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汀的事务所

LGBT🏳️‍🌈 世界公民🌍 热爱旅行和读书 和我一起不断拓展生命体验的边界

上海封城记 | 邻里关系和饮食生活

我的居家隔离生活和我的邻居们

封城隔离下我的生活被分裂成两个部分,一个是每天看社交媒体的信息看到内心抑郁愤怒,充满无力感,另一个是安逸清静的居家生活,除了工作大量时间用于研究菜谱,打扫卫生,阳台水培菜,遛狗,与邻里以物换物。

两种生活的分裂处处提醒我,我是多么的幸运,而疫情的最大代价恰恰是由社会最弱势群体在承担。我不是体弱患病无法求医的老人,我不是90岁高龄被送入方舱的老人,我不是家有老人孕妇或深夜发烧的孩子的人,我不是被困路上几天没饭吃的司机,我不是被隔离在恶劣条件下工地工人,我甚至不是体制内的医护人员和居委公职人员,需要日夜承担着最沉重的防疫工作量。

每天看到的微博上的求救,一次比一次让人心痛。最近两天看到被送去方舱的高龄老人的求救。我想起家中的外婆,想着如果那是我的外婆,我的外婆也不太用手机,她也不太会跟人求助,她也善于忍耐,她身体也不好。

时代的大山还没有压到我的头上,也暂时没有压到我远在福建的家人身上的时候,分裂生活的另一端,是我平静的居家隔离生活。

今天是隔离的23天。3周多的隔离生活,我的厨艺肉眼可见的增长了,与此同时,我与邻居们的关系前所未有的亲近。除去第一周的封城延长却买不到菜的物资的慌乱后,后续团购稳定,我家冰箱已经满满塞满了蔬菜,鸡蛋,牛奶,肉类,水果,有些餐厅开放了团购快手菜,所以我家冰箱还囤好了上海大馄饨,肉排,红烧肉,冷冻炒饭等等。冰箱放不下,玄关处摆了几个纸箱子,放入团购的苹果,牛奶,土豆洋葱胡萝卜等不用放入冰箱的蔬菜。

整日在家做饭生活,调料品和大米都被我想象中消耗的快。我创建了一个小区以物换物群,目前群里非常活跃,大家很积极的交换些难以团购到的东西。比如我用鸡蛋换到了些豆腐,用干辣椒换到了白糖和冰糖,牛奶换到了香蕉,青椒换到了酸奶,蔬菜换到了湿巾和洗洁精等。金钱在当下不太管用的,大家都有钱,就是买不到东西。我挺喜欢这个模式,家里总有些富余的东西是邻居们可能需要的。比如当我有一大包干辣椒的时候,通过换取我很需要的白糖,既不浪费干辣椒,又可以不用钱就获取我需要的白糖。

最有意思的是群里面我们都会备注自己的房号。以物换物的时候会顺着房号找到邻居,当面换货。借此还与邻居建立了一面之缘。这是封城前完全没有过的经验。

除了以物换物,通过团购,做核酸,遛狗,我与很多邻居都有了或多或少的当面沟通。我们小区很小,总共6栋楼,每栋楼6层楼,总共400来人。20多天下来我居然已经认得不少面孔了。有时候我下楼拿团购的食物,或者带狗出来散步,总能看到一些熟面孔,会跟他们说声你好,问候声你们家缺什么吗。我住的小区有上海典型的基层自治管理的有序,总体来说气氛友好,人们互帮互助,互相信赖。

我最喜欢的是晚饭后七点多,将暮未暮天气凉爽干燥的时候,一天结束后大家心情良好的在小区很有限的空间里溜达,站着和邻居聊天,快步走,还有阿姨对着手机锻炼。小区里顿时还有种热闹的感觉。让我回忆小时候在老家县城,在电脑和手机还未普及,人们的娱乐时间还没有被手机霸占的时候,我们经常在晚饭后上街逛逛。那时候天色暗了下来,空气凉爽,人们其在街上散步或者看看有什么需要购买的,经常在路上遇到熟人朋友,那时候街上还有不少摊子,我买过很多故事书,玩具以及李若彤版神雕侠侣的海报。

封城前由于上班和通勤,我下班到家是7点多,吃完饭8点多,洗澡,看会儿电视,睡觉,晚上的时间特别有限,基本上没有晚饭后悠闲散步这个习惯。封城之后,手上最多的就是时间,每顿饭都可以细细做,休闲的时间也多了很多。

由于家里存粮多,我时不时都会检查下家里蔬菜水果的状况,哪些得赶紧吃。还得想着怎么搭配,什么时候该把什么食材拿出来解冻,肉要怎么腌制煮的时候才入味。团购买来的排骨,分成几份用保鲜袋冷冻起来。工作到11点就要拿出来放入水中解冻,同时把米饭煮上,12点的时候解冻的差不多就可以拿来加葱蒜炒一炒,加入酱油蚝油和糖炖上30分钟,如果有胡萝卜土豆或油豆腐可以最后加上一点。回到电脑桌前继续工作一会,厨房定时器响了再回到炉子前,乘出米饭和排骨吃午饭。

萝卜黄瓜鸡蛋太多了,我还学小红书做了泡菜和卤蛋。黄瓜白萝卜胡萝卜切成条,加入白醋清水盐巴和糖,再加一截干辣椒,泡上一夜,第二天午饭来不及炒青菜的时候就可以吃这个泡菜。团购的鸡蛋太多了,于是开水煮好鸡蛋,再把鸡蛋放入由酱油,香料,糖,辣椒做成的卤汁。放入冰箱1-2天,就成了很好吃的卤蛋。肯德基没团购上,我自己动手把鸡块切丁裹上鸡蛋和淀粉用油炸,再撒入点胡椒粉和辣椒粉,沾上番茄酱和美乃滋,味道也很不错。

做饭是件有乐趣的事情,时间充裕的时候,打扫屋子也可以很疗愈。把厨房的剩余的碗碟洗净,用清洁剂擦拭灶台表面,让其光洁如新。用除尘纸先把地上的灰尘和头发清扫干净,再用湿纸巾拖一遍。地板干净了后光脚走在上面感觉很安心。

前几年在日本滑雪场小木屋打工度假的时候,受训了一套完整的清洁屋子的技巧。从清洁地板,厨房,卧室,测试,浴室,再到选择清洁剂,事后如何清洗抹布。不仅要打扫干净物资,还要学会整理清洁工具,且尽可能节约且高效地使用清洁用品。直到今日,我还在使用那时候学到的清洁技能来打扫自己的家里。

邻里关系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在小区里头散步,很容易看到随处都是大爷们聚集在一起,要么站着,要么摆一排椅子,端着茶杯,气定神闲地聊着天。反而是年轻人,虽然积极组织团购,私下各种互换物品交易频繁,但是很少见到他们站在一起长时间的闲聊。最常看到的是他们团购物品到的时候聚集在一起小区门口的长桌子,清点物品,但是很少闲聊,总是专心致志的分发物品,在花名册上划着名字。

关于物资供应环节中极其重要的团购,我注意到我们小区团购的团长大多是女性,包括我换了好几次物品,对象也基本上是女性。组织团购其实不简单,跟商家沟通,组织几十个人团购,等待卡车,整理订单,分发产品,这里面许多环节要求许许多多的沟通,组织能力和耐心。女性力量在这次防疫封城中,展现出很棒的协调物资和沟通的能力。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