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哥小栗

90后,马来西亚人,天蝎座,喜爱小孩与巴哥❤️ 方格子 :https://vocus.cc/user/@angel6365

【言語傷害比武器更尖利】

(edited)
溫柔的言語可以是安慰心靈的良藥,犀利的言語同時也可以演變成尖利的武器,殺人不償命的武器。說話『直接』通常都是說話不經大腦的人給予自己最大的借口。
圖片來源:GOOGLE

溫柔的言語可以是安慰心靈的良藥,犀利的言語同時也可以演變成尖利的武器,殺人不償命的武器。說話『直接』通常都是說話不經大腦的人給予自己最大的借口。『我說話就是那麽直白,如果不能接受那是你的問題,你玻璃心』。你們身邊應該也有不少這種人類吧。

無論是在家庭,學校,職場上,語言攻擊是難免不了的傷害。還記得剛畢業踏入職場時,是國際公司。當時的我毫無工作經驗。被派來指導我的學長,還是十天就即將離職。我是聘請來填補她的空缺。我自認是個學習程度比較低的人。也許人家一次就可以學懂,而我就必須復習三,四次才可以掌握。由於工作上的問題不斷的累計,我也壓力得無法透氣就決定跟老板面談,坦誠我不適合這一份工作。

我坦白的向老板請求可不可以給我多點學習的時間。當時的上司是女上司。我一提出我所面對的問題後,她給我的回應是:為什麽別人能做到的你不能?下次別給我聽到你再說不能!下次開會我不要再看到你回答不出問題!當時我真的因為上司的言語打擊而陷入低潮。加上我無意間也聽到我的學長對其他同事說:新來的真差勁!怎麽教也教不會!其實她沒有真正的給予我指導,我就像是直接被丟入大海,不斷的自我漂浮但始終上不了岸。由于是新人缘故,我只能默默吞忍。

也許很多人聽見我這些的分享都會認定,出來社會工作就是這樣現實啊。的確職場和學校完全就是兩回事。當時由於剛畢業的我,確實還活在學校的環境無從適應。那一次的工作經驗對我打擊不小,也許我是比較有自知之明,辭職以後,我選入進入比較小型的本地公司。一切歸零,從新開始。

昨天原本與顧客溝通好,要用視頻會議。顧客是來自NETHERLAND (荷蘭)所以溝通上只能全程用英語交流搞得我其實也有點小緊張,一直害怕表現欠佳。结果还是避免不了技术上的问题会议取消被逼,延后到今天。我陷入自我反省,是不是我们准备不足,是不是我太过有自信.。由于我的高要求,我的言语表达也导致同事承受了无形压力。为此我感到很抱歉。

其實我不是受英文教育長大,我是華校生。以前在課堂上,我的英文程度也是讓我感到自卑的一點。由於我英語程度真的太爛,媽媽擔心我跟不上學習進度所以經濟不容許的情況下也硬把我送到補習班。其實我從小就很討厭補習,主要原因是補習班上有來自不同背景的學生。有些是受英文教育的,可以說一口流利的英文,而我不能導致我有無形的壓力。而補習老師也告訴我媽:你的女兒是補習班裏最差勁的。小六考試應該沒有什麽希望了。你們懂嗎,以前的我連三文治SANDWICH英文都念不出。我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有學習障礙。

結果我的小六成績出來出乎我預料,讓補習班老師也大跌眼鏡。我其他六個科目都全A,只有英文拿B.但還好不是不及格就好。結果鄰居阿姨們就到處宣傳說我怎麽可能考那麽好的成績,肯定是作弊的!為了不被這些言語攻擊而打敗,上了中學以後的我就決定每天讀英文字典,考死背來增加英語詞匯。也許是從小開始我的努力就受到攻擊與質疑導致我對自己自我要求特別苛刻,嚴厲。

最近跟射手媽咪婷婷聊天以後,發現自己屬於高敏感群體其實我從小就會很在意別人對我的看法,常常會因為別人的批評而否定自己的努力。也許是從小就活在言語的傷害,不懂得自我釋懷。告訴你們個秘密,我從小就很討厭自己的華語名字。這個是我第一次坦白公開的傷痕,連我也數不清我曾經因為名字承受了多少恥辱與攻擊。我的名字是外公取的-雪莉。由於從小體弱多病,我媽就帶我去給命理師改名。命理師就把我的『雪』改成『美』,我的名字就變成了『美莉』,這也是我噩夢的開始。

從小我最害怕的就是自我介紹的環節。『美莉』的讀音就是『美麗』從小在學校就被同學們嘲笑我的名字。還有聽到更過分的是:你媽還真不要臉,明明生的不怎麽好看,卻給你叫『美麗』! 你們無法想象到我有多麽討厭自己的華語名字,而它也給我帶來了無數次的傷害。小學生我可以當作年少無知。但就連成人也一樣,有一次表姐向他男友介紹我,她的名字叫:『美莉』,而她的男友竟然回應:哇,她叫『美莉』,我不是叫英俊咯!周圍的人都捧腹大笑但這笑话一點都不好笑。對我是一種語言傷害。

真正讓我消除這個噩夢是在五年前,前任家是非常迷信的家族。他們都很流行去算命改運。巧合下,這位命理師大家都稱呼她為神婆的就把我的名字又改了。但沒關系,我願意接受因為我恨不得把『美莉』這個名字丟得遠遠的。很多時候我們都會忽略言語是一種無形的武器。我也常常因為有虎牙而被說成:你看她是僵屍耶!她會吸血耶!心想如果我可以吸血的話,第一個就吸掉你的,哈哈。不然就是平胸女孩都會被嘲笑為:飛機場!

我曾經聽過朋友的孩子在名校求學。突然某天她阻止她媽停在校門口接她。在朋友的逼問下,原來,女兒在學校受到譏笑原因就是媽媽駕的是老爺車。同學們都笑說:你父母這麽窮嗎?你們家沒有其他車了嗎?女兒覺得同學對她的操笑讓她很丟臉。如果有一天你們發現孩子們的臉上失去笑容,或是性情大變抗拒上學交友。請你們務必要找出原因,些許孩子們就是在學校遇到語言霸淩而不敢回家訴說。

你認為的笑話其實一點都不好笑,那是一種傷害。認真思考有時不是某些人玻璃心,抗壓力低而是我們不是他們,我們沒有經歷過他們的人生,往往我們無心的一句話可以勾起他不堪的回憶以及傷痛。在工作上我也常會聽到一些自認能力強的同事會直接批評其他同事的辦事能力:為什麽你常犯同樣的錯誤,這樣簡單你也不會嗎?你要我重復幾次。其實犯錯不是死罪,加上每一個人的吸收能力真的不一致啊。

別再為我們的心直口快找借口吧。我們不只是要對寫出的文字負責任,更要對我們的言語負責。說著無意,聽者有心。別再用言語殺了人,再說對不起。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