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弘軒
胡弘軒

假作真時真亦假 無為有處有還無

犯規

荒涼的愛欲是霜,你是我奢侈的呼吸。

我居住在狂野的夜的可能

等候你

像熟成蘋果落下它的甜蜜

那堅不可摧的靜寂的凝目

為了愛

不惜埋葬、安息

彷彿邊界偷渡犯的冒險——

是跨越沉迷,或完成毁滅?


荒涼的愛欲是霜

你是我奢侈的呼吸

自白和等待手拉手

在熱風似的舌頭上融解

周圍的眼睛不停敲打

像永不止息的警鐘

而希望是一條條通往彼端的鋼索

回頭沒有開始,終點

都是犯規


暗戀畫下自願被拘禁的圓圈——

沒有鑰匙就能開啟的牢房

那麻木的瘋狂的心臟

放出哀悼者的歌聲

妒嫉,像自帶火焰的柴薪

在消逝中的夜晚躺下

引爆蕈狀孤寂


那時,我聽到風暴起伏的句點

它嚐起來像靈魂的柔情的灰燼

出人意表的心動

陷入流沙

不被允許的

像被切除就意味死亡的器官

而單向的眾多的愛欲

能否寄予「失物招領」?


無盡的思索的痛苦

被裝進忙碌著笑容的面具

絕望是沒有五官的臉

猛烈而優越

讓我想起被剃光的諾言


誰說能讓強說的悲愁分心

生命之風永恆吹襲

斬斷愚痴像斬斷流水

一直不停不停


守候或追尋一如潮汐

然而,熟成蘋果的命運

墜落無疑是墜落

一個被死亡目擊的勝利

ALL RIGHTS RESERVED

喜歡我的創作嗎?別忘了給予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在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