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汀的事务所
斯汀的事务所

LGBT🏳️‍🌈 世界公民🌍 热爱旅行和读书 和我一起不断拓展生命体验的边界

封城记 | 上海疫情下的生活

上海会放弃动态清零吗?

今天是2022年4月3日,浦西封城进入第三天。

从3月以来我就因为我住的楼道有密接,小区有确诊等因素前后共隔离了快2周。隔离生活让人身心俱疲。

浦西封锁前我们幸运得到短暂几天自由时间,得以抓住机会尽可能见朋友,压马路,买菜买水果买花,带狗散步。

直到封城的前一天深夜,还用最后的自由时间绕着社区附近散步遛狗。当时店铺已经全部关了,街上几乎没有车,繁忙的愚园路漆黑一片,空空荡荡。那种格外安静空旷的感觉甚至让人觉得有点恐怖。

4.1开始封城这几天,大家安静的惴惴不安的等这几天过去。第一天做核酸,第二天从居委会拿到蔬菜肉类物资。

小区楼道门口随处可见一些穿大白或大蓝衣服的防疫工作人员或志愿者。我们楼门口也有一个工作人员,整日守着维持大家足不出户的隔离政策。

原则上政府规定封城期间不能遛狗。但是我必须要带狗出去上厕所。有时候甚至要在小区稍微走几步小狗才能上完厕所。

除了第一天一个非常粗鲁的居委会大妈冲我嚷嚷不要带狗出来之外,其他所有人对我遛狗这件事情都当做没看见。昨天下午我甚至还看到他们允许一个老年痴呆的老爷爷一个人坐在小区健身器材上晒太阳抽烟。

我非常高兴他们不是执行文件的机器人,而是有温度和人情味的。

之前看了很多社交媒体上那些粗暴防疫的工作人员,让人后怕。

昨天一个疾控中心和市民的电话录音引起轩然大波,全网都在传。从那个录音里看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专业人员的角度,也就是反对当下的动态清零政策。

专业人员们清楚这个病毒就跟流感一样,没有哪个国家防流感防到封城。

有句话她说到点子上,这个(病毒)变成政治性的一个病。

Everything is about politics。

这个录音让我开始对上海会采取一个不同的策略燃起希望。

上海的朋友们普遍对这个录音反响剧烈,对当下防疫政策的讨论,反思。反对极端化病毒恐惧症,呼吁普及常识而非加强恐惧。

媒体之前处于政治性目的错误传播国外的防疫政策,称他们为躺平防疫,暗示国外政府不作为和不负责任,仿佛中国的清零政策是唯一的正道。

这样误导性的信息传播如今在付出代价。到了今天清零政策行不通,如果想改变政策,要如何对人们解释之前被污名化的「与病毒共存」?

即使是国外的防疫政策,日本,新加坡,澳洲,美国,丹麦,英国,每个国家的防疫政策都不同,并非简单一言蔽之的「躺平」。我们需要重新普及常识,消除新冠恐惧,抛除过往偏见。

新冠病毒传播到现在,确诊人数不断上升。说实在话,我不担心感染病毒本身。已有的公开数据显示奥秘克戎重症率极低。让我恐惧的万一是密接或阳性,需要去陌生的地方隔离。甚至去条件非常糟糕的方舱医院。既没有得到治疗,还要忍受恶劣环境。从社媒流出的视频看到,集中隔离管理混乱,简直是遭难。最糟糕的是许多幼小的儿童都被迫与父母分开,集中隔离,这样反人道的行为令人震惊。

这样的防疫比病毒本身还要恐怖许多。

同时封城之下城市停止运转,生活中所需的物资或者一旦发生意外需要的医疗服务都无法保证。

对上海未来会走到哪一步,我感到迷茫。这样的迷茫也带来恐惧,小区随时可能出现密接或确诊,而我随时可能会继续被隔离。我不知道我还会被困多久。

疫情成为了生活的中心,影响了一切。

很明显的是,上海管理层内部针对是否要继续清零一定有意见分歧。我非常希望上海能成为第一个放弃动态清零,可以逐渐与病毒共存的城市。

与病毒共存不意味着完全放开,毫无防控,而是意味着减少不必要的次生灾害:人们对病毒可以有理性的认识,阳性的人如果不是重症可以在家隔离,把医疗资源留给真正有需要的人。城市恢复正常运转,日常生活得以继续,人们逐渐恢复自由。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