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顥熹

本名羅顥熹,理工大學中國文化學系本科畢業,現於中文大學哲學系就讀文學碩士,興趣多元,對明清哲學、文學、歷史有所深究,近年涉足東亞政治、公共政策、倫理學及近代中國史之議題。

從老莊思想反思在現今社會如何活得快樂

【按:一篇寫於2019年藏於地底的舊稿,現重刊於此,共勉之。】

在香港, 自出生起好像已背負著社會賦予的人生清單。成功的定義就是基於你能否完成這張清單上的項目,因此從小便要追求好成績,名牌大學、高薪工作、置業,社會告訴你這樣便是幸福快樂的生活,人們都過著相差無幾的人生。

隨著歲月的流逝,人們很容易會忘記自己的本心。其實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各有其思想、愛好及長處,我們遠道來到這世間,不就是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嗎?在《莊子·秋水篇》中說道:「牛馬四足,是為天。落馬首,穿牛鼻,是謂人。」人們應該順乎天然,跟隨自己的內心生活,不必帶著人為的枷鎖去作人生的選擇。以我的友人為例,他在大學選擇了世俗認為前途好的商科,可是這不是他擅長及所愛的,本來是優異生的他成績一落千丈,過了不快樂的四年。幸好在畢業後,他選擇跟隨自己的內心,毅然轉行,從事工資較低的藝術工作。雖然這不是社會眼中的好工作,但他過得快樂。我們中有人是《莊子,逍遙遊》中的大鵬,有人是小鳥,上天賦予人們各自的本性及能力,只要充分發展其本性便能快樂,不必跟隨大眾的主流。

可是人生在世,稍不留神便會受世俗的影響,我們要提醒自己不要追求世間標準, 因為這樣便不會有慾望,避免痛苦。莊子在《齊物論》中提醒世人,事物總是在不斷變化,對於同一事物,自然有不同觀點,因此萬物沒有是非對錯之分,我們亦不必介懷外界的評價。莊子常說:「無用之用,是為大用」,這裏的「無用」是指無世俗的用,拒絕世俗給的束縛、名利,才能得到真正的快樂。當人開始追名逐利,便會產生慾望,因慾而放棄時間甚至自己,去為上司東奔西走,阿諛奉承權勢之人,滿足別人而勞心傷神,自招痛苦。相反我們凡事自事其心,不靠外界來獲得肯定,便能隨心地跟隨自己的本性快樂地生活。

成功不是只有一種標準,得失名利只是過眼雲煙,看淡一切的起伏,專注自己的本性才能獲得真正的快樂。莊子說道:「得而不喜,失而不憂,只分之無常也。」得失都只不過是一個循環,有得便有失,相反亦然。有人成功當上特首,野心燃起,最終因施政失當成為社會罪人。有人不被虛名浮利所誘惑,活得快樂自在。中國作家楊絳先生雖然著作等身,卻沒被名利沖昏,一生深居簡出,即便在痛失丈夫和女兒後,她仍然獨自專注於寫作中,不願意受外界訪問。因為她清楚生命的本質,獨立於名利、生死之外,順從自己的本性,達到快樂。

在世間的喧囂和浮華中,我們很容易會被主流的波濤推著走,最終迷失自我。可是別忘記各人都有各自的路要走。前行路上,貴在清醒。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