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塵

大家好,我是灰塵,這裡紀錄著我各種身心科看診的點點滴滴,因為看診前很想搜尋相關資料,結果發現很少相關分享,於是我決定自立更生自己分享(??

成真的謊言與自我限制的選擇

找回遺忘的東西比想像中難。

真長的標題,但最近的輕小說書名不也越來越長嗎?

我是個很容易焦慮的人,外表看不出來的焦慮,只要我不說,就不會有人知道我很焦慮,不管對人,還是對任何事,我都可以焦慮,別人只會把我當成話少的內向的人,不會覺得我有什麼問題,更不會覺得我需要看醫生,某一天我突然覺得天啊,這樣活著真的好累喔,我必須要去看醫生,希望藥能救救我,我不期望有人能救我,但藥,應該是公平的會對任何人施予援手吧?於是我開始把不曾說出口的焦慮告訴身邊的人,但與他們相處多年,我知道如果我說我為了什麼而焦慮,他們肯定會說這有什麼好緊張的,所以我說我莫名的一直很緊張,這有什麼好緊張的?我不知道,為什麼緊張?我不知道,一個又一個的謊言,加上身體頻頻出現奇怪的狀況,我如願以償的看到了醫生,但藥真的如我想的那般方便嗎?並沒有,我朋友吃藥很有效,也不會想睡,簡直像奇蹟一樣,第一次給的藥就非常適合他,但我並沒有,試了一款又一款的藥,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我找到了目前最堪用的藥,但也只能諮商時用而已,極度焦慮的一個小時,正好適合這款藥,上班這麼長的時間,沒有足夠的緊張吃了只會讓我想睡,所以這款藥我沒在諮商的話,嗯⋯就可以掰掰了,不過既然提到了諮商,就繼續說說我諮商的故事吧,健談君(就是我的諮商師,是朋友給他取的綽號)他很喜歡問我在緊張什麼,這件事為什麼焦慮,跟他相處在焦慮什麼,我知道他需要真實的答案,不是謊言,但我發現現在我怎麼也想不起來,我當初明明就知道的事情,不論我如何試圖回想,就是想不起來,現在我開始在尋找我當初丟棄的東西,就算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需要它。

談君問我,你對你的緊張有什麼看法,我告訴他我覺得就算發生了什麼,我也沒辦法做什麼,所以我覺得它在白費力氣,談君告訴我,我是有選擇權的,如果我一直來都是高度的緊張,我也一直沒進步,我是可以放棄諮商的,但他不是指放棄諮商這件事,而是可以找別的諮商師,一定會有比他好或比他不好的諮商師,然後說完後說我先說我不是在趕你,然後我就說,每個人我都很緊張,換了也沒用,他說但你還是有選擇的只是那個選擇可能你覺得沒有更好,我就說,但如果我覺得那個選擇不好那個選擇就跟沒有一樣啊,他就說對,可是一半一半嘛,如果那個選擇有比較好那就有點意義,但說實在的,雖然他那麼說,但我已經自己斬斷了另一個選擇了,如果不找他諮商,我就永遠不會再諮商了,我已經沒有心力再去找新的,然後發現啊,這個不適合我,再找,這個過程又花錢又讓人心煩,我也沒有這個力氣,分離是很讓人難過的,我不想重複體驗分開的感覺,我沒有外表看上去的那麼堅強,我只是習慣假裝不要看起來太重視某個人而已。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