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塵

大家好,我是灰塵,這裡紀錄著我各種身心科看診的點點滴滴,因為看診前很想搜尋相關資料,結果發現很少相關分享,於是我決定自立更生自己分享(??

自殺大師? 看診篇10

想法稍微有些黑暗,介意者慎入。

醫生意外的沒有問我最近有什麼要分享的,反而接續了上次的話題,說我也忘了叫什麼名字的那個治療師的故事我有看嗎?我就說有,他就說看了有什麼想法?我就說,感覺有一段很像在業配基督教,他就說他看書其實後面就沒什麼在業配基督教了,忘了提到什麼醫生就說那位他叫我看的治療師是自殺大師,我就說每次都失敗還能稱為大師嗎?醫生就說,喔我們指的是防治自殺的大師,我就愣了一下,才發現我們對成功的定義好像不太一樣,他接著問我有什麼宗教信仰嗎?我就說道教,他就說喔,台灣最多人的,然後問我最近捅自己的頻率是變高還是變低?又說了講捅自己感覺不太好(但我忘了他後來改什麼說法了,我就回答變高,他就說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嗎?我就說可能最近藥感覺比較沒效吧?他就幫我加了藥然後推薦我去看dbt。

回家後我就去看了,中文名字叫行為辯證療法,我在網路上查了大概的資訊,說是適合邊緣型人格跟會自殺自殘的人,後來我就借了書來看,不過我不太喜歡這個學派(?我覺得很像認知行為治療,我從高中就討厭認知行為治療了,遇到學校的諮商師變得更加討厭,所以我對dbt的好感度就大幅下降很多,結果看書裡面寫它是以認知行為治療為基礎的,我就想果然!!好感度再減10,最後看了幾頁,他們好像是團體治療,我也沒看得很仔細,隨意的翻翻而已,有一些作業單之類的,還有技法之類的,但不知為何讓我有種說教的感覺,看了很煩躁,可能是因為我保持著偏見的心看著他,但雖然說了那麼多它的壞話,我無法否認他應該是有效的,畢竟他裡面有很多數據是使用了那些技巧還有作業單之類的,明顯的自殺跟自殘的行為減少了,但是這又回到一個問題,我為什麼要讓它減少?因為這是錯誤的?我沒有妨礙到任何人,割的也很淺不會浪費醫療資源,傷口幾天就可以復原,甚至比吸菸還不傷身,平時也會小心不讓普通人看到傷口讓別人不舒服,我想不到我要減少的理由。不過想要改善這種狀況的人倒是可以去看看這本書,搞不好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看了這本書,我才發現自己對學校的諮商師可能有很多的不滿,雖然當時我沒發現,我覺得他沒有試圖了解我,就叫我去執行那些「作業」,雖然他有徵詢我的意見,願不願意去做這些,但我覺得如果我不同意會被覺得,你就是這樣才會社恐(被害妄想的我,所以我就抱持著我要證明你是錯的的心情完成了這些作業,最後我的確沒有因為他的治療康復,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保持著這個不純正的心情執行這些作業的緣故。

不過我的諮商路沒有結束,後來我去了外面的診所自費諮商,自費諮商聊了很多很隱私的事,所以我應該不會po出來,不過之後應該會有總心得之類的不涉及我的隱私的心得出來,然後一位有社恐的朋友最近會去外面諮商,他的諮商師是使用認知行為治療,對,我最討厭的,不過我朋友不在意。

題外話最近感覺比較能跟醫生談話,讓我看完診不會再那麼喪氣了,感謝醫生在我一直句點他的時候還願意跟我搭話,不過這次因為醫生去修行,約診是約三個禮拜後,我開始擔心下次見面熟悉度又直接歸零😅,這就是為何我每次都約診兩個禮拜的原因。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歡迎收藏、追蹤、分享此文,或是用拍手、小額贊助,給予我最實質的鼓勵❤️謝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