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ing

當藍風暴來襲 - 3

(edited)
對於那些情緒那些恐懼,我們只需讓他自然的浮現,他就是正在釋放了—我們只需要讓他如所是

工作結束後,另外兩位小幫手在住宿門口摸著貓咪聊天,我過去問可以去他們的房間坐坐嗎?我想看著窗外的樹發呆好好沈澱自己的心情,因為我的房間窗外是馬路隨時都有人會走過去,我無法自在。但他們都要出門,沒辦法讓我待在房裡,我明白這不是他們的義務,所以說聲好吧,就自己回房間

對我而言,求助是需要勇氣的,因為過往曾在谷底求助的經驗帶來的是更大的二次傷害

我坐在房間地板上一個人無助大哭著

這時我明白了,生命要我釋放過往那些找不到出口被壓抑著的情緒、因為求救再次受傷而關起心房來無助的自己,這是我顯化的遇境,於是我陪伴我的挫敗感與焦慮與無助,讓自己哭著

以前我會覺得是這個社會很冷漠,但現在我明白是很多人自身的能量都不足夠照顧自己,當然沒有多餘的能量可以給出去,我為此感到難過
但也同時知道這便是我的價值之處,我能去當那個照顧好自己,把多的能量給出去的存在,而現在我就是該好好照顧自己的時刻,我明白現在的我絕對有足夠的力量去承接住自己,我已經不是過去那個無助的小女孩了

在哭泣中,腦袋也焦慮不停的浮現恐懼問著:那我接下來怎麼辦?我計畫好的那些想執行整整一個月的企劃怎麼辦?我接下來該去哪?我要住哪?我要回去嗎?下週要去台東玩的住宿已經訂好了怎麼辦?
「沒事的,到時就會知道的,現在只知道哭,那就先哭,哭就對了,等等就會知道的,不用擔心」面對這些腦袋的疑惑,我陪著這些恐懼的情緒邊告訴自己

哭完後果然內心便指引我方向:騎車出去晃晃
我騎著車念頭不停的浮現:我到底在找什麼?我在台灣各地生活居住,也沿途騎車到各個縣市,我到底在找什麼?我喜歡騎車到沒人的小路、沒人的大自然,我到底在找什麼?
我知道我還是帶點批判的面對著自己、問著自己、問著生命

「我在找一個可以承接我的地方、我在找一個可以承接我的地方、我在找一個可以承接我的地方.....」這個念頭與答案不停的重複著回應我
原來我在找一個可以承接我敏感的身體能舒暢舒服的生活環境
原來我在找一個可以接納我敏感情緒的人事時地物
原來我在找一個可以讓我以最放鬆最順暢產出我的價值的社會角色與定位

那一刻我得到答案了,但下一個疑惑緊接著過來:我知道一切都在我的內在,當我能接納我自己,我就不需要再向外尋找了,我明白所有的答案都在內在,所有所需都可以從內在提取,那我還需要繼續待在花蓮嗎?那我還需要往台東去嗎?

最重要的一個問題:那我到底還需不需要待在民宿?
那晚我沒有答案,但我時刻提醒自己安在當下與過程,我當下想幹嘛就先幹嘛,還不知道接下來要幹嘛,等等就會知道了,該知道的時候就會知道了
但腦袋焦慮的產物疑惑還是不斷浮現,我知道我只需讓他自然的浮現,他就是正在釋放了—我只需要讓他如所是

這三天中,我學會了分辨什麼是逃避的欺騙、委屈自己,什麼是堅定信念、正向的陪伴自己

(未完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當藍風暴來襲 - 2

當藍風暴來襲 - 1

當藍風暴來襲 - 4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