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燼
陽燼

陽光是一種味道,餘燼則是另一種味道。 小說│散文│新詩│古風 Instagram:陽燼

小說│銀背狼〈下〉

笛聲,有如北返的大雁,有如雨季的跫音。
欲看上集→小說│銀背狼〈上〉


04

/

黑影幢幢的夜裡,一個身影在林中瘋狂的跑。

茱瀾心中亂極了,憤慨擔憂的情緒像盛怒的大象在腦海裡橫衝直撞,她不知所措,只能不停地奔跑,使情緒平靜下來。

過了許久,茱瀾再也跑不動了,她低低的嗚咽了一聲,頹然倒在落滿厚厚松針的土壤上。她仰面朝天,凝視夜幕中閃爍的天狼星,聽見四周忽遠忽近的蟲鳴。她能感覺到有隻松鼠在那棵櫟樹下埋著松果,感覺到有隻貓頭鷹在頭頂不遠處靜默的滑翔,感覺到有隻棕熊蜷在樹洞裡安穩的打著鼾。她能感受到這片森林中的一切。

爸爸的個性她再了解不過,剛剛如此憤怒的神情,怕是心意已決。
我該怎麼辦?茱瀾掙扎的閉上雙眼。

窸窸窣窣的聲音響起,臉頰旁多了一絲毛茸茸的暖意。「綽卡!」茱瀾低呼。她猛的坐起:「你怎麼找到我的?」綽卡在女孩身側坐下,尾巴整整齊齊地圈住四個腳掌,歪頭看向她。茱瀾這才轉頭打量四周:前方是一個小小的冰斗湖,宛如祖靈的眼淚;周遭樹林細細的枝條編織得像鵪鶉的巢穴,延伸到空中;清冷的月光篩過林間,不僅撒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也撒在灰狼的身上,牠銀色的皮毛就像結了霜一般泛出更為奪目的光輝,銀白瞳孔深邃無比,彷彿能直直看入人靈魂深處。茱瀾望進綽卡眼底星芒狀的紋路,突地把頭埋入灰狼胸前,悶悶的聲音傳來:「綽卡啊!我的心裡好亂,像藤蔓一樣亂。」綽卡安撫似的呼嚕一聲,任由女孩把牠緊緊擁住。

良久,茱瀾抬起頭,硬是揚起一抹微笑將臉上的糾結驅散:「哎呀!不想了不想了!」她走到湖邊掬起水喝下,湖水甘冽清澈,讓她原本沸騰的情緒平靜不少。灰狼蹦到她身邊,伸出前爪撥弄她掛在臂上的骨笛。「想聽嗎?」茱瀾將笛子湊到唇邊,嘗試地吹了幾個音,停下來想了想,又繼續吹奏起來。

那是從未聽到過的旋律,樸實卻充滿古老的力量,清透笛聲宛如一隻紅棕色的野馬,頂著強勁北風在荒原上奔馳。笛聲輕輕撫過大地,帶有某種安慰。

笛聲,有如北返的大雁,有如雨季的跫音。

嗡——大地傳來一聲低鳴,無數雙閃著幽光的眼睛在黑夜中浮現,直直望著茱瀾,她在牠們眼中讀出了善意。綽卡低吼了聲,輕輕用鼻頭碰觸著女孩的額頭,蒼老的雙眼直視著她,莊嚴又堅定。茱瀾心頭一顫,愣了半晌,終於撥雲見日般露出發自內心的笑。

大地給了她答案。


05

/

茱瀾一夜未歸。

「阿瀾啊——阿瀾兒——」族人從清晨就開始找,穿過千瘡百孔的林地,終於找到披著奶白坎肩的女孩。

茱瀾一個人站在湖的對岸,望向族人們的眉眼中倔強的藏起失望。

「不要拋棄森林,好嗎?」女孩的聲音極輕極輕,猶如一縷薄雲鋪在藍天上。
「阿瀾兒別任性,我們回家,嗯?」酋長語氣柔和,但態度依舊強硬。
茱瀾聞言,終於褪去臉上最後一絲搖搖欲墜的希望。
「阿爸。」她靜靜喊了一聲,緩緩抬起左手手臂。

