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之貓

2022 年開始寫作,22 在布里斯托學習歷史, 一個武術家、歷史學家、作家,一個仔細考慮自己未來的人,喜歡享受。 源自亞洲,崛起於歐洲。

短篇|武術傳承與落後

(edited)
在21世紀,越來越先進的科學背景下,傳統的老舊手法以及思考方式到底何去何從?

不知經過了多少歲月,人類之誕生以來就充滿分歧,在遠古的時候,第一種出現的武術技巧就是摔跤,這是因為他們的智商問題,智人及猿人只會身體碰撞已接觸來攻擊對方。後來他們使用了遠程兵器-就是利用石頭攻擊對方,硬硬的石頭比較有殺傷力,因此他們開始使用了以石頭捆木棍等其他物質所構成的武器,已武器戰武器的時代開始了。

不久後他們發現了生火的方法,冷兵器逐漸進化,日積月累下,大量不同模樣的冷兵器出現,有長有短,還有很多奇形怪狀、毫不實用的武器方式,由於不實用的原因最終只能遭到淘汰。冷兵器當然比拳頭更加實際,但是在窄、近的情況下,拳頭又其實不是冇用。

之前篇所說的,功夫是“殺人技”,在現今的社會當然已經十分不一樣,我們雖然口中說着和平,但是爭執以及不平等卻仍然存在,有時意見不合、情緒高漲之時就必定會有人動手,練武就是防身之用,即使拳頭已經不起作用,清末民初的標師們還是靠着拳頭及冷兵器打天下。

明末時,大將軍戚繼光的紀效新書曾經說到傳統格鬥方式需要改良,在福建沿岸的明朝軍隊竟然所謂被倭寇所打敗,必定要改變習練方式以此改變軍隊士氣才能出奇制勝。手法不是毫無用處,只是在戰場上,你推我擁的複雜情勢下還是得依靠先進科技,傳統武藝中的許多架勢對訓練兵器十分有用。

站在21世紀的我們,以我自己為例,傳統武術出生,家中多人習武,但是卻沒有與任何人相關的武術話題,年輕人不再對武術感有興趣,是認為他落後?還是毫無作用?練習辛苦?最終還是有所理由⋯。

在大量我這等年紀的年輕人中,有多少人希望傳承、發揚能夠繼續延續?還是只看着金庸、古龍小說那些飛天遁地,內功精妙的武俠小說走着自己的大俠夢。我們暫且不知道中華歷史長河之中的武林歷史,唐宋年間的武術風氣是如何⋯,我們卻知道近代知清朝以來的武術傳承,“大師”,而老一輩的武術家經常被授予的稱號,尤其是清朝時代,好一大班被稱為武術宗師的門派創立人或是出色的傳承人,他們的名字在百年後的今天還是深入民心,並沒有被忘記。但是他們的一些故事卻被人疑惑。

內功深厚,能躲子彈,能輕功飛過一段很長的距離,爬上高樓,從風一般的飄揚⋯,等等等等,最重要的是-他們許多人都打過大力士!在外國多年的我自細就被說過門派祖宗打大力士的經過⋯,當我來到英國後,確定沒有看到多少的所謂大力士,甚至被告知太多的肌肉會使身體反應落後,不要說打了,智商也沒有。

顯然許多人說,中華歷史五千年,但是有多少歷史是已經被證實的?又有多少所謂武術門派千年前就已經存在呢?我們就只能知道近代的武術傳承,大多數現在知名的武術門派其實就只有四五代傳承,少林應該是歷史傳承最長的,傳說有超過1500年的歷史,少林最為人所熟悉的什麼72絕技,四大神功,包括什麼金鐘罩、鐵布衫,很多人來到少林寺希望見識見識所謂的硬氣功絕技等等,但其實參加匯演的都是表演團不是真正的武僧⋯。

師叔告訴過我,大部份的所謂絕技已經失傳,也並沒有人再度練習,現在武僧的功力相比以前的前輩已經是差得非常之大⋯,大殿中的腳印也不再是現今的武僧能夠做到的,現在的少林寺基本上前輩都只會練習生武術中的跳躍動作,雖然十分美感,但在實戰中毫無作用,浪費體力,只不過是漂亮的體操動作!

