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

@alewrites

全职写作是世上最糟糕的职业吗?

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会有什么样的精神代价?

就地看病,旅居人的必修课

在我下意识被我母亲灌输的生活认知里面,有很重要的一条:只能在家看病。就算在外地或国外将就看了一下,也要等回家了再“好好地看病”。

印尼旅居记 · Vol.1:入境,高烧

1月10日晚上9点,加德满都特里布万国际机场。九十天的签证用得满满当当,我们准备离开尼泊尔。到出境处,刘水主动排在我的前面,以防自己在我已经过境的情况下被刁难滞留了。尼泊尔边检的工作人员对刘水没有特别的疑问,只是尝试了说她的全名——Liu Jingyun——,刘水就像刚认识新朋友...

尼泊尔过冬记:一间属于自己的厨房

在这里,气温合适,房租便宜。帕玛森奶酪贵一点,但是没关系。

漂泊无根的生活里,写作是我的归属之地

将内心的世界赤裸地写在纸上,仿佛是一种救赎。

放下浪漫的幻想,回到真实的意大利

我怎么能这么傻?难道老家不受全球经济文化规律的影响吗?难道帕多瓦的人们永远长不大,一直生活在梦幻岛上吗?

从未去过中国的中国女性

“没人理解,自己努力。没人帮助,自己尽力。”

天然仙居的人们

“他是外省来的吧?我看脸长得不像本地人。”“他是外国人!”“不可能!那需要出国证。”

沒有菠蘿披薩,就沒有意大利菜

我隔著歷史材料觀察,試圖理解什麽是意大利菜,什麽叫意大利人。

以修行代參軍的美國人

他想要自律,卻不想要戰爭。

從未去過中國的中國女性

我到宗梅開在清邁古城的咖啡廳,坐下來聊一聊她和家人逃難、在泰國重建生活的故事。

天然仙居的人们

重庆山中的生活,烤火的春夜,唱着婚姻法的歌谣。

早晨五点的烟雾报警器

敲门声,两位保安。

在屋顶上种花的女人

以下文字写于北京,2020年7月9日

在学校食堂打菜的小哥

以下文字写于北京,2020年3月30日

留着就好好留着

以下文字写于北京,2020年12月13日

离开深圳的海边

以下文字写于北京, 2020年8月18日

从楼道来的嘟嘟声

以下文字写于北京, 2020年4月10日

唐先生的早餐

“留一个电话吗?”

跟人交流,像玩儿拼图一样

他们似乎会呈现我的信仰:全世界的人都在以不同的方式而寻找幸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