「嘎!」一隻烏鴉飛到她的臂上,緊接著,綽卡、森林裡的動物紛紛從霧中現身,站到茱瀾的背後,無聲卻堅定。金檳色陽光穿過枝椏,女孩臉上光影斑駁,朦朧了她五官輪廓,她的神情有些冷漠。綽卡上前一步將銀灰色的長尾巴搭在她肩上,對著酋長低哮一聲,銀色眼眸滿是從未見過的狠戾。

「綽卡,沒事。」茱瀾用另一隻手撫了撫野狼眉心,復又轉頭看向族人們:「我一直相信,森林是我們最終的歸宿,我會保護它,以我自己的方式。」說罷,猛的一抬上臂,黝黑烏鴉順勢騰空飛起,低低掠過一臉驚懼的族人。四周瞬間響起尖銳的哨鳴,成千上萬隻棲在樹上的烏鴉展開雙翼,撲向一碧如洗的藍天,純黑羽翼遮掩住烈烈日光,頓時,風雲變色,晴空黯如黑夜。黑色羽翎憑空墜下,映著烏鴉鋒利嘴喙折射出的冷光,撲簌簌的聲音雜揉著野獸的低吼和嘶叫,在猶如子夜的早晨更加駭人。

「阿瀾兒快回來!茱瀾!」族人們慌亂的驚叫和腳步聲中,酋長的吶喊顯得特別突出。「族長,我們現在……」
「先別輕舉妄動,靜觀其變。」酋長盤膝坐在地上,臉上全是懊惱和心急。

許久,烏黑大嘴終於吐出炙熱的朝陽。酋長立馬竄起身朝對岸遠眺,卻倒抽了一口氣。

大霧,濃密的大霧裹住整座湖泊,伸手不見五指。
腳底傳來腐敗的氣息,酋長抬腳一看,驚駭的睜大瞳孔,原本清澈見底的湖泊竟變成了一片沼澤,墨綠泥水深不可測,漂著數不清的枯木和水藻。

純白的霧氣猶如一片帳幔,硬生生隔開了湖的兩岸。遠遠望去,方才茱瀾站立的礁石恰恰被霧霾吞噬,少女和那匹美麗的野狼則不見人影。

「阿瀾兒……」酋長顫巍巍伸出手,掌心向上,彷彿這樣就能盼到心愛的女兒朝他走來。他盯著對岸的霧氣許久許久,卻只見到一片煙霧繚繞,再沒見到那一抹古靈精怪的笑顏。
酋長垂下頭,他的女兒,對他很失望吧。
「族長!那,和開發商的合約……」
「取消了吧。」酋長掉頭走出了湖畔,佝僂著的身軀彷彿一瞬間老了幾十歲。


06

/

「綽卡,阿爸走了。」
灰狼回應似的低嘯一聲,蓬鬆尾巴搭在少女肩頭。
女孩神情低落的嘆了一口氣:「現在,我只有你了。」
望向身側三五成群的動物們,少女微微一笑:「我是茱瀾,從今以後,請多多指教囉!」

名為茱瀾的少女披著奶白色坎肩,背脊挺得筆直,身邊的野狼身形高大,一身柔順的毛在陽光下閃爍星星點點的亮銀色斑紋,一雙銀色眼眸隱含冷光,似能洞悉人心。一人一狼並肩站著,少女炯炯有神的瞳孔竟也染上了一點點星河般的銀光。

灰狼親暱的用鼻頭蹭蹭女孩臉頰,伏低身子。少女俐落的翻身跳上狼背。
「走吧。」把掛在頸上的骨笛叼在口中,她率先轉過身,昂首奔向森林深處。

笛聲再度響起,迴盪在蓊鬱深處,有如北返的大雁,有如雨季的跫音。


希望你們喜歡這個故事,有任何想法都歡迎留言喔!
封面圖:Pinterest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