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燼
陽燼

陽光是一種味道,餘燼則是另一種味道。 小說│散文│新詩│古風 Instagram:陽燼

小說│露娜

告訴妳一個秘密。我幫月亮取了名字,她叫,露娜。
photo by @Pinterest

01

/

「如果我沒回來,那就……忘了我。」

梆夫剛剛打過了二更,城裡人兒依舊鼎沸,拼酒的划起酒拳,孩子們放著煙花,繁華聲遁入重重門,擱淺成地上清冷矜貴的月色影紗。

沐盈穿着一身月白纏桂的高衩旗袍,獨自坐在內院石桌前自斟自飲,仰頭望見圓圓月,啊!今兒個是中秋。


02

/

你是我路過人間的唯一念想。

裴子楠,女孩再也找不出第二個如此好聽的名字。

記得那是一片昂揚的綠,學院前的大草坪,我親暱的喊你學長。
「考得如何?」你問。
「國文滿分,物理當掉。」沐盈撇了撇脣角,壓著格紋百摺裙翩翩坐下。
「噗哧!」你看著我,眼底彷彿盛滿馥郁的白色梔子花。
沐盈羞惱的抬手捶上裴子楠胸膛,卻被他順勢摟進懷裡。微捲髮絲撲上他寬闊的胸膛,羽毛一般拂過男人的心尖上。
「盈盈,我喜歡妳。」裴子楠的話清淺的如一聲滿足的嘆息。女孩還記得他那時候的神情,像極了春天第一場雨,滿含羞怯,卻無比溫柔。


03

/

「子楠,報上說今天有超級月亮呢!你看,真的又圓又亮!」
「十五的月亮不圓,中秋的才圓。」裴子楠仰頭望月,眸光深深。
「何解?」
「月圓人不圓,豈是真圓?」
沐盈一聽,咯咯地笑倒在裴子楠臂彎裡,身上蕾絲洋裝的碎花圖樣被她笑成一片鳥語花香。
見男人疑惑挑眉,沐盈強忍笑意,立起一根指頭在他胸膛戳著:「你剛剛搖頭晃腦的樣子,真像那種學院裡穿長馬褂,堅持用毛筆改卷子的,老,學,究!」想到那一個個講台上帶著老花眼鏡,迂腐的大儒,女人又倒回裴子楠懷裡,笑得花枝亂顫。
「妳呀!」裴子楠無奈,只能由她笑去。

學校砌紅磚的女兒牆上,兩道影子互相交疊依偎,沐盈低頭看著兩人緊挽的雙手,掌心曲起的弧度恰恰就像是一輪皎皎明月,亮了人心。


04

/

「盈盈,跟妳說個秘密。」
「月亮有名字喔!她叫,露娜。」
「露娜……」沐盈喃喃念著,感受抑揚頓挫的音節滑過舌尖,宛若某種神秘的誓言。


05

/

世上有兩個地方最讓人掛肚牽腸,一是家鄉,二是異鄉。

碼頭邊,沐盈默默正了正裴子楠的領帶,在拉緊了他身上的排釦風衣。
「我只是出國深造,又不是不回來。」男子一語道破女人的不安。
沐盈抿了抿脣,冷不防撲進裴子楠懷裡,微微顫抖的體溫暖了男人的喀什米爾羊毛衫。他倆靜靜抱在一起,像一雙交頸的鴛鴦。

輪船汽笛聲猛然響起,驚醒這對璧人。
「回去吧,風大。」男人理了理沐盈的髮,再把她小小的手攥入掌心,輕輕呵氣。
沐盈的手還是涼涼的。
「照顧好自己」她眼眶紅了又紅,半晌才艱難的從嘴裡就擠出這麼一句話。
「會的。」裴子楠捏捏她的手指,轉身矯健的躍上甲板。

汽笛聲再次響起,混著淡淡柴油味道。引擎轟的一聲躍起,推動輪船犁開海面,追向天邊展翼的鷗群。沐盈和在人群中望著男人在欄杆旁朝自己招手,望著他的身影逐漸被陽光攪散。強風吹起她的髮,也吹起岸邊的浪。


06

/

露娜,他什麼時候回來?

子楠不在的日子,空氣彷彿一下子冷了好幾度。沐盈照常上學、下學,週末坐電車到城裡的舊書攤,買一本二手的英文散文集邊走邊看。

一個霧霾的早晨,沐盈穿過街口,突然從沿街兜售報紙的報童手中搶過一份早報,頭版斗大標題霸道闖進她的眼球:
「開戰!」
沐盈心中驀地一慌,方才淘來的湖濱散記啪的一聲摔在地上。她倉皇抬起頭,轉身便要走。
報童趕忙攔住她:「喂,沒給錢呢!」
她慌忙從小皮包內掏出一張十元大鈔往報童手上一塞,旋即蹬著高跟鞋跑遠。

拜託,拜託。沐盈一邊推搡著人潮,一邊在心中發了狂的祈禱著。她奔進最近的一間電報局,顧不上平復劇烈的喘息,急急報出裴子楠的名字。
「稍等。」接線生的話如同一把高懸的鋼刀,吊在沐盈頭頂將落未落。
摩斯電碼噠噠的敲擊聲墜入女子焦躁的神經,沐盈雙手合十在櫃檯前踱步,眉頭緊皺。「沐小姐。」譯好的電報放進手裡,沐盈一個恍惚,差點拿不住信紙。她從來不知道一張小小的紙竟也能如此的沉。女人僵硬的低頭讀信,幾個字符拼湊成絕望。沐盈倏然停下腳步,捂住嘴,當場嚎啕出聲,雙肩一個勁兒的抽動,她的心都碎了。

「如果我沒回來,那就……忘了我。楠。」


07

/

沒想到,上一次對你勾起嘴角,竟是我餘生最後一次微笑。

一壺清酒很快就見了底,在寂冷夜色中,沐盈輕輕攏了攏鬢角,伏下身子把臉頰貼在冰涼的石桌上。
怎麼可能忘了你,怎麼可能。
眼角瞥見澄亮的嬋娟,沐盈心頭一酸,溫熱的淚悄然淌落在她暈紅的臉龐。子楠,你騙我,中秋的月兒根本不圓。

稚兒歡快的嘻笑,鄰里熱鬧的談天,各種斑斕五彩的聲音穿透院牆,像一支支浸滿火油的箭矢射進她孤軍堅守的城,燃起一片荒蕪的大火,她無處可逃。
沐盈靜靜發著愣,哪個富貴人家找的戲班子,花旦咿咿呀呀的唱腔自牆外悠悠傳來:「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
鑼鼓聲中,沐盈的眸子逐漸迷離。裴子楠,你好狠心。

我努力微笑堅強,寂寞築成一道圍牆,卻敵不過夜裡最溫柔的,月光。
—林宥嘉《殘酷月光》


這次嘗試了一直以來很想寫的民國文,剛好應一下中秋節的景!潛水一陣子了,一回來就發刀子(笑。
這裡提前祝大家中秋節快樂啦!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