦苇茅草占谷为王盘根错节进不得人。那天,我们租了挖机,一路清挖各种橫生枝节。没这开路先锋,人根本进不来。

1

小久远航

寇延丁

春天不是哭泣的季节,包括小久远航,我也没有哭。春天应该属于生活、属于爱。好好活着、并且爱,是对小久最好的纪念。

小镇福尔摩斯和“农家乐”|扣子奶奶的宝器

寇延丁

写这则文字,是为了重新解读这个词。开头先做说明,此处“农家乐”所指,不是通常人们去吃农家菜的餐馆。01 恶人谷午睡之乐恶人谷夏天的正午,热浪翻涌犹如炼狱,南方人民此时共享同一个选择:午睡。有则网文《你永远无法睡服一个海南人》,讲海南人民对于午睡的真挚热爱,其实福建人民也这样。

1

既要吃喝拉撒,也要出入无害 | 扣子奶奶的宝器第二号

寇延丁

不好意思,开篇第二则,仍与厕所有关。如此咬定厕所不放松,并非追随庄子“道在屎溺”玩深沉,而是因为,这是每个人每天都要面对的问题。还记得扣子自建厕所的故事吗?请戳关联作品《山景旱厕不要门》01 吃喝拉撒 是自由的最小单位半辈子游走城乡,什么样的厕所都经历过:公共厕所大茅坑排排蹲、钻...

1

蝴蝶驻于窗

寇延丁

蝴蝶停驻于窗并且倒悬在阳光灿烂冬日正午将自己定格成 一株寓言的模样我蹑手蹑脚疾行 离开并返回拿来手机拍照我们隔着一堆电子元件咫尺天涯一个用人的文字感慨生命一个用飞翔视角无视世界

1

山景旱厕不要门 | 扣子奶奶的宝器第一号

寇延丁

能猜出这是从哪里拍的图片吗?01 宝器=宝气+器物不晓得别人看到“宝器”这两个汉字摆在一起最先想到什么?我想的是——“宝气”。宝气,可不是什么夸人的词。虽不能简单粗暴直接说“宝气=傻气”,但也差不太远。如果说某人“宝里宝气”,要么这人缺心眼,要么是为人处事像缺心眼一样。

2

扣子奶奶的宝器:自给自足的生活开始连载啦!

寇延丁

人生就是选择 上还是下,是你自己选择 一开始,替农夫市集捏把汗 他们选择上 市集的死活是由很多人的选择决定 很庆幸,愈多的人选择了更好 让市集成长,让我能与之交汇 我也有更好的选择 所以会有这次写作 用以见证“恶人谷”每天变好一点 也是我选择变好一点 也愿更多人选择更好一点写这组...

3

新一年,从思考“一个人需要多少土地”开始

寇延丁

台湾农友拍的稻田倒影。01 来自托尔斯泰的提问托尔斯泰写过一个小故事《一个人需要多少土地》。主人公对土地永无止境的追逐让他送了命,故事这样结束:“他的仆人捡起那把铁锨,在地上挖了一个坑,把帕霍姆埋在了里面。帕霍姆最后需要的土地只有从头到脚六英尺那么一小块。

2

零食避险指南

寇延丁

过年过节家人聚会,大人娃娃总是要嚼一点零食。我总是忍不住对别人买的零食评头论足,这个不好那个不对,是个不讨喜的乌鸦嘴。家里娃多,零食糖果总是孩子的至爱,是刚需。过年为了让娃吃得安心,干脆我自己动手。不计各种选购,单是动手做,就花了整整两天时间,做了五种糖果大概七斤左右。

书评 | 在“无限向小”的行动探索中思考“宇宙大问题”

寇延丁

从六月下旬收到《人的应当》,到现在读书会结业,刚好半年。自己读这本书+在读书会中重读的过程中,刚好正在经历两种不同生活方式的转换。撷取几个片断,穿缀读书过程中的思考与困惑。01所附照片拍摄日期是2021年7月1日。地点是我的恶人谷,一个可以住在田里实践自给自足生活梦想的地方。

2

冷渍果酱——果酱里的革命者

寇延丁

不管酿酒用到的是果肉还是果皮,都是天地精华,丢掉多可惜,要想办法用起来,而且,还要让它好吃——成为冷渍果酱。冷渍果酱,是“果酱里的革命者”。都知道“果酱”是煮出来的,但冷渍果酱不用煮——我反对反对反对煮果酱!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水果,是用于生食的植物果实,但煮果酱之煮,就杀死活性...

水果酒酿造(附视频:青香蕉皮忘情水)

寇延丁

酿水果酒,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如果要来上酿酒课的话,只要记住一个数字“25”,就可以下课回家了。酿酒,是在细菌的作用下,将两个糖分子转化成一个乙醇。那么,酿酒菌最喜欢的工作环境是怎样的呢?一言概之,25——25度糖度+25度温度。自酿美酒:妖艳佳人如果再做一点解释的话,糖...

