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哥小栗

90后,马来西亚人,天蝎座,喜爱小孩与巴哥❤️ 方格子 :https://vocus.cc/user/@angel6365

心情抒发【生命的尽头】

(edited)
你害怕死亡吗?
图片来源:GOOGLE

今早收到一个噩讯,一个我认识多年的大叔突然离开人世间了。不管是自家人,还是朋友,只要是我认识的人突然间离开,我心里都会有一股恐惧,难以形容的复杂心情。

这位叔叔的死因不是因为生病,而是在驾驶中途爆毙。他们家人委托我弟的殡仪服务去帮忙处理。

很多人都常说,你们做这一行的看惯了,麻木了应该看得很开。我弟也常告诉我,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坦诚面对我的内心,我并没有看得很开,听到[死亡]二字,我还是会非常恐惧尤其是亡者是我的亲人。

我是非常感性以及多愁善感的动物,而我爸毫无预知的离开,的确造成我有这方面的阴影。

现在心理的感觉还是五味杂成陈。也许是我有过类似的经历,我会很担心叔叔的女儿是否有心理准备接受这突如其来噩耗,叔叔年迈的双亲要如何再一次的面对白头人送黑头人。毕竟他们已经经历过一次。

我也在想也许叔叔在此时此刻也不懂自己已被死神拦住永远回不了家了。

或许当时他没有受到幸运之神的眷顾,没有及时得到急救,等等。想到他家人赶到案发现场只见到他冰冷的死在驾驶坐,我不敢想象, 非常难受。

如果能预知自己的死亡时间以及原因,你是否会愿意知道?是否有勇气去接受吗?

如果有预知的离开或许对自己,对家人会比较有安慰,还是潇洒的离开比较痛快?

我的确在想也许我爸是真的非常疼爱我们所以选择潇洒的离开,我们就不需要面对长照者的压力,疲惫。他应该是不要拖累我们,以他倔强的性格,他是否能接受如果成功抢救后而变成植物人的自己。

早上聊到,也许植物人会比任何人还想马上结束自己的生命。生不如死的感觉非常煎熬。

我常认为对于长期重病者的离开,这点家属也已经做好随时的心理准备,排除道德绑架的孝与不孝,对于长照者来说不只是病人的解脱,也是他们的解脱。

我曾经是着重病患者的照料者,那一位就是我的前家公,足足累了四个月。我是暂停工作,全职照顾他(他的家人指示我这样做)。当时没日没月,人在他乡,没有家人陪伴我,的确很煎熬,有时累得自己偷偷流泪,但有不许抱怨疲惫,因为这份工作被名为媳妇的责任。

我的前家公对我是很不错也很疼爱我,对于他的遭遇我也很心疼。他是我第一位从病重直到他离世我都全程验证的一位长辈。有时我觉得很讽刺,我没有这样全心全意的照顾我的父亲(因为没有机会,我爸不要麻烦我们),而我却全心全意的照顾了人家的父亲。反而还会被责备做得不够好。这的确是长照者的辛酸和委屈。

昨晚刚好我看完了大师兄的《你好,我是接体员》真的读着,读着我笑了但读着,读着我又哭了。由于我家是做殡仪服务的,读起大师兄的书特别有感觉,而且很多故事我都仿佛自己在现场。只是台湾的殡仪服务和大马的程序是有差别。我们这里都是又殡仪服务业者全权处理。

更没有公祭所以我常说没钱别生病,没钱更别死因为死了也需要花费一笔费用。读着大师兄的故事让我回忆起当时我帮我爸爸工作时的经验。最让我印象深刻以及最难过的是一具死了很久都没被发现的保安爷爷。我爸是受到这些爷爷的雇主委托办理丧事。

当时我记得雇主说他只限定马币3000的预算,简单处理就好。雇主其实功德很无量。故事是老爷爷因多日没上班,同事好奇就上宿舍找他才从窗外望进屋里,发现他已经暴毙在家。我们是必须跟医院接洽办理取尸体的手续。这里没有接体员。我们这里通常都称为‘车尸’就是从医院的停尸房(冰库)把尸体运到殡仪馆或回家。

老爷爷是无依无靠,好在有这名良心雇主的帮忙。我爸的理念是穷人他也会帮忙他们完成最后一程,没有赚钱也要做功德。还记得当时我爸载着我,弟弟还有一副棺木到SUNGAI BAKAP (我们对岸的一个小区)车尸。那是小区的医院,规模不大。我记得只有两个停尸冰库。我爸和我弟命令我在外等候就好,因为尸体已经腐烂,发臭还有尸虫。我胆子的比较小,他们怕我吓破胆。

当时我爸和我弟弟直接把尸体放进棺木里。(连尸袋也一起入棺)。处理完毕后,我们就启程。我爸驾棺材车,我坐在副驾驶,我弟着坐在后面伴着棺木。一路上,是音机里的佛号声陪伴着老爷爷回檳城。其实当时我们都可以闻到尸臭味,但我们必须尊重往生者所以都表现自然。

由于当时的火化场满座,所以我爸必须帮老爷爷的棺木停放一晚在老旧的殡仪馆。那里真的很有味道,我都会毛骨悚然。老爷爷的妹妹和侄女只来上香,火化之后老爷爷的骨灰就洒入海里。因为没有后代会祭拜。

我常在想生小孩是为了将来有人为我们送终或祭拜吗? 小时候的我一到晚上有时我会睡不着因为害怕我第二天会醒不来(长眠)我也不懂为何年级小小的我就会有这方面的担忧。

那如果我这一辈子没有生小孩的话,有天我离开时,是否有人会帮忙处理我的后事?但我希望我可以属于潇洒的离开因为我不要造成任何人的负担尤其是家人。我不愿意让他们辛苦。

人生真的无常,短暂。我们必须要把每一天当做我们的最后一天来过活。

我是一个勇敢把爱说出口的人。我不会害羞也不认为真正的爱是说不出口。我反而害怕某天我突然离开了。我爱的人却不懂我有多爱他们。

这就是文字的魔力,有时我们抒发不出的情绪只能用文字来表达。

我爱我的家人,我爱我的老男人,我爱身边所有对我好的人。

愿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们都可以记住我的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