少林寺作為武林界的第一座堡壘,已經不再是當年的江湖!

那在南方香港、澳門的武術傳承呢?想當年很多武術中視到達香港及澳門,你可以說他們是為了生計,或是其他任何理由,南北各派在港澳落地生根,這個是事實,這樣他們培訓出了許多新一代的奇才,雖然顯得十分傳統,但是骨子裏卻已經尋求改變,曾經的港澳作為殖民地,一個國際大都市吸引着許多的外國人才,馳名半個世紀的動作電影促使外國人尋求對功夫的真實,神神秘秘隱藏在唐樓的功夫大師們就只能每天訴說着年輕時的熱血故事,但是這些事故事還是真實的?無人所知當年的江湖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只能看到他們悲哀的背影,吸着大煙看着大窗,那個孤獨的背影實在是時代的悲哀!

武術文化在香港及澳門得到了基本的保護,但是日漸物質化的年輕人沒有給人願意接受這些辛苦的功夫訓練了⋯,許多的武館還是沒有冷氣,夏天能夠熱到中暑,冬天又寒冷十分,就是掌上明珠的他們已經無法忍受以前的練功方式。

從前的老一輩經常會留一手,在教導的同時保留一些技巧留待自身防身之用,深怕着徒兒一天會返水,他們把最實用的技巧陪伴着自己前往黃泉,功夫卻越來越落後,只能靠吹水,令眾人覺得他們功夫出神入化好騙取金錢,但這些毫無實戰經歷的所謂武師,心知肚明,就只能作作一些奇怪的武功表演,但看着一個會動的真人卻無能為力。

從前的老前輩很喜歡讓自己已經出師的徒弟教授新來的學生,自己卻十分平靜,坐在搖搖椅上看着電視及着大煙,絲毫並沒有出手的想法,也並不會提供意見,大師們平日喜歡在固有的節日中一班人去飲茶,說着功夫,打着麻雀,最主要的還是吹水,雖然看上去十分平常,但心底裏及時校勁了誰的功夫比較厲害,口是心非,在現今還是訴說着自己才是最厲害的,誰也不服誰。

傳承是很重要的,但是老一輩還是過於固執,六七十年代的所謂傳承高潮已經過去,李小龍一代宗師的逝去,香港武術動作電影的光輝時光已經湛然不存,賺錢才是絕對,那樣才能過好生活,父母對工夫人的不認同以及想法中的鄙視,幾多度知道了各門各派曾經的傳承熱潮湛然無返,現在就只能作作故事吹吹祖師爺,實在是時代的悲哀!

他們喜歡坐在椅子上,批評着年輕人,顧名思義就是吹捧自己的功夫能耐,曾經有人說過我的眼神並不犀利,但我心想難道眼神能殺人?難道我一定要在街上一邊走一邊保持一個凶狠的眼神?還是把身體顯現出一個強大的氣息,一種能夠嚇到身邊人都不能走近的氣息?很多人一輩子根本就從沒動過手,不管是擂台還是街上,還是私人切磋,但是卻有非常多的話題說,如果他人怎麼攻擊我就怎麼反擊⋯,但真正需要用到時卻發現反應速度都比人慢,根本無法應用到自己的招式,當他人出手時,你被嚇掉了傻了,毫無反應就只能成為漏網之魚。

故事還是故事,老一輩經常說着武德,但是傳承的方式需要改變,總説發揚光大,但又不能走出自己的安心帶,不使用網路,坐在家中等候別人來學他的武藝,如果不是我這等跟他們有關係的,就真的喜歡功夫的想要傳承他的技術,有多少師傅就是因為等不到傳承人而遺憾,然而他們有一些能夠負擔的年輕人卻左想右想,不肯讓他們接班,沉醉在自己年輕的時候,武術需要傳承,只能打,同時又要有武德,不能只顧強身健體,練功就不可能會完全健康,始終他原本就是用來動手的技術,跟健身操是兩種東西,不想被別人看不起,就只能夠努力練習,把所有東西壓在身上,研究武術內涵,招式應用,拒絕神化了的故事,多交流,多接觸,學習不同前輩的正面經驗,這才能進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短篇|武德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