走到哪里酿到哪里

寇延丁

杯中美酒源出何处?似乎任何故事,都是要从“从前”讲起的。酿酒师傅讲从前,从前,酒,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误打误撞的传说。从前,黄帝有个粮草官杜康,后来有酒神之称。杜康把粮食放在树洞里本是为了存粮,阴差阳错,粮食淋雨后变成了醉人的酒。杜康是东方酒神,西方酒神是宙斯的儿子尼俄狄索斯,带着一...

2

“扣子厨房”来也

寇延丁

细心的朋友已经注意到我换头像啦。原来村庄酿酒师傅的头像是一杯美酒,现在变成了一粒戴着厨师帽的扣子。“关起门来朝天过”,一直是我的人生理想:住在田里,日日耕耘,生命所需全部来自脚下土地。人可以是耕田的农夫,也是写字的梦想者,还是人间烟火柴米油盐的厨师。

迷路总在分手后 ——晃荡在梅花山无人区

寇延丁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这话有毒。这是一杯浓度极高的麻醉药,专门用来蒙蔽自己,承受很多不能承受之重。自从这一次进山闭关写作业开始,几乎每个夜晚都要对自己说“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终于完工,不用再自欺欺人、各种放飞自我。从现在起就要做一个幸福的人,各种爬山跑步吃喝玩乐。

2

只为给自己一个理由,翻山越岭去见你

寇延丁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所以,很长时间里,我一直不敢比阿宝。台湾女子阿宝,风靡两岸《女农讨山誌》的作者,曾是一辆单车一卷画布浪迹欧亚大陆的天涯游女。一直认为“人生应该有这样的经历:面朝黄土,向大地讨食”,1999年9、21地震后开启这样的生活。

水千条山万座我们曾走过

寇延丁

很多年前,有一首歌这样唱过:“鲜花曾告诉我你怎样走过……”那么,荆棘是不是也一样?前几天参加了一场盛会,遇到很多老朋友,问我“这些年你怎么了?”这些年走过一条蛮长的路。用了整整一年时间,在台湾徒步环岛,行程万里。凡是照片下面带标注的,都来自台湾《镜传媒》后来,写了一本书《走着瞧》。

比重要更重要的

寇延丁

能将重要记忆覆盖的,应该更重要吧。今年的10月10日,浑望今夕何夕。这一天,从醒来的那一刻就让人应接不暇。在同学们的闹钟之前醒来,涛声声声入耳。我们一行五人提前一晚带着帐篷来到海边小学扎营,祈祷老天保佑,第二天能看到太平洋日出。台湾的中小学都很漂亮,越是乡村学校,越舒展自如,盖因...

我的告别,你的开启

寇延丁

一方一水土一方人,不管是土生土长的儿女,还是此时此地的过客。三年,我与这个美丽岛屿,结一段机缘。长路至此,行至告别时分。我用一系列酿造课程告别环岛,告别台湾。几十节课,主角几乎全都有柚子,以至于很多人把“扣子”叫成了“柚子”。让每一粒柚子都不枉此生 在台湾,柚子是个问题。

親自活著

寇延丁

天空中飛舞著很多故事,這一節不講死去活來,而是解讀封面上的那句話。人有時候會說一些意想不到的話,成為天外飛來的靈感。比如這本書的書名,以及題記兩句話。2015年春天,朋友千里萬里而來,探望劫後餘生的我。題記兩句話,出自有意無意之間。清明時節,乍暖還寒時候,我的泰山小屋梧桐更兼細雨。

拼命養生 以及拼命者的養生寶典

寇延丁

不開玩笑,我是真的有一套「拼命養生法」。本來是想放到第八章才寫的。但是故事寫到這裡,順流直下,只能提前劇透,先把那些寶貴內容放在這裡。先說我有多拼命。前面說過了,兩眼一睜,忙到天黑。不是拼一天兩天,也不是一年兩年,從我2004年去北京當北漂全心全意做公益,到我2014年被黨國活捉「顛覆國家」,整整十年。

拼命 以及拼命者的養生夢境

寇延丁

我曾經做過一個極其療癒的夢。不僅療癒,而且勵志。夢一開頭我就掛了,像小宋他們擔心的一樣。掛掉之後,靈魂直上天堂。天堂人擠人,都在排隊跟上帝交帳。每個隊伍都有自己的名稱,一個一個看過去,「拼命掙錢」「拼命當官」「拼命讀書」……都不適合我。

愛情,以及與愛情有關的八卦故事

寇延丁

天空中飛舞著很多故事,這一回,不說死,也不說生,說說愛情。雖然我曾是公益媒婆,半生做媒無數,但是說到愛情嘛,只能借用那首歌詞「這就是愛,說也說不清楚,這就是愛,糊里又糊塗……」既然愛情本人不容易說清楚,那就講一點與愛情有關的八卦故事。第一個故事年代久遠,發生在幾千年之前。

自由 以及實踐自由的願望與能力

寇延丁

天空中飛舞著很多故事,這一節不講人是怎麼被害死的,換個勵志的,講人怎麼活下來。上一節從金聖嘆的死講到我的死,幾百年又痛又長,這一節簡單,只講人是怎麼活下來的。加拿大北部的因紐特人,祖祖輩輩住在傳統的冰屋子里,天寒地凍,零下幾十度嚴寒,沒有電,沒有暖氣,也沒有自來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