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高雄的凱吉

透過持續的寫作來挖掘自己,認識自己及重新創造自己。

新竹漫遊_張學良文化園區

一趟隨性的小旅行,單趟一小時的山路,來到位於深山中的張學良曾經被軟禁的五峰清泉,山中的景色在陽光藍天白雲的襯托下,讓人心曠神怡。但對於曾經在這裡度過半拘禁歲月的張少帥,不知他能否有相同的感受。

今年梅雨季節雨勢充沛,往往一下雨就是一整個禮拜,每天起床迎接自己的是陰沈的天空及不曾間斷的雨勢。因此,近期只要一看到天空展露出不同的面貌,有露出陽光的機會,就立刻駕著車往戶外跑,想趁著藍天白雲陽光這最強大的天然濾鏡,讓自己欣賞到更多的美景。

從竹東開始出發後,一路往五峰的沿途山路,都只能保留著剛剛好會車的寬度,加上近期雨勢不斷,造成靠山邊的一側常常有小塊的落石,使得可行駛的路面更加侷限。

不過,仗著自己Peugeot 308靈活的底盤及低轉數就有著峰值扭力的柴油引擎優勢,自認為這段彎曲綿延的山路對我而言,反而不是種壓力,而是種享受。

加上一望過去,滿山翠綠的景色,襯托著藍天,將過去一週的憂鬱都拋諸腦後,近期地在山間小路奔馳,在這一刻感受到無比的自由。甚至把車窗放下,用串流平台放著音樂,把每天那種隨時會確診的陰霾,暫時忘記。

選擇張學良文化園區作為目的地,除了每次到竹東時,都會看到路標寫著這個景點外,格外想把這個點從自己的清單上劃掉外,另一個原因,就是想看看,這位曾經在東北叱吒風雲,一聲令下就可以調動百萬東北軍,且人人口中的“少帥”,在來到台灣初期,是被軟禁在怎樣的一個環境。

據說明,現在的故居建築物是重新蓋過的,原本的故居是現在“原住民族館”的位址,也就是停車場旁邊這塊。但無論如何,現在的我們這些遊客應該是很難體會張少帥當時在這裡的心境了,而這些故居只是一些建築,後人或許更想窺探的是他這幾十年來,從西安事變後,他一路上的心境轉折吧!

看著眼前山明水秀的景色,或許以我現在一芥遊客的身份會想著,如果被軟禁是在這樣一個清幽且風光明媚的地方,比起那些日本關東軍在二次戰後被蘇聯送去西伯利亞冰天雪地勞改的際遇,已經是相當幸運且應該知足的。

然而,若以一個曾經不可一世,手握兵權的東北少帥,無論是日軍/共軍/國民軍都需要極力拉攏的對象,在失去這一切,而必須委身在這樣難以抵達且與世隔絕的深山之中,即使是世外桃源,可能內心都是淒風苦雨。

一個來自物產豐饒地大物博的東北漢子,來到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寶島,無論語言/氣候/飲食都大不相同,加上當時的政治局勢,看似自由卻可能說錯一句話,都會被國民放大檢視,必須謹言慎行,小心翼翼地才能生存下來。不知道我們眼前的這番美景,在他那段歲月中,又能欣賞多少呢?

總而言之,這些問題雖然在我感嘆這大自然的美景時,不斷地在我腦海中徘徊。

但即使我們走在一樣的山中小徑,跨過一樣的吊橋,聽著一樣的水流聲,但我跟他充滿戲劇性的人生差異太大,怎樣也無法揣摩他那段時光的心境,也不知他是否悔恨當初西安事變時做出的各種決定。

無論是決定當時與中國共產黨合作用強烈的手段要求當時的蔣委員長以抗日為優先,還是事後親自護送蔣委員長回南京,而沒有留在自己的根據地。如果任何一個環節他作出了不同的選擇,他可能都不會在五峰鄉的清泉部落度過這將近10年的歲月,以及都在被監視的後半餘生。

此時就覺得,自己可以開著車,決定自己的目的地,決定自己的人生下一步,就這點而言,即使我沒有豐功偉業可以被後人流傳,但至少,我是自由的。

這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