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5 articlesIn total 82463 words

雜文|創作的禮物,從虛構之中建構真實

安叄

作者:潘尼|譯者:安叄 譯者偷渡自序 在我的小學時代,曾被班主任委任為讀書館管理員,但塞在馬來半島華人新村小鎮上的華文小學的圖書館之中(實際上是兩到三間打通後的教室),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沒有印象有幾本藏書。我的立場就和土地測量員 - K 差不多。

2

極短篇|牆

安叄

迫不得已的人,才會想到在無辜的牆面寫點什麼。(中譯:華人笨蛋)有時我是這麼想的。比如妻子帶著幼兒消失無蹤的尋人啟事;此處不得亂丟垃圾的提醒;或是不如來點按摩?號碼打這個的街頭廣告。總有各式各樣的理由,不得不寫點什麼的理由,但這堵牆不是馬克兄限定的虛擬塗鴉牆。

1

短篇|清道夫

安叄

他坐在這狹小而侷促的空間已超過七十五分鐘,而眼前螢幕顯示的畫 面仍不停地在循環播放。十秒內決定是否按下保留鍵或刪除鍵是一貫的標準流程,否則畫面將一直糾纏不休直至他做出選擇為止。配合著畫面,持續從耳機傳來的盡是些不堪入耳的辱罵聲與寒颼颼的哀號聲。

3

雜文|王家衛與龐克搖滾

安叄

我喜歡近距離欣賞PUNK ROCK 的現場演出,在貼滿演出的海報牆面上尋找能辨識的線索,有時發現了卡夫卡,有時發現了骯髒詩人喬姆斯基。在全場純巫裔的群眾之中,如果我有這樣的需要,走到躁動的最核心處,感受衝撞彼此的美妙衝突,可說是一趟距離最短的險途。

極短篇|開放式結局

安叄

甲:你結婚了嗎?乙:讓我送你出去。甲:為什麼我們在這裡?乙:我也不知道。

NOOB's Talks|文學創作與編劇寫手

安叄

關於《地下Underground》美好的文學作品出生時泛著光,埋藏在土裡,埋藏在地下,等待讀者翻開書封,等待讀者開啟網頁,品味出感觸。《地下Underground》作為《後綴》副刊,期與Matters認真的作者們一同無畏的創作,與Matters愛字的讀者們一同向光的尋覓。

4

雜文|小糖人與涼茶舖

安叄

Sixto Rodriguez 的音樂曾時常從我周圍響起,非常遺憾,當時甚至連歌唱者是誰都沒搞清楚。總是聽到一些聲音,一些垂直光臨的腳步聲飄過耳畔,待會兒上來的人一定會喘粗氣。流利的馬來語,真是太難企及了。黑色的控制器面板,有人推了推音量,音符正要舒展。

1

雜文|Valet Parking 代客

安叄

農曆年後罕見的連日豪雨,有時明目張膽地將午後劫騎,有時如小偷一般落在清晨之前,暴漲的巴生河,泡過水的車,掛在拖車佬的後方,不情不願地將五十公尺的路堵得水洩不通。從車站那邊騎過來,把車靠在走道邊,我點了一根菸,坐在騎樓看經過的人。那間茶餐室的門外邊,躺了一個久違的淺藍色大背包,它的主人消失後,一直放在店裡。

1

雜文|休耕期

安叄

年關之前,透過女巫(月樹書店負責人、半退役隱居編輯、馬特市民—劉XX)的居中牽線,助我博取了一個生涯中首次與心目中標竿小說家面談喝咖啡(聊是非)的機會。談話的間中下了一場不大不小的雨,急忙衝回住所收拾衣物的同時,賀老師亦讀完了我的一篇短篇作品。

3

書發己見|有痣男生與葉誰

安叄

《一九六四》/ 葉誰 「為什麼你哥哥不專心做保險?」 「因為自身難保。」 ——- 1988年初版,收錄的十四篇作品可說是篇篇精彩,絕妙的敘事風格與無時代感的對白,放到今天讀,也未顯老氣。那個時代的年輕人都這樣「新潮」?到底是怎麼辦到的,而且對比發表時間與葉先生的出生,真無法想像這...

2

半島行記|馬來甘榜的蚊車黨少年

安叄

生涯第一次這般長時間沒講過半句華語,十二日談。馬來甘榜:kampung / 鄉村

2

半島行記|被遺忘的大地之子

安叄

馬來西亞土著(馬來語:Bumiputera),在《馬來西亞憲法》下指的是馬來西亞的馬來人,及沙巴和砂拉越的原住民族。Bumiputera一詞源自梵文,意指地球之子或是土地之子,這是由於Bumi一詞有“土地”和“地球”之意。(備註:Wikipedia 解釋)

2

雜文|聖誕開箱,出版社回信7中4

安叄

而74不是一個好數字

雜文|雨噴了兩天

安叄

雨噴了兩天,挺意外居然好些地方發生了水患,遠方的友人覺得不可思議。我住在這鳥地方,也覺得不可思議。以為水只淹窮人,沒想到首都的獨立廣場也不能倖免,老人懷念起英殖民時期,似乎也是情理之中。我聽說的,沒經驗過。雨噴了兩天,使我想起三過家門而不入的大禹,是治水成效不彰無臉返鄉?

雜文|Jatuh Bodoh 愚蠢的摔倒

安叄

Jatuh Bodoh 是馬來語 。 Jatuh |跌倒 、Bodoh|笨

雜文|多謝晒

安叄

終於將半截腳趾踏進編劇的領域

雜文|不妨說我是個極為自負之人

安叄

寫在臉書的創作頁面,以此記錄。

雜文|莫名其妙

安叄

雜文|莫名其妙 兩天前在馬特市的第一篇雜文(甚至無法稱為散文),居然突破了個人創作的閱覽次數。0.7小時看在許多人眼裡,或許根本不足掛齒,但於我而言,意義非比尋常。飽含醉意而草草十分鐘完成的雜文,丟出去後居然還能獲得點迴響,甚至還獲得一投幣,真不好意思問,是不小心?

雜文|筆芯與衝浪

安叄

月樹鼓勵我,也許可以在創作之餘,發表一些筆記和短文,我想也是。上線一週,產生創作價值 USD1.45 美金,另還有 HKD 10的收入,也是月樹投給我的。如果把這些錢,投給妹子,不知道算不算王八蛋。

3

安叄

大學階段嘗試完成一門作業,一頁A4空白的紙,教授讓學生自由發揮,我寫完這一頁的極短篇後就停了大概六或七年,不知是教授隨便發作業還是我懶惰。

晨光希拉

安叄

《除濕機》& 《Le Cheateau》的最後一篇

1

LE CHEATEAU

安叄

《除濕氣》之外的第二篇

除濕機

安叄

這是創作的第一部短篇,除此之外,還有兩篇。我把這稱為三部曲,就像是魔戒三部曲、無間道三部曲,猜火車三部曲的那種三部曲。猜火車沒有三部曲,哈比人三部曲倒是有。

1

對子(下)

安叄

從檔案直接移植過來,編輯了所有像葡萄乾一樣小的標點符號,以及一些遺失的段落。希望不會有任何錯誤,以至於讀的人感到噁心。我自己改一次,就吐了一次。

對子(上)

安叄

第六篇創作,首次嘗試中篇,約莫三萬三千字。消耗了近一個半月的日子完成。最後,感謝月樹。此平台的編輯頁面有些奇怪,還在摸索中,如果讀到空行,請見諒。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