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燼

寫作是一種紙上的結繩記事,一種生活的炭筆速寫。 小說│散文│新詩│古風 Instagram:陽燼

隨筆│歌者

有多少人和我一樣,學會了隨心所欲,旁若無人的發光?

再次造訪衛武營音樂廳,不帶任何目的。

記憶中人潮洶湧的入口大廳如今變得空蕩許多,除了三三兩兩的觀眾,就只剩下在屋頂縫隙間棲息的鳥雀,偶爾撒下幾聲啁啾填補過分安靜的音樂廳。

而那架三角鋼琴依舊在那裡,在純白的曲面和孔道間投下她黑色的身影。

幾年前第一次到衛武營看表演,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並不是音樂廳內恢宏的管風琴,而是戶外的一台三角鋼琴,沒有任何帷幕或是音響設備。即使天花板能夠為其遮擋一些烈日和雨水,但對於這樣一台複雜精密的樂器來說,其中維護的艱難可想而知。

由於在空曠的戶外,琴聲能傳得好遠好遠,於是散落在四處的遊客們時不時能聽到琴聲響起,有時是簡單的練習曲,有時是難度較高的敘事曲,也有時是琅琅上口的流行歌,以及緊隨其後此起彼落的掌聲。我還記得,當鋼琴慢慢陷入我的視野,是一位女孩彈奏著小奏鳴曲。然而,或許是因為害怕出糗,當父母鼓勵我上前彈奏一曲,我拒絕了。

大概每個學鋼琴的人心中都有著表演的慾望吧。幾年之後,當我再次看到那台三角鋼琴,聽著那些曾經彈過,又或者聞所未聞的曲子,仍然會不由自主的想要走上前。

我真的這麼做了。在夏日乾燥的風裡,彈著我最喜歡的德布西。畢竟,能彈奏三角鋼琴的機會不多,必須把握!(笑

回想小時候不敢面對人群的恐懼,最根本的原因可能就只是過度在乎自己在別人眼中的樣子,深怕他人捕捉到自己無意中透露的一點黯淡,所以選擇隱藏自己的光芒。隨著年歲增長,我開始學習坦然走在他人的目光之下,其實,在人群中演奏並沒有帶來想像之中異常沉重的壓迫感,仔細感受之下,與在家練琴唯一的不同,就是琴聲帶來的空間感。在戶外彈琴,旋律常常被風吹得零散,很多時候就只能依據指頭敲擊琴鍵的輕重來判斷琴音的強弱,一點一點建構出樂句的模樣。那彷彿是一個專屬於音樂的驛站,所有音符乘上微風的列車,旋即飄向遠方。

我不禁想,曾經有多少人在這裡留下屬於他們的無名歌?又有多少人和我一樣,學會了隨心所欲,旁若無人的發光?

一曲終了,掌聲雖然稀疏,但我好像感覺到了那股洶湧的力量,彷彿在告訴自己,並不需要活成旁人喜歡的樣子,我們都僅僅只是自己生命中的歌者,僅此而已。

photo by @pinterest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詩輯│盼

隨筆|暗面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