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之貓

2022 年開始寫作,22 在布里斯托學習歷史, 一個武術家、歷史學家、作家,一個仔細考慮自己未來的人,喜歡享受。 源自亞洲,崛起於歐洲。

短篇|令我嘔心瀝血的數學課

很長一段時間之前,最還沒有分科的小學、中學時期,學校課程是一個大雜燴,什麼都要學,中文、英文、數學、地理、科學應有盡有,一應俱全。當時的功課十分之多,簡直是人生的一大惡夢。

亞洲與歐洲的生活方式及教育方式截然不同,我是說最根本上的,規矩或是我們所說前輩對年輕人的期望也有着很大的分別,歐洲人給我的感覺是放任主義,自己挑選、自己學習、自己過生活,成長後便離巢自我生活;亞洲父母是另一個層面的,他們可能希望孩子成材,或是希望爭光,他們會至少讓孩子參加非常多的課外活動以及前往補習社,讓他們在老師面前能夠得到誇獎-可能是認為對未來的工作更加有優勢吧!

大概是小學六年班的時候吧!功課開始日漸增多,日積月累的數學算式是我最為煩惱的一樣,每天的課程很長,我的學校由幼稚園開始還有小學及中學,從小學五到六年班開始吧!他們給予學生的日常作業越來越多,尤其是數學科簡直是惡夢!

數學有分幾何及代數兩科,永遠在功課冊上是最多功課的一個科目,有時候還會一天兩節,一直是幾何、一節是代數,很多人覺得代數非常困難,對我而言代數只是一堆有算式解決的數字,反正對我來說中小學的那些算式也不是十分困難,反正他們又不是大學那些專業的算式法⋯

幾何就非常不一樣了,很多人說幾何十分簡單,全都是那些什麼三角形、正方形,但相反,我卻認為這些東西十分難懂,甚至迫於無奈邀請了一位數學補習老師前往教導我幾何,每週她前來時都會教導我這些公式的蹺妙,明明在聽的時候感覺自己已經明白了,但是讓我自己做一次我又忘記怎麼做了⋯,看來我真的只會寫東西,對這些耐人尋味的算法十分的嘔心瀝血⋯

我的童年在兩個地方渡過,後來在英國我發現他們的數學課程十分簡單,代數的比例比幾何更多,都是什麼X加Y等於什麼,然後給予你X 、Y是什麼數字,所以他們對於我們亞洲人的腦袋十分有興趣,想知道我唔知怎麼這麼快完成所有的算題,然後我心想這不是所有我們那邊的人都會簡單可以解決的問題嗎?但對他們來說及時可以做到十分、二十分鐘的時間⋯

我們那邊小時後就會教到乘數表,然而在我唸九年班的時候,我們的數學老師還在教他們一種非常基本的乘數算法,就是每加一個數目就畫多一條線,這個方法用的時間非常長,而且很悶、很噚氣。

有時候還會覺得非常搞笑,記得那時候我在考試,看到一些奇怪的問題,比如‘一個農夫養了數隻雞,走失了幾隻,最後剩下多少隻?“,讓我覺得十分有趣,非常生動的問答方式。某種程度上我認為這樣更能夠令考生釋放壓力。

學校走的是一種把所有成績差不多的成員集中一起教育的方式,因此他們會分A、 B 、C、 D班,那理所當然A班就是成績最好的一班人, B是次要,C是合格但成績不一定好,D就是要多加努力要老師多加關注。

我之前這麼說,可能很多人以為我是A班的成員,其實我只是B班,那時候我在學校是唯一的一個華人,十年前我的英文還不是那麼好,有時候會解題失敗全老師覺得我10分需要‘教導’,老一輩經常認為數學科需要什麼英文?他們錯了,因為如果你看不懂他們的題目、你怎麼知道他們要求你做什麼?

因此我在進行數學課的同時還有着一個輔導老師坐在我的側傍,是不是會問我問題說的是什麼,還會在午餐時段把我帶到某個課室裏面然後進行個人輔導,不過以前我們並沒有功課這家事,所以以白話來說‘就是很free’,放學後就並沒有我們那邊那種補習以及課後活動,年輕人四處去,食飯時回到家中就